六輕汙染

2016 10/03
一所距離六輕只有九百公尺的小學,六十二個學生,過了一個不平靜的開學日。國家衛生研究院公布的一份流行病學研究報告,建議這六十二位學童,應該遷校,引發中央、雲林縣政府和麥寮鄉民的激烈爭論。長期與六輕為鄰的麥寮鄉民,對於遷校決策,為何如此憤怒?當學校就在工業區旁,政府應該如何為學童健康把關?
2014 11/24
同樣在濁水溪口,同樣距離六輕五到二十公里的範圍,彰化縣的大城鄉,與雲林縣的麥寮鄉,同樣的風頭水尾,卻是命運大不同…
2011 09/05
2011年7月26日,惡火點亮六輕夜空,台塑再度發生工安意外,這次火災離去年7月25日大火,剛好屆滿週年,憤怒的麥寮居民拿蛋糕砸向台塑管理大樓,反諷這是工安事故週年慶。隔了三天,火神再度降臨,六輕廠區又見火光。一年燒七次,麥寮人大聲質問,他們的生命安全,誰來保障?
2011 07/04
去年7月,台塑六輕煉油廠發生大火,居民徘徊在逃離家園,或是到六輕抗議的矛盾心情。今年5月,烈燄再度照亮黑夜,六輕又發生大火,民眾再度聚集在大門口。垂直整合上中下游產業鏈的台塑六輕,是一個超級石化園區,產能在世界名列前茅,但在環保工安,能否做到讓在地居民免於恐懼?
2011 06/06
海岸國土,有人覬覦它的遼闊,打算大興土木,有人珍惜它的價值誓死捍衛,有人靠它生存努力搶救,遼闊的海岸國土,我們該怎麼對待它?
2010 08/16
2010年7月25日晚上,直衝天際的大火,點燃夜空,連遠在山區的雲林古坑都看的到六輕這把火。三個禮拜竟發生兩次重大工安事故,把麥寮人給惹毛了,直接在廠外紮營圍廠抗議。麥寮人憤怒的說,「裡面火在燒,我們的心也在燒」。這把火延燒到中央,雲林縣長蘇治芬在行政院門口下跪抗議,逼得行政院長吳敦義,親自南下滅火,火燒台塑,燒出了多少問題?
2007 12/07
後勁反五輕在環保史上歷史悠久,跟五輕做鄰居,後勁居民的感受是如何?在2005年6月5日,環保團體辦了一場「我要活下去」大遊行,後勁居民也北上參與,他們帶著後勁地區抽出來的地下水,是深褐色的,我不禁想像,後勁居民過的是怎樣的生活。在同一場遊行,台西蚵農也在反八輕跟大煉鋼廠,所求的,也只不過是希望給下一代一個可以生活的空間。如果我們了解石化產業的衝擊,是否更會去反思,在看到石化產業高額收益的背後,當地人民犧牲了什麼?整個社會有失去了什麼?
2007 12/07
2007年,台灣的經濟成長並不理想,但在環境污染上卻拿了好幾個世界第一!我們的火力電廠二氧化碳排放量世界第一,河川裡工業有機廢棄物的含量世界第一,十年來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的成長率世界第一,氣候暖化的速率也是世界第一!當全球暖化成為世界各國政府迫切面對的危機,台灣的政府卻似乎置之度外,任憑二氧化碳排放呈倍數成長。高耗能、高污染的鋼鐵業、石化產業持續擴張,所謂的大投資,真的是大溫暖嗎?
2000 06/05
麥寮,位在濁水溪出海口的漁村,因台塑六輕在麥寮設廠,使它成為全台知名的石化重鎮。但是在當地漁民的眼中,卻是導致他們生活艱困的原兇,村民們認為台塑廠內排放的毒水,污染了這片豐饒的海域,養殖在內海的文蛤紛紛死亡,村民損失慘重,釣客在海邊釣起來的魚也不敢吃,出海捕魚的漁獲量更是驟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