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猴衝突

八種保育等級動物被降級 台灣獼猴引論戰

摘要
6月25日,林務局召開「野生動物保育諮詢委員會」,確認包括台灣獼猴外,另有七種動物如白鼻心、山羌、眼鏡蛇、龜殼花、雨傘節及短趾攀蜥;鳥類大田鷸,由保育野生動物的「應予保育等級」,降至一般野生動物。這八種動物的等級調降,台灣獼猴引發的爭議最大。這是由於此次會議前,曾多次傳出獼猴造成農損的事件。動保團體質疑林務局以獼猴數量超過30萬隻為由,將台灣獼猴除名,恐怕導致未來獼猴造成農損時,農民可直接捕捉、宰殺不需通報的狀況發生。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指出,全台獼猴數量說法不一,林務局從2000年至今都無更新、全面性的獼猴數量調查,加上獼猴族群狀況,在不同區域有極大差異,認為林務局以總量超過30萬隻作為調降依據,不夠謹慎,應重新考慮。

台灣獼猴吱吱黨創立者兼發言人林美吟認為,林務局所謂30萬隻的推估值,奠基於距今18年前的文獻,是以「森林面積」除以「獼猴密度」計算得出闊葉林、混淆林與針葉林型等三種林型的猴群數量,得出全台獼猴共有10,404群,接著再根據從前的調查研究,取一群猴群有25隻猴子為平均值,推論得出全台約有26萬至30萬隻台灣獼猴。
 

然而我們取得目前台灣五地較詳盡的調查資料,獼猴調查數量加總不過大約15000隻。--林美吟(吱吱黨發言人)

因此動保人士無法接受「獼猴數量穩定成長因而需要除名」的說法。對此林務局保育組長夏榮生回應,林務局本來就會定期針對保育名單進行檢討與調整,調整的評估因子,除了外界在意的物種族群量外,還包括物種野生族群分布、族群趨勢、分類地位、面臨威脅(棲地面積消失速率、被獵捕及利用的壓力)等相關指標進行綜合評估。
 

評估出來,獼猴或山羌都低於15分,不在列入保育的標準等級內。事實上,過去獼猴等級也從珍貴稀有類調降為應予保護,依據標準也相同。這次調整絕非因為農損衝突之故。         --夏榮生(林務局保育組長)   

林務局的評估準則,合不合理?曾參與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靈長類審定會議的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副教授吳海音表示,IUCN會先收集資訊,再召集各國學者共同開會。會中學者會提供GIS圖層、資料文獻等內容,接著再邀集物種專家,確認現有資料、資訊是否最新,以便對物種整體分布範圍有更確實,詳細的族群資料分布掌握,進一步確認有沒有現有族群數量估算、受威脅程度,乃至於20年內會增加多少比例,再去訂定保育名單。一般而言,多數國家對於保育動物的評估,也會參照這套標準。

 

但IUCN的做法,著重的是全球性的尺度,那樣的標準還會考量物種的廣泛分布等因子,因此在各個國家實際施行時,會有相對應的調整。  --吳海音(東華大學副教授)       

 

吳海音認為,林務局的評估標準,其實有抓到IUCN的精神,「但確實台灣對於動物的研究,有些做多,有些做少,全面研究的性質不多」,也導致這次獼猴調降,所倚賴的專家評估是否夠科學、準確的質疑。

「我們當然可以質疑,保育等級如果是在宣布族群狀態,那麼計較的就不應在於數量多或少。」吳海音說明,今天就算學者用某種被質疑不夠準確的標準去計算數量,但如果用同一標準持續監測,發現數量增加,這亦可代表族群的成長趨勢,「畢竟台灣的地理尺度與限制(中央山脈仍有許多未能精細調查之處),不可能掌握到百分之百的準確數字。因此數字的意義在於相對性,而非絕對性。」
 


資料來源:林務局    

針對數量進行辯論交鋒,重點在於近來人猴衝突越見頻繁,動保團體擔心調降後,獼猴可能因為農損問題而遭到不當獵捕。對此夏榮生回應,依照野保法第21條規定,無論保育類野生動物或一般野生動物,只要野生動物危害農林作物、家禽、家畜或水產養殖者,農人皆可進行處置。「當然,保育類會有一點差別,就是要在緊急情況下,且處置後需要通報。」但她認為,目前保育觀念已經提升,農人討厭獼猴並非討厭動物本身,而是在意農損,在一般情況下,不會隨意滋擾動物,且按正常流程,都會通報地方政府來進行處理。


  製表:我們的島

夏榮生坦言,因為人力物力關係,過去地方政府或中央主管機關,確實沒辦法很明確稽查並掌握農人是否有明確通報,無法排除有農人私下處置動物的情況。這突顯過往地方政府保育野生動物的方式,存有讓人無法信服的狀態。「儘管如此,調降了不代表林務局不管理,」夏榮生強調,一般野生動物無故被滋擾,一旦被檢舉,還是要處六至三十萬的罰鍰

夏榮生表示,對農人來說,當農損發生,可能不會管是不是保育動物,就是想要把猴子處理掉,「這也顯示,不想辦法兼顧農人利益,動物永遠會受害。」針對獼猴造成的農損問題,林務局近年已補助農民申請電圍網來進行防治,農民申請件數不斷增加,收成也從遭侵害的兩成,提升到九成之多。「而這項補助,不因獼猴的等級調降而有減損,甚至補助面積也從過去的1公頃放寬到0.2公頃,補助種植作物品項也從果樹拓展到葉菜類,甚至連資材也進行補助。」就是希望能降低人猴衝突。

吳海音認為,針對現在的衝突,大家可以嘗試思考,保育等級的宣布,在於讓大眾反省自己對這類動物等級的責任。近年國外的保育做法上,其實開始從純粹的物種保護、棲地保護,轉化到再野化的概念,她表示「像是里山的模式,開始去摸索,人如何與一些會危害、會討厭或害怕的動物共存。」

吳海音強調,人與動物間的衝突,沒有單一的解決方法。獼猴的爭議,突顯社會必須「重新了解猴子的狀況」,這也與台灣動物社會研究的訴求相呼應。

陳玉敏指出,從許多調查報告可見,人猴衝突未必是因為獼猴數量過多,而是不當或非法土地開發與作物種植。政府應積極面對非法林地使用問題,不應縱容非法使用土地的農民,以致遲遲無法建置通報系統,掌握猴群生態、農損程度與處理級別。

夏榮生說明,林務局前年起已在監測棲地裝設自動相機,希望搭配學者研究、巡山員定期回報,更明確掌握獼猴族群量。「一旦發現族群量有突然下降的情況,會機動調整。」而針對山羌、白鼻心這些過往被當成山產而有獵捕壓力的野生動物,也會加強稽查,一旦發現有商業獵捕情事發生,也會進行保育等級的調整獼猴。

台灣獼猴降級風波,也是我們重新檢視人猴之間的機會,從過去的野放到結紮,架設電網,看似做盡一切努力,但都是從人類利益出發,降級真能解決人猴衝突嗎?在眾家論戰聲中,能否看見人猴更好的未來?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6月25日,林務局召開「野生動物保育諮詢委員會」,確認包括台灣獼猴外,另有七種動物如白鼻心、山羌、眼鏡蛇、龜殼花、雨傘節及短趾攀蜥;鳥類大田鷸,由保育野生動物的「應予保育等級」,降至一般野生動物。這八種動物的等級調降,台灣獼猴引發的爭議最大。這是由於此次會議前,曾多次傳出獼猴造成農損的事件。動保團體質疑林務局以獼猴數量超過30萬隻為由,將台灣獼猴除名,恐怕導致未來獼猴造成農損時,農民可直接捕捉、宰殺不需通報的狀況發生。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胡慕情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花果山無疆界

花果山無疆界

摘要
清晨六點天剛亮,果農柳石松還沒到他的柳丁園,已經遠遠聽到他園子裡,狗狂放的叫吠聲。拿起鐮刀用力敲打工寮的鐵皮屋頂,刺耳噪音響徹古坑鄉棋盤村的山谷,柳丁園超過廿隻的猴群,邊吼叫邊往山上逃,果園草皮上,掉滿地的果皮碎屑和未完全成熟的綠皮柳丁…

清晨六點天剛亮,果農柳石松還沒到他的柳丁園,已經遠遠聽到他園子裡,狗狂放的叫吠聲。拿起鐮刀用力敲打工寮的鐵皮屋頂,刺耳噪音響徹雲林縣古坑鄉棋盤村的山谷,柳丁園超過廿隻的猴群,邊吼叫邊往山上逃,果園草皮上,掉滿地的果皮碎屑和未完全成熟的綠皮柳丁…

此時,山谷間也開始迴響此起彼落的鞭炮聲。

柳石松餵完狗,拿著剪刀、水桶,望著果實零落的柳丁樹,不知道還要不要收成。「我這片可以長好幾萬斤,橘子不算只有柳丁喔!」柳石松說:「你看我在樹上吊著紅色衣服,牠也不怕,還是照來,沒辦法,全部被猴子吃光了,所以好幾年都不照顧,今天才想來剪一些帶回家吃,也是被吃光光,就是這樣我才放棄不種了,不然做這個會氣死人。」

雲林縣斗六市梅林里同樣種柳丁的林先生,今年也打算放棄,不施肥不噴藥,只放兩隻狗在園子隨興趕猴,不打算收成了。「猴子柳丁」發起人蔡錫雯,是湖山水庫的生態顧問,她希望包下林先生的柳丁園,藉著在網路上小量行銷,希望嘗試為人猴衝突尋求平衡點。


  

 但是林先生心裡猶豫,不全然因為價格,而是擔心再幾個禮拜柳丁成熟了,也已經被猴子吃光,沒得收成。 

 古坑鄉在農委會補助下成立趕猴大隊,一年三個時段幫柑橘、甜柿和竹筍農友趕猴。

「過去幾十公頃只有一個人趕猴,從今年開始用人海戰術,全班七個人一起出門,每個人距離一百公尺,從山腳下開始趕,把猴子趕出竹林外」趕猴大隊的向景政拿著將近一人高的竹筒,塞進大型沖天炮雷震子,朝山上的竹林射擊,「520公頃的竹園,差不多只有200公頃的範圍有人看守,其他往外地發展沒人照顧的竹園,就給猴子去收成,希望與牠和平相處」

推動趕猴活動的古坑鄉獸醫蔡志廷表示,隨著人類開發,台灣獼猴的棲地一直減少,生活空間受到壓迫,我們也要改變對環境的態度,應該彼此包容。

除了趕猴,農委會在古坑鄉草嶺村推動電網隔離獼猴進入果園,花蓮縣秀林鄉的水蜜桃果農,也在台東農改場協助下,嘗試以防猴網減輕損失,「猴子是很聰明的,至少現在還會留下一些,要不然可能是全軍覆沒」,果農周美華說,她把防猴網外圍的果樹,全部讓給猴子吃,自家有機生產的水蜜桃就取名為「猴采桃」。猴子有得吃,她也有得維生,是人猴共存最好的相處之道。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雲林縣
  • 斗六市
  • 雲林縣
  • 古坑鄉
  • 花蓮縣
  • 秀林鄉
關鍵字
台灣獼猴, 野保法, 保育類動物, 生態保育

清晨六點天剛亮,果農柳石松還沒到他的柳丁園,已經遠遠聽到他園子裡,狗狂放的叫吠聲。拿起鐮刀用力敲打工寮的鐵皮屋頂,刺耳噪音響徹古坑鄉棋盤村的山谷,柳丁園超過廿隻的猴群,邊吼叫邊往山上逃,果園草皮上,掉滿地的果皮碎屑和未完全成熟的綠皮柳丁…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慶鍾 柯金源 彭璿,撰稿 陳慶鍾
攝影 柯金源 陳慶鍾 陳添寶,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猴城恩仇錄

猴城恩仇錄

摘要
猴子佛前跳來跳去,來回穿梭古廟內外,讓人彷彿置身西遊記的花果山。只不過,山林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果點心,堆疊成小山貌,還有連綿山峰似的古蹟三峰塔。這是泰國古城華富里一年一度的猴子宴…

今年是猴年。這趟尋猴之旅,從台北到曼谷,再開車朝北方150公里;不只一探究竟,也為千里尋親。泰國長尾獼猴(Macaca fascicularis)、日本獼猴(Macaca fuscata)、台灣獼猴(Macaca cyclopis),皆可溯源自印度恆河猴(Macaca mulatta)。獼猴雖分布各地,卻像難兄難弟,同樣面對人類爭奪地盤、棲地都市化的種種後果。

華富里是聞名世界的猴城,城裡有人口26,500與2,000隻左右的猴子混居。市中心八萬平方公尺內,就有近1,200隻猴子。相傳印加神話中,羅摩神(Rama)為白猴神哈奴曼(Hanuman)發出一箭,便落在華富里,封為猴子猴孫的應許之地。著名古廟遺跡桑普凱宮建於西元六世紀,猴子來得更早;據記載,這裡以前是森林。

泰國長尾獼猴的適應力強,自然棲地為原始林、次生林、紅樹林、沿河或沿海森林;野生猴吃水果、嫩葉,也會抓昆蟲補充蛋白質。牠與身形等長或更長的尾巴,是顯著特徵;又名食蟹猴,會在水邊用尾巴釣蝦蟹吃。不過,從森林猴變成都市猴後,已經失去野外覓食的學習機會。

城市居大不易,都市猴失去樹林,取而代之攀爬建築、電線,墜落和觸電時有所聞,嚴重恐致死。馬路如虎口,猴子又不會看紅綠燈,城裡每天發生車禍。至於吃,平時全仰賴居民和觀光客餵食,不夠時,則會闖進果菜市場與人類住居搶食。

人與猴混居城市,時時引爆衝突,部分居民為防堵猴子侵擾,會用棍棒、水槍、彈弓、鱷魚娃娃驅趕,並在建築外加裝柵欄、鐵絲網及電網,避免猴群闖入或破壞天線。有人討厭猴子帶來麻煩,但也有人受益而心存感激。居民感謝猴子帶來的觀光效益。

每年11月最後一個週日籌辦的猴子節,花費近四十萬泰銖,準備兩噸的食物宴請猴子。猴子活絡當地觀光,鄰近商家旅社、流動攤販、景點皆受惠,並間接造就更多工作機會。

人類因猴子得利,猴子卻因人類受苦。棲地破壞,猴林變成猴城,猴子只能險境求生。人猴的和解之道,泰國、台灣都還在尋找…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城市
關鍵字
獼猴, 棲地破壞, 路殺, 觀光, 猴子, 猴城
猴子佛前跳來跳去,來回穿梭古廟內外,讓人彷彿置身西遊記的花果山。只不過,山林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果點心,堆疊成小山貌,還有連綿山峰似的古蹟三峰塔。這是泰國古城華富里一年一度的猴子宴
國外
  • 亞洲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邱偉淳 柯金源
攝影 柯金源,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邊緣求生

邊緣求生

摘要
在台灣山區傳出「猴害」事件,早已經不是新鮮事,但是就在九月初,嘉義縣有農民提出建議,請射擊協會幫忙展開一場「獵猴行動」,此消息一出,引發各方爭議,究竟這場「人猴大戰」是如何引起的,而又該如何化解,才不至於落得兩敗俱傷呢?

記者:于立平


在城市的邊緣有一群往山區拓墾的農民,在森林的邊緣有一群往平地覓食的台灣獼猴。台灣島上的兩種靈長類動物,為了求生存,在山林邊界燃起一場人猴對決的棲地爭奪戰。

農民為了捍衛農作物,只好自力救濟。用各種千奇百怪的招數,與獼猴大戰數回合。敲鐵桶、放沖天炮、養狗、播放收音機,就連獵槍、獸夾、電網也紛紛出爐。而台灣獼猴,為了填飽肚子,只好鋌而走險。弱勢的野生動物對上了弱勢的農民,兩敗俱傷的現象,幾乎是可以預期的。

根據估計,光是中部地區遭受猴害的農業區,大約有六十九處。看似受害嚴重的背後,卻隱藏著森林過度開發的危機與獼猴生存的困境。農委會粗略估計分布台灣山區的台灣獼猴大約有二十五萬隻,但是牠們卻很難享受到台灣特有保育類動物的待遇。反而在人類驅趕、棲地逐漸消失的雙重壓力之下,過著流離、驚恐的生活。

究竟是我們人類入侵猴山,還是獼猴侵入人類的領域呢?

在哲學性的思考之後,或許我們該勇敢面對這棘手的問題。解鈴需要繫鈴人。如果山林開發是因,猴害是果,那麼要化解兩種靈長類的因果關係,還是必須靠人們的智慧與勇氣。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嘉義縣
關鍵字
獼猴, 猴害, 農損, 保育類, 野生動物, 靈長類, 特有種

在台灣山區傳出「猴害」事件,早已經不是新鮮事,但是就在九月初,嘉義縣有農民提出建議,請射擊協會幫忙展開一場「獵猴行動」,此消息一出,引發各方爭議,究竟這場「人猴大戰」是如何引起的,而又該如何化解,才不至於落得兩敗俱傷呢?

影片網址

撤退

撤退

摘要
1998年5月,台灣獼猴「風櫃一號」,率先登上了澎湖的無人島-四角嶼,隨後20幾隻獼猴也陸續登島,三年後,「小蘋果」涉嫌傷害罪被捕,「值星官」則因公受難,獼猴家族開始撤退屏東科技大學台灣獼猴收容的困境,四角嶼台灣獼猴野放大事記,台南佳里榮家獼猴與老人的對話。

1998年5月,澎湖四角嶼第一次野放獼猴。臺灣獼猴「風櫃一號」率先登陸澎湖的無人島─四角嶼,隨後20幾隻獼猴也陸續登島。當初澎湖縣政府之所以全力支持島嶼野放計畫,是希望藉此進一步帶動澎湖的觀光事業。就這樣漸行漸遠的「風櫃一號」,背負著保育與觀光的雙重期待,踏上陌生的島嶼,人們開始幻想著猴島新樂園的觀光盛況。

這樣的計畫還是遭到許多質疑,尤其是距離四角嶼最近的風櫃里,蛇頭山是澎湖境內距離四角嶼最近的地方,相隔只有350公尺,也因此理所當然地被視為是觀賞「猴島」四角嶼的最佳景點。然而,這也因此衝擊到當地居民的生計。

牠們萬萬沒想到就在跨出牢籠的那一刻,也陷入了另一個人類欲望的禁錮。三年後,臺灣獼猴「小蘋果」涉嫌傷害罪被捕,「值星官」則因公受難,2001年5月,農委會決定將猴群撤離四角嶼,獼猴家族開始被迫撤退。

牠們撤退到哪裡呢?自從政府1989年頒佈《野生動物保育法》後,經常查緝沒收、非法取得和販售的野生動物,但是由於負責查緝的單位,缺乏專業照養野生動物的場地和技術,所以後續看護的問題也只能靠動物收容中心來承擔。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主任裴家騏呼籲,寵物市場對於不同野生動物的炒作、走私買賣、動物進出口管理仍然是不夠的,人們所擁有的任何野生動物或寵物都必須是合法的,並且善盡一個寵物主人的責任,不應該隨便棄養。

生態管理的本意,並不是以人去控制生態,而是將人也納入生態體系內,一起在自然的法則和科學的機制下接受管理,以這種平等的觀念看待,我們將發現動物收容或野放的價值不在於人花多少錢,而是在於整個過程如何以一種尊重生命的合理方式,將特殊的個體與生態體系隔離,使雙方都受到最小的傷害。臺灣的生態體系需要更多的包容,因為它已經傷得太重了。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澎湖縣
關鍵字
四角嶼, 野放, 台灣獼猴, 獼猴, 保育類動物, 屏科大, 收容中心, 野保法, 裴家騏, 寵物

1998年5月,台灣獼猴「風櫃一號」,率先登上了澎湖的無人島-四角嶼,隨後20幾隻獼猴也陸續登島,三年後,「小蘋果」涉嫌傷害罪被捕,「值星官」則因公受難,獼猴家族開始撤退屏東科技大學台灣獼猴收容的困境,四角嶼台灣獼猴野放大事記,台南佳里榮家獼猴與老人的對話。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于立平

猴祭

猴 祭

摘要
自古以來人和猴的相處模式,似乎因為同屬於靈長類,而顯得相當的多樣化。只要是有猴子的地方,當地的文化也就或多或少地,會跟這種聰明的動物扯上一點關係。

最早記錄台灣獼猴的文獻,是1685年蔣毓英的《台灣府志》,所記載有關台灣獼猴的內容相當簡略,大致是延伸於大陸猿猴的印象。

幾萬年來,台灣獼猴在台灣島上看盡了這塊土地的種種變遷,最早讓牠們感到興趣的,可能是島上那些長得跟牠們有點像的人類相互砍頭的情景,也就是原住民的「獵首」文化,意外的是,牠們後來竟然成了獵首文化的「代罪獼猴」,不過這樣的發展對牠們的族群並不構成威脅。真正的威脅是從四百年前開始的,當時又有一批批長得跟牠們有點像的人類移民到台灣來,占領了長久以來自己生活的地方。

自古以來,人與猴的相處模式,似乎因為同屬於靈長類而顯得相當多樣化,只要是有猴子的地方,當地的文化或多或少會與這種聰明的動物有所關聯。在達爾文的進化論中,猿猴演化為人是科學上普遍認同的觀點,不過從文化的角度來看,人們對於猴子寧可保有更多的想像空間。以台灣的原住民的傳說為例,就提出了截然不同的看法,認為猴子是人變成的,而在所有台灣原住民族的文化中,與猴子關係最為密切的莫過於卑南族的猴祭。

猴祭的整個過程──「原來是朝夕相處的朋友,後來成了針鋒相對的局面,最後獼猴成了儀式中的犧牲品」,是否也意味著台灣獼猴之於台灣人,將從過去的保育類動物轉變成現今利益衝突的對立者?

從猴群複雜的社會結構來看,很顯然的,牠們擁有足夠的應變和學習能力,去建構屬於牠們自己的族群文化,那麼以現今族群融合的精神來思考,我們是不是也該先為牠們多留一些空間,然後再進行彼此之間的行為規範?目前台灣的人口數大約是台灣獼猴總數的一百倍,這意謂著只要我們有誠意,其實台灣人和台灣獼猴之間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讓彼此的關係更為和諧。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獼猴, 卑南族, 原住民, 傳統祭典

自古以來人和猴的相處模式,似乎因為同屬於靈長類,而顯得相當的多樣化。只要是有猴子的地方,當地的文化也就或多或少地,會跟這種聰明的動物扯上一點關係。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蘇志宗
攝影/劉煌文、王志堅,攝影助理/朱致賢、陳政皓,剪輯/蘇志宗、余克瓊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獼猴失樂園

獼猴失樂園

摘要
整個島嶼野放獼猴的計畫,是由農委會所資助的,計畫主持人為屏科大裴家騏教授,還有一位印度籍的動物學者「摩悌」,經過一年多來的實地勘察,動物收容中心最後選擇了距離馬公港不遠處的無人島「四角嶼」,做為台灣獼猴野放的地點。

1996年,屏東科技大學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開始營運以來,負責接收各縣市政府提報的陸生保育類野生動物,共計收容一百七十四隻的保育類動物,其中獼猴就占了一百隻,牠們過去大多是處於單獨圈養的狀態,在這裡總算可以過著群體生活。不過在開始之前,必須做好嚴酷的準備──四十八小時內接受徹底的全身檢疫。

自從政府於1989年頒佈《野生動物保育法》後,經常查緝沒收非法取得和販售的野生動物,但是由於負責查緝的單位缺乏專業照養野生動物的場地與技術,所以後續看護的問題,也只能靠動物收容中心來承擔了。整個扭曲的社會價值觀,不斷地製造野生動物的冤獄,動物收容中心在無可奈何之下,也只能盡力地為這些野生動物尋求平反的機會,野放當然是最根本的手段。

對於動物收容中心而言,獼猴的野放依舊是人猴共同奮鬥的目標,這當中最艱難的過程莫過於如何讓這些身心長期受到傷害的獼猴逐漸恢復牠們的本性。根據經驗,這些獼猴大多具有自閉或暴力的傾向,所以在個體心理的調整上,往往得耗費最多的精神。

也因此野放並不同於一般的放生,必須優先考慮到被野放的生物是否會對當地的環境生態造成無法承受的衝擊。一般而言,被人類長期圈養的生物對環境造成的衝擊最大,動物收容中心的台灣獼猴就是屬於這一類,所以生態體系單純的隔離空間會是比較適當的野放地點,散佈在澎湖海域的眾多島嶼成為野放獼猴優先考慮的地點,1998年國內首次進行了野生動物的島嶼野放。

當人們為了自己的利益大肆破壞生態環境時,總不願去計算大自然為我們付出了多大的代價,但是當大自然希望我們為自己的錯誤向生態環境進行補償時,人們卻又變得懂得斤斤計較了,可悲的是,台灣人對於生態價值的計算能力總是不及格,在這樣情況下想要進入生態管理的層次,恐怕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生態管理的本意,並不是以人去控制生態,而是將人也納入生態體系內,一起在自然的法則和科學的機制下接受管理,以這種平等的觀念看待,我們將發現動物的收容或野放,其價值不在於人花了多少錢,而是在於整個過程如何以一種尊重生命的合理方式,將特殊的個體與生態體系隔離,使雙方都受到最小的傷害。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澎湖縣
  • 馬公市
  • 屏東縣
關鍵字
屏科大, 野生動物, 野保法, 保育類, 收容中心, 野放, 圈養動物, 生態保育

整個島嶼野放獼猴的計畫,是由農委會所資助的,計畫主持人為屏科大裴家騏教授,還有一位印度籍的動物學者「摩悌」,經過一年多來的實地勘察,動物收容中心最後選擇了距離馬公港不遠處的無人島「四角嶼」,做為台灣獼猴野放的地點。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蘇志宗
攝影/劉煌文、柯金源,攝影助理/朱致賢、陳政皓,剪輯/蘇志宗、余克瓊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台灣靈長類系列(二)   變臉

摘要
有人為了守護自己的糧食,與獼猴交惡;也有人為了提供獼猴糧食,與牠們產生誤解。台灣島上這兩種靈長類,需要更多的理性來和解。

這是柴山的一隻老獼猴,幾年前一顆強力的彈珠,讓牠失去了左眼,也失去了牠在猴群中的地位。對於柴山的獼猴來說,這樣的悲劇正持續地上演。

在市民主義盛行的柴山上,我們是不是也該平心靜氣地,聽一聽這些原住民們的聲音。

在柴山餵了六年的猴子,也因此被罵了六年的國中老師林金福,可能是目前柴山獼猴的最佳代言人,因為他不僅比別人懂得如何和獼猴溝通,對於獼猴的關愛所付出的心力,更是一般人所難以想像的。

四月十三日上午,林老師一家人協同幾名研究生,護送小駱駝回家。小駱駝其實是一隻受了傷的小獼猴,經過林老師一個月來的細心調養,總算可以回歸山林了。當然,例行性的餵食和觀察獼猴,也是這一天的重要工作。

普遍的人都認為,柴山的獼猴由於人類的過度餵養,數量正急速地增加。不過,從林老師長期實地調查所得的數據看來,他認為柴山獼猴的數量,並沒有明顯的增加,只不過是因為有很多群的獼猴過去並沒有被發現。

棲地的破壞加上保育法的保護,使得台灣獼猴無所遁形也無需遁形,於是人跟猴的接觸頻率增加了,台灣獼猴就在這種粗糙的概念下,被貼上了「猴滿為患」的標籤。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山林
縣市
  • 高雄市
  • 鼓山區
關鍵字
獼猴, 林金福, 保育類, 野保法

有人為了守護自己的糧食,與獼猴交惡;也有人為了提供獼猴糧食,與牠們產生誤解。台灣島上這兩種靈長類,需要更多的理性來和解。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入侵猴山

入侵猴山

摘要
一年過去了,所謂的專責機構依舊毫無成立的跡象。根據初步調查,八十二年違法建蓋的休息區,約有四十幾處。而目前則多達近兩百處,就在這短短的幾年內,我們看到了市民主義的扭曲,正加速著生態環境的破壞。

高雄的柴山,也就是清朝時代漢人眼中的打狗山、日治時期日本官員口中的壽山以及國民黨為蔣介石祝壽用的萬壽山,而高雄人最引以為傲的就是他們在這裡率先建立了人與野生動物直接親近的模式。初步估計,柴山的植物有六百多種、鳥類近六十種,豐富的生態體系,加上餵食獼猴的樂趣,柴山擁有了全台獨一無二的生態魅力,而這也注定了它將承受無以倫比的遊憩壓力。

除了生態的特色之外,高雄市民的熱心參與所形成的市民主義,也是柴山的一大特色。根據初步調查,1993年違法建蓋的休息區約有四十幾處,而目前多達近兩百處,就在這短短的幾年內,我們看到了市民主義的扭曲,正加速著生態環境的破壞。

違建的問題並不只是隱藏在山區內,柴山的外圍地帶也同樣是眾多利益糾葛之所在,即使是學術地位十分崇高的學府,也擺脫不了本位利益的思維。在柴山,每一個違建都代表著植物生態與動物棲地的破壞,而柴山生態體質的日漸衰弱,也將加速外來利益團體的入侵。

對於台灣整個生態環境來說,柴山是一個縮影,也是一個指標,如果我們連這樣一塊小小的綠地都經營不好,那麼我們很難想像台灣的環境保育究竟能有多少希望。

在各方引領期盼之下,官方是不是能儘早定出辦法,拿出誠意和魄力來解決問題,依舊是個未定之數,但是我們也並非無法可循,不要忘了,早在人類出現之前,地球上便存在著一個根本大法,那就是自然平衡法則。
 

熱門事件
學科
山林
縣市
  • 高雄市
  • 鼓山區
關鍵字
柴山, 壽山, 獼猴, 都市綠地, 公園客廳化, 高位珊瑚礁, 郊山, 步道

請輸入稿頭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蘇志宗
攝影/柯金源、劉煌文,剪輯/蘇志宗、余克瓊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人猴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