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8

妝點蘆竹湳

妝點蘆竹湳

摘要: 
三百多年的時間流淌,為苗栗的蘆竹湳聚落敷上一層濃濃的歷史感,難得一見的古樸敦厚。一群有心人,努力保存聚落,以音樂與藝術滋養,添加元素而不掩蓋它原有的風采。

採訪 陳忠峰 陳佳利

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賴冠丞

剪輯 陳忠峰

時光走過的痕跡,留在古厝的紅磚牆上,每個轉角,都有讓人驚喜的小風景,舊舊的,卻令人著迷。空中的白煙,牆角的雜草,都遮不住這歷經滄桑的歷史美,整個社區保有五十多座閩南式的三合院。然而,順著屋頂望過去,隔壁工業區的大煙囪,不時吐出陣陣白煙。蘆竹湳因為在1970年被劃入頭份工業區,不能任意改建,意外的保住了最初的面容。

有些老屋人去樓空,頹圯敗壞,在地人不忍心家鄉就這樣凋零,在2007年成立了苗栗縣傳統聚落文化協會,打造古厝風情館,擺進數十年前的日用品,呈現農業社會的點滴,也動手整理社區角落,營造乾淨舒服的休閒空間。


總幹事陳世政是位陶藝家,使用無煙的環保窯製作柴燒作品。長期投入藝術的淬煉,陳世政明白蘆竹湳的價值在於古厝與整體空間的氛圍,他發起了一人一瓦救屋頂的倡議,希望透過舉辦導覽活動,籌措修復屋瓦的基金,因為這裡的三合院,許多改成了鐵皮屋頂,他希望能把傳統面貌找回來。

協會每個月固定舉辦共食音樂會,邀請居民上台高歌,讓大家齊聚一堂。逢年過節,也會舉辦大型活動來凝聚人氣,最重要的節日,就是元宵節。陳世政的好友,出生在蘆竹湳的企業家林光清,長期支持苗栗縣傳統聚落文化協會,即使在外地打拼,元宵節一定回鄉。「離開故鄉越遠,牽掛就越多,我們回不到小時候,可是希望回到老地方。」他說。


今年他們邀來朱宗慶打擊樂團、知名導演李小平與藝術家曲德益等人,以聚落空間為主角,準備營造一個不同以往的元宵節。「主軸是老建築,還有破敗的時間痕跡。」李小平說。

把整個聚落當成大舞台,而又不打擾居民生活,協會首先著手美化閒置空間。社區裡,大面積灰撲撲的牆面,裝置藝術家眼蟲計畫,畫上蘆竹湳的傳統元素。畫家林書楷則是融合對聚落的未來想像,在社區角落畫出蘆竹湳的新世界。

蘿蔔燈是蘆竹湳與眾不同的習俗,早年沒有能力購買燈籠的家長,會拿農作物來製作燈籠,白蘿蔔的台語「菜頭」,有搏好彩頭的含意。發起人林光清特地製作陶瓷蘿蔔燈,與藝術家Asobi合作,結合狗年元素為社區添加犬報好彩頭的意象。竹編藝術家游文富在社區牌樓的柱子上,製作各五個竹編蘿蔔,賦予五福臨門、十全十美的祝福,另外也結合社區一棵老樹,打造可以坐下休息的空間。


元宵夜,顏色豐富的燈光,讓古厝絢麗起來,遊客提著親手做的蘿蔔燈,走進蘆竹湳,跟隨居民遶境,祈求平安與好運氣。居民唱出蘆竹湳之歌,當地小朋友也在朱宗慶打擊樂團幫助下,第一次用音樂表現蘆竹湳。提蘿蔔燈繞境的傳統,結合音樂、彩繪與裝置藝術,讓蘆竹湳不一樣了。

熱鬧過後,回歸日常,面對的是更艱難的挑戰。總幹事陳世政表示,如果太過商業化,這邊的味道就會跑掉,最重要的是要把老聚落保存下來,寧願慢慢的,腳步不要太快。

接下來,重要的是如何保持這份寧靜與溫暖,讓蘆竹湳成為快速變遷社會中,一個永遠美麗的存在。

公視 我們的島【妝點蘆竹湳】

04/02 () 2200首播

04/07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文化
縣市: 
  • 苗栗縣
  • 頭份鎮
關鍵字: 
頭份, 元宵節, 老屋活化, 蘿蔔

三百多年的時間流淌,為苗栗的蘆竹湳聚落敷上一層濃濃的歷史感,難得一見的古樸敦厚。一群有心人,努力保存聚落,以音樂與藝術滋養,添加元素而不掩蓋它原有的風采。

城市新藍帶

城市新藍帶

摘要: 
「台灣是我心中最有資格講生態的島嶼,台北市是世界首都城市,最有潛力做生態城市。」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執行長郭城孟這樣認為,並提出大灣草圳、帶狀濕地的構想,希望野生動物有地方停駐,喚醒人們對水的關注。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賴冠丞 鄭嘉明

剪輯 賴冠丞

深深淺淺,層層疊疊,不同的綠,帶來療癒。人工少一點,自然多一點,這是大安森林公園的第三期小生態池,螢火蟲的新家。準備入住的黃緣螢,是台灣三種水生螢火蟲之一。

台北市從前是沼澤,有許多濕地生物棲息,在大安森林公園建造前,這裡原本就有螢火蟲。這處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與台北市政府合作的第三期小生態池,是市府推動公園生態化的新里程。台北市工務局公園路燈管理處長黃立遠表示,「台北市這麼乾的一個盆地,熱島效應透過公園生態化,能讓氣溫降低,也能讓以前的原生種回來。」

附近還有第一期與第二期的生態池,全都不使用水泥,應用泥土與石頭,把大自然帶進公園。碎石地底下是雨撲滿,利用雨水回收,保持生態池的水循環,兩旁的植披,仿造森林從低到高的層次,讓生物有躲藏空間。景觀美,生態更美,生態池周圍種下的都是台灣原生植物。台大名譽教授楊平世表示,除了北部地區的原生植物,還種了一些蜜源植物,希望吸引蝴蝶過來,昆蟲多了,爬蟲當然也會多,營造一個棲息地等於營造小動物的家。


打造濕地,不光是給螢火蟲一個家,也為棲息在相同環境的生物,提供落腳之處。大安森林公園是台北市第三座成功復育螢火蟲的公園,第一座是木柵公園萃湖。位在山谷,周圍林木茂密,原本有少量螢火蟲棲息,後來市政府在一處原本是水泥地的空間,挖出水池,栽種適合植栽,為螢火蟲增加了棲息空間,成為目前台北市區螢火蟲數量最多的地方。榮星花園、士林官邸也都加入復育行列。

點狀的生態棲地如果能向外延伸,當活水流串,剛硬的城市就能多一分溫柔。想要城市更好,一個由下而上,著手改善的計畫,正在醞釀。


曾經,台北市是有流水穿越的,清代時期,墾戶郭錫瑠為了灌溉東區水田,興建了瑠公圳,經過現在的景美、公館、大安區、信義區等,後來因為都市發展,圳道大部分被填平或加蓋,只剩少數地方還能看見一小段。

想為再現公圳,埋下伏筆,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執行長郭城孟,以復育螢火蟲的生態池為起點,發想了大灣草圳。大灣是大安區的古地名,1898年的台灣堡圖上,有片水域,就叫大灣。郭城孟表示,以前的圳路系統都是為了農業,現在的圳路系統應該是為了生態,把水域做出來,生命會自己尋找出路。


大灣草圳總長將近兩公里,從台大校園裡的醉月湖與農學院生態池出發,與校園內的公圳串連,然後沿著新生南路,流進大安森林公園,連接生態池。

大灣草圳編織著改善都會空間的夢想,在台北科技大學周圍,有條水道,靜靜在大馬路旁蜿蜒,與大灣草圳有相似的意象。校方將部分圍牆拆除,打造聯外水景,以水道呼應被掩蓋的公圳在忠孝東路側的水道,模擬野溪的急流淺灘,人工仿造自然,也讓大自然來參與設計,鳥類帶來種子,就讓它自由生長。整合顧問公司專案經理宋承憲表示,這些水道成為都市裡的綠色跳島,串連城市裡破碎的棲地環境,讓人與生態找到一個可以共生的角落。

台北市植物園裡,也有水道串連數個生態池,流速較緩的地方,有許多小魚在其中生活。帶狀的溼地,經營管理是最大的挑戰。林業試驗所植物園組研究員兼組長董景生表示,主要必須管理入侵種,只要入侵種進來就會佔掉很多領域。它的恆定性來自不斷的演替,要管理它必須要讓它在一個動態平衡的狀態。


都會綠地面貌,來自信念與價值的選擇,管理濕地絕對比管理一片草皮還難,他們選擇了麻煩卻帶來生命。負責設計大灣草圳的工程顧問公司總監潘一如表示,它創造了都市生活裡非常有趣的驚喜,帶來了新的希望。

春末夏初,螢火蟲的光芒將點亮台北城的夜晚。他們也盼望,即將誕生的大灣草圳,能讓一切更好,同時成為恢復瑠公圳的起點。以螢火蟲棲地復育為起點,結合歷史、科學、心靈療癒與環境教育,大灣草圳將帶來一場藍帶革命。

 

公視 我們的島【城市新藍帶】

04/02 () 2200首播

04/07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台北市
  • 大安區
關鍵字: 
水圳, 公園生態化, 瑠公圳, 螢火蟲

「台灣是我心中最有資格講生態的島嶼,台北市是世界首都城市,最有潛力做生態城市。」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執行長郭城孟這樣認為。近幾年,一度失去螢火蟲的台北市,成功地讓螢火蟲重新回家。有水就有生命,身為螢火蟲復育推手之一的郭城孟,提出大灣草圳、帶狀濕地的構想,希望野生動物有地方停駐,喚醒人們對水的關注。

一木換一墓

一木換一墓

摘要: 
清明將至,又是追思懷念先人的時節。你是否想過,當生命走到終點,希望至親好友,用什麼樣的方式,送你最後一程?生和死的空間界線,如何在林蔭之下,找到新的平衡點?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張光宗 賴冠丞

剪輯 張光宗

誦經聲中,將親人的骨灰,輕輕擺入大樹下預先挖好的洞穴。肉身終將化成春泥,成為讓大樹滋長的養分。

從避談死亡,到找回如何處理身後事的主動權,社會風氣轉變,樹葬、海葬等環保多元葬法,不立碑、回歸自然,大幅簡化傳統習俗,逐漸成為民眾的新選擇。

內政部早在2002年就修改殯葬管理條例,開始推廣環保自然葬法,在各地陸續規劃29處專區,過去卻因為社會對死亡的禁忌,成為一個只能默默做,不能大聲說的政策。

不少地方政府透過減免費用等方式來推廣,也鼓勵民眾預先向相關單位登記表達,身後採用環保葬的意願。2006年,環保自然葬僅有0.18%2016年已經成長到3.9%,累積超過三萬人。民眾對新園區的需求漸漸增加,各地方政府開始加速著手改造、更新舊公墓。


長年推廣種植台灣原生樹種的鄉土詩人吳晟,近年來也開始將種樹這項工作,著眼各地的公墓。在樹葬逐漸成為風潮的此刻,他提出不同看法。

吳晟從自家樹園,捐出上百株烏心石樹苗,2013年種下至今,在管理人員悉心照料下,已經茁壯成小小樹林。彰化縣溪州鄉的第三公墓,就是吳晟推動公墓森林化願景的起點。


吳晟所推動的公墓森林化,和台灣過去實施過的公墓公園化,概念有所不同,他觀察,台灣地方上的觀念,一旦講到公園化就開始施作很多水泥建設,反而忽略了要認真種樹。但樹葬的先決條件,仍然是必須先有樹,才有樹葬。

他更擔心的問題在於,全台目前有超過9500公頃公墓用地,逐漸完成遷葬後,將釋出大片土地,如果不是樹先進來,很可能就會是水泥先進來,成為地方政府、鄉鎮公所的開發標的。


位在新北市新店的第一公墓,這裡有著最早可追溯到清代乾隆年間的古墓群,新北市政府計畫將這片墓區整建為產業園區,不少古墓已經在第一期整建工程中遭到破壞。一群文史工作者和地方青年,發起搶救古墓行動,也呼籲市府把這片土地保留作為公園綠地,不要開發成工業區。

古墓的文資審查程序仍在進行,2018228日,怪手已經進駐開挖。對於古墓保存,政府和民間仍然沒有共識。民間團體認為,只要適度規劃,古墓有機會轉化成為認識新店在地歷史的基地,翻轉民眾對墓園的印象。

該如何掌握,一鄉鎮一公墓,轉化為一鄉鎮一森林的契機?生者的一個決定,決定了我們將留給後人,水泥叢林,或是千畝綠蔭。

公視 我們的島【一木換一墓

04/02 () 2200首播

04/07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神岡區
  • 新北市
  • 新店區
  • 台中市
  • 北屯區
  • 台中市
  • 大雅區
關鍵字: 
樹葬, 古墓, 往生, 身後, 環保葬, 吳晟

清明將至,又是追思懷念先人的時節。你是否想過,當生命走到終點,希望至親好友,用什麼樣的方式,送你最後一程?生和死的空間界線,如何在林蔭之下,找到新的平衡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