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8

長腳蛛來顧田

長腳蛛來顧田

摘要: 
秋冬交替,金黃色稻浪,是花東縱谷最美麗景致。其實仔細觀察,每株稻穗都蘊藏著一個精采又熱鬧的小小世界。不用農藥、不用防治資材,讓長腳蛛、橙瓢蟲回到農田,能不能創造農民與生態的雙贏?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每當水稻開始抽穗,農田裡就開始熱鬧起來。各式各樣的昆蟲齊聚,有的啃食稻葉、有的吸食稻榖、有的愛吃小蟲。水稻從根部到頂端,就像一棟昆蟲公寓,每種蟲居住的位置不同,扮演角色也不同。

大部分農民都相信,田裡的蟲越少,作物產量才會越高,巴不得除之而後快。但對賴兆炫這些農民來說,蟲子卻是得力助手,是免費勞工。二十多年前,賴兆炫回到花蓮富里推動有機農業,他認為有機真正的價值,除了提供安全的糧食,更要找回失去的生態,因此除了絕對不施用農藥,連有機常用的一些防治資材,他也盡量不使用。

在慣行農法的水稻田,水稻植株的數量多且密集,植株間經常摩擦,容易產生病蟲害。賴兆炫的水稻田植株距離大、通風性好,植株比較強健,比較不容易生病。

花蓮富里鄉是全台有機稻作面積最大的鄉鎮,花蓮農改場的研究團隊,從2012年開始進行水稻田生態多樣性調查,想了解有機田與慣行農田裡,昆蟲種類與豐富度有什麼不同。研究人員來來回回在田裡行走、掃網,不一會兒,各種昆蟲出現在網子裡。

花蓮農改場經過三年多的普查,記錄到水稻田裡的節肢動物多達兩百多種,而有機田中昆蟲的數量與種類,遠多於慣行田區。花改場從中找出日本長腳蛛、橙瓢蟲兩種最容易觀察的昆蟲,當作農田健康的指標。

花改場研究員林立指出,長遠來看,倚靠農藥來克制害蟲並不是好方法,因為農藥一放下去,害蟲的天敵,包括一些捕食性與寄生性的益蟲,往往最先被毒死,一段時間後,最惱人的害蟲反而最快回復。不斷噴灑農藥一旦害蟲產生抗藥性,自然界又缺少天敵可以克制牠,反而會產生更難控制的蟲害。也因此維持生態多樣性,最終還是會回饋到人的身上。

花蓮農改場也發現,影響農田生物多樣性的因素,除了農藥,周邊環境包括田埂等等,也有關鍵影響。草生栽培的田埂,昆蟲的種類與數量,都遠多於水泥化的田埂。研究員進一步輔導農民在田埂種植原生植物,包括仙草、馬蘭、田邊菊等等,讓昆蟲有更豐富多樣的棲息環境。

透過花改場的宣導,許多農民的觀念漸漸改變。為更進一步鼓勵農民,從2014年開始,推動綠保標章認證的慈心基金會也將長腳蛛等指標物種,納入綠保標章的範圍,讓消費者支持農民對生態多樣性的貢獻。目前以長腳蛛做為指標物種加入綠保認證的農民,已從七位增加到二十四位。

透過有機栽培、棲地營造,各種昆蟲回到田間,農田不再寂靜,而是各種動物共生的舞台。以「米樂無為」為依歸,賴兆炫知道,有時候人能做到最好的事,就是什麼也不做,讓自然來做工,往往會比人做得更好。

公視 我們的島【長腳蛛來顧田
01/15() 2200首播
01/2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富里鄉
關鍵字: 
有機農業, 慣行農法, 生物防治, 水稻, 長腳蛛, 橙瓢蟲, 昆蟲, 生物多樣性

秋冬交替,金黃色稻浪,是花東縱谷最美麗景致。其實仔細觀察,每株稻穗都蘊藏著一個精采又熱鬧的小小世界。不用農藥、不用防治資材,讓長腳蛛、橙瓢蟲回到農田,能不能創造農民與生態的雙贏?

石虎之光

石虎之光

摘要: 
當人們進入夢鄉,牠們的靈魂,正在深夜閃閃發亮。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原本是全台普遍分布的物種,短短不到一百年的時間,卻瀕臨滅絕的窘境。留下棲地是保住牠們的關鍵,越來越少的石虎,遇上越來越多的開發,漆黑中,需要光。(畫面提供 野聲環境生態顧問有限公司)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賴冠丞

黃澄澄的景象,瀰漫稻香,來自台北的遊客,正彎著腰收割,一把一把將稻穗放進打穀機,腳踩轆轤,旋轉稻穗,金黃色的穀粒串連著石虎的希望與社區的未來。林務局技正余建勳表示,2014年開始在苗栗縣楓樹社區幫助農民推動友善耕作,提供淺山生物安全的棲地,也幫助在地農民提升收入。

為何選在苗栗楓樹窩推動石虎保育?目前只在苗栗、南投、台中、彰化等地有石虎的蹤跡,其中苗栗山區,農田、草生地與森林交錯,正是石虎喜歡的環境。

石虎田進入了第四個年頭,面積從0.5公頃增加到2.5公頃,慢慢擴大,不只為石虎留下棲地,其他野生動物也常常來訪。堅持不用藥的良田,也成為深度旅遊的好地方。大安社大教師吳惠敏表示,不只石虎來到這裡是舒服的,人也一樣。

石虎田不但留住環境,也規劃了一筆基金,用來化解石虎與農戶間,因為石虎偷雞而衍生的恩怨。

苗栗鄉村的農戶,大都有養雞習慣,白天放養,晚上再把雞趕回雞舍。因為雞常被偷吃,老一輩的居民其實不太喜歡石虎。為了改變居民觀感,投入保育的農民,不只種田,接獲居民反映有雞被偷吃的時候,只要確認是石虎,就會視情況以石虎救命金補貼居民損失,並且幫忙加強雞舍硬體。

目前,石虎田留住友善空間,然而一旦跨出楓樹窩,棲息在苗栗的石虎與野生動物,是危機四伏的。路殺、毒殺、獸鋏,一再奪去牠們的生命,棲地消失是當前最大的危機。

2010年,後龍福祿壽殯葬園區在爭議中通過環評,2017年底取得使用執照獲准營業,代價是17公頃的森林。

2014年,台13線三義外環道,8公里、52億,通過大面積石虎棲地,引起強烈抨擊。2016年,公路總局提出原路拓寬的方案,不擾動石虎棲地,希望交通與生態雙贏,三義鄉這一端和平落幕,另一端局勢未明。

2014年,裕隆三義廠的二期擴廠計畫進行環評,原本規劃使用78公頃的面積,興建廠房、宿舍、驗證道等設施,預定地是生物熱點,確定有石虎棲息,引發關注。2016年,裕隆公司主動將面積調降為35公頃,然而從空中看,預定地原本的森林,已經不在了。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質疑,裕隆公司聲稱為了石虎把二期規模減小,假設案子通過,二期剩下的三十幾公頃打算怎麼辦?會不會過幾年又說要再開發?(記者約訪裕隆公司,裕隆表示本案暫無進展,婉拒受訪。)

另一個大面積的開發計畫,位在苑裡與通霄交界,福智團體將興建月稱光明寺,打造根本道場,供僧團靜修。早在2005年就買下這片依山傍海的基地。第一期14公頃,預計容納500人,已經通過環評,20179月動工。第二期大約34.5公頃,預計容納3500人。

201712月,第二期開發計畫進行環評。要將一片廢耕山坡地,改造為容納數千人的寺院,供水、排水、交通、噪音、坡地安全等面向,將對環境產生巨大擾動。會議上,環評委員質疑生態調查不夠確實,每年都會通過基地上方的灰面鵟鷹,在環說書中並沒有提及、調查石虎的相機點位分布不均,只在基地外圍西南側,東側、南側等有森林綠地的地方都沒有紀錄。最後決議,本案進入二階環評。

民眾王先生建議福智團體,把地捐贈信託出來,讓做保育的人,好好去經營這塊地,保護野生動物,另尋都市用地來興建道場,讓農地農用。月稱光明寺發言人王碧宏表示,法師需要很清淨的學習、很安靜的學習環境,希望本案能達成彼此互相共存,因為建寺而能幫助到這些動物,讓牠們能有更好的生存環境,不要因為有了這些動物,這邊就完全不能去運作。

長期在苗栗進行石虎調查的陳美汀博士,曾在緊鄰本案基地西南側的一處稜線上,紀錄到石虎的身影。基地範圍內有農田也有次生林,是很適合野生動物的環境。陳美汀表示,弘法這件事情大家都贊同,假設是立基於傷害其他野生動物,傷害其他生命來做弘法,相信只要本著善意的人,都知道這樣的開發案是不對的。

月稱光明寺發言人王碧宏說,會多聆聽各方專家的指導,在更深入完整理解前, 不會貿然推動。

苗栗是石虎最重要的棲息熱點,近十年來卻是開發不斷,豪華農舍、道路、園區開發,點、線、面,野生動物棲地連續性縮減。為了減少開發對石虎的影響,林務局曾在2014年,提出劃設三萬公頃的保護區,但90%都位在私有地上,因阻力強大調整為推動石虎的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目前仍在努力,另一方面則是積極與農友合作。

陳美汀表示,如果只想靠保護區把石虎保護下來,其他地方任憑開發,石虎絕對沒有活路。站出來捍衛,不只想幫牠們保留一個棲地,事實上,背後真正想要保護的,是台灣的土地。

石虎,百年前常見,現今罕見,未來,希望牠們不要不見。

公視 我們的島【石虎之光
01/15() 2200首播
01/2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苗栗縣
關鍵字: 
石虎棲地, 石虎, 保育類動物, 友善耕種, 土地開發

當人們進入夢鄉,牠們的靈魂,正在深夜閃閃發亮。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原本是全台普遍分布的物種,短短不到一百年的時間,卻瀕臨滅絕的窘境。留下棲地是保住牠們的關鍵,越來越少的石虎,遇上越來越多的開發,漆黑中,需要光。

探索黑水虻

探索黑水虻

摘要: 
有人說,牠是僅次於蜜蜂,對人類最有用的昆蟲。不管是禽畜糞或廚餘,都可以被牠快速消化。牠的糞便可以做有機肥,牠本身更是高蛋白來源。這小小昆蟲,會是轉化人類煩惱、提供食物來源的救星嗎?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每天晚上,林信仁總會從超商或大賣場,回收一堆堆即期食品,或賣相比較差的蔬果,這些食材都還可以食用。廚師們義務來這裡烹煮,做成一包包冷凍調理食品,送給偏遠地區的弱勢家庭。台中1919食物銀行的宗旨,是惜食愛物、照顧弱勢,然而食物銀行每天還是會剩下許多廚餘,這些廚餘又該怎麼處理?

林信仁原本在台北的教會擔任牧師,2013年為了處理教會廚餘,誤打誤撞一頭栽進黑水虻的世界。他研究文獻發現,黑水虻是種非常特殊的昆蟲,可以在短時間內,消化廚餘或農業廢棄物,既不會騷擾動物,也不會危害農作物。後來林仁信離開台北,來到彰化協助教會經營農場,便積極投入黑水虻養殖。

黑水虻幼蟲的生命週期大約十八天,之後會結蛹、羽化、蛻變成成蟲。幼蟲喜歡躲在腐植土裡,成蟲卻喜歡陽光。為了繁殖黑水虻,林信仁特別設計一座黑水虻繁殖室。黑水虻成蟲不吃東西只喝水,約存活七天,雌蟲喜愛找有腐壞食物的地方產卵,產卵完不久便死亡。

根據研究,一公克黑水虻的卵,長大成蟲過程可以處理八公斤左右的廚餘,國外研究發現,牠體內有種天然的抗生肽,可以抵禦細菌,至今沒有傳播病菌的紀錄。林信仁用黑水虻來餵雞,肥肥嫩嫩的幼蟲,是雞最喜愛的大餐。

同樣對黑水虻著迷的抗生肽還有南華大學科技學院院長陳世雄。陳世雄自己的農場裡,養雞養鴨又種菜,農場完全零廢棄。他認為農業要做到資源循環,黑水虻扮演著重要角色。

台灣每天產生兩千公噸的廚餘,大部分進了焚化爐,只有少部分廚餘,用來養豬或做堆肥,然而不論是養豬或堆肥,都面臨狀況。養豬方面,用廚餘餵食可能有產生變性蛋白(導致狂牛病病源)的疑慮;而在堆肥方面,由於廚餘腐熟時間長達兩個月,需要足夠空間處理,場地難覓是目前最大的問題。另外,禽畜糞或高油脂的食物做堆肥也可能因為鹽分或油脂過高,反而對土壤不利。

其實,腐敗的肉類或糞便中,含有高營養價值的蛋白質胺基酸,這些營養如果靠昆蟲來轉化,可以保留它的價值。從2011年開始,畜產試驗所新竹分所就開始研究黑水虻,一開始是為了解決牛糞的問題。目前畜試所新竹分所的黑水虻,每天大約可以處理一公噸的乳牛糞,用黑水虻來處理禽畜糞,蟲體可以做飼料,而它的排泄物烘乾之後沒有氣味,可做成各種有機肥。

現在黑水虻也開始進軍校園,替校園解決廚餘問題。嘉義縣民和國小生態豐富,校園裡復育各種蝴蝶和竹節蟲。小學生每天觀察,對校園裡的昆蟲如數家珍。從2017年開始,民和國小屋頂建置了魚菜共生系統,每天營養午餐的廚餘,也有了新去處。

這套結合魚菜共生與黑水虻養殖的系統,是由嘉義邑米社區大學發明建置,整套系統管理方便。廚餘的湯湯水水不用過濾,全部倒進桶子裡,用來養黑水虻幼蟲,成蟲會自動爬出水管掉進魚池餵魚,養魚的水再用來種菜。青菜由學生自己種植、採收,送給附近社區的老人食堂加菜。校方表示,這套系統運作下來,一天大概可以處理學校四百個學生的廚餘量。

邑米社區大學的義工發現,黑水虻消化廚餘後剩下的液體,用來澆青菜或果樹,還有驅蟲的效果。

黑水虻除了解決廢棄物問題,牠另一個重要性,是替代魚粉做為飼料中動物性蛋白質的來源,減緩海洋過漁的危機。

國內有些畜牧業者,已經開始飼養黑水虻做為飼料,但由於政府相關法規並不明確,究竟屬於廢棄物處理業,還是養殖業,仍沒有定位,導致很多業者,雖然有興趣,卻不敢貿然投入,做大規模養殖。

黑水虻是上天巧妙的創造,人類如果能善用牠,不但能化解廢棄物的煩惱,農業生態的循環,也可以找到出路。

公視 我們的島【探索黑水虻
01/15() 2200首播
01/2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嘉義縣
  • 彰化縣
關鍵字: 
昆蟲, 黑水虻, 廚餘回收, 廚餘堆肥, 魚菜共生

有人說,牠是僅次於蜜蜂,對人類最有用的昆蟲。不管是禽畜糞或廚餘,都可以被牠快速消化。牠的糞便可以做有機肥,牠本身更是高蛋白來源。這小小昆蟲,會是轉化人類煩惱、提供食物來源的救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