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2

知本濕地有危機

知本濕地有危機

摘要: 
台東知本溪出海口附近,有片廣大的河口溼地,俯瞰是一望無際的綠野,沒有消波塊的海岸,而有著生物豐富的水域。由於道路隱密,不易到達,成為當地人口中的秘境。台東縣政府計畫將知本濕地,招租開發成光電園區,設置全台最大的太陽能光電場,引發部落與環境團體的憂慮…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
剪輯 陳忠峰

台東知本溪和射馬干溪之間,一塊河口溢流的洪泛區域,知本濕地面積廣達1000多公頃。後來因為修堤築圳,水源減少,加上出海口堵塞變動,現在面積剩下約200多公頃。

這裡的生態豐富,本土留鳥有羽色美麗的黃鸝、捕魚為生的翠鳥、漫步草原的環頸雉,還有空中遨翔的遊隼等等,遷徙鳥類曾經有東方白鸛的度冬紀錄。整片濕地因為有淡水水源,有助植物與生物生存。

早期,知本濕地屬於卑南族卡大地布部落的傳統領域,卑南族祖先由台東海岸登陸後,一路遷徙,其中卡大地布部落來到當時混合草原與沼澤的濕地區域,定居下來,成為土地的主人。

國民政府來台後,以開發河口新生地為由,強占土地,並在1983年推動觀光計畫,將土地標租出去,進行整地開發。打造台東迪士尼的計畫,終究沒有實現,但是濕地區域已遭破壞,甚至成為垃圾棄置場,草叢間可以發現一堆堆建築廢棄物和家庭垃圾。

現今濕地上,外圍區域有果園、農地,內部區域有一群放牧人,半世紀前從台灣西部移民台東,三十年來開始放牧牛羊。林先生在濕地附近砍草,載回養牛地。因為濕地環境好,提供牲畜足夠草料,牛羊糞便又成為土地肥料,只要不過度畜養,已經可以發展成畜牧與生態共生的自由放牧型農業。

為了保護知本濕地,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和台東野鳥學會,常舉辦賞鳥活動或講座,讓人們認識知本濕地。生態學者趙仁方表示,花東有著廣大農業平原,但在高度發展下,濕地環境其實不多,因此知本濕地提供重要的棲息環境。

2016年,台東縣政府計畫將知本濕地,作為太陽能光電園區,2017年計畫出爐,規劃將154公頃土地,以出租方式,招商來設置光電園區。由於土地過去已標租給捷地爾公司開發,外界質疑將會有爭議,台東縣政府是不是要先賠錢,才能再開發。對此台東縣財政處副處長吳俊璋強調,目前一審是縣政府勝訴,不須賠償,在土地上是完全沒有爭議。

在生態爭議上,台東縣政府強調,不會開發70多公頃的濱海濕地,但是生態團體指出,開發的草澤區,就是知本濕地的特色,也是動植物生態豐富的地方。政府與生態團體認知存在的差異在於,生態團體認定河口淹沒區是珍貴生態濕地,政府卻始終覺得這是一塊未開發的荒地。

在開發程序上,因為知本濕地沒有國家濕地身分,因此無需環評,就可開發。環境團體指出,台東冬季常發生河口風沙,沙塵吹起,遮蔽天空,可能影響發電效率。

卡大地布部落,過去曾因為祖先墓地,被政府收回建設公園,長期抗爭,最後獲得共管承諾。現今知本濕地的傳統領域,又將開發成光電園區,部落族人發起守護傳統領域行動,宣告捍衛部落土地。

目前的知本光電園區開發計畫,地方政府已經準備招商,由於國有地長期閒置,再開發利用必須行政院同意,中央政府如果同意開發計畫,依法還需要進行諮商,尊重部落決議。台東縣政府說明,一旦招商完成,計畫明朗,有更多的生態保護和回饋經費,應該可以讓部落族人接受。

卡大地布部落主席林金德表示,歷經許多土地抗爭,部落自主意識強烈,並不希望土地都被開發。知本濕地是一個重要的溫泉觀光區,如果從觀光多元化的角度思考,有溫泉、有濕地,可以提供遊客更多的旅遊選擇。

台灣綠能計畫的推動,太陽能光電園區進入濕地,已經在西部引發爭議,台東知本濕地成為東部第一個光電園區,也是面積最大的光電場,讓人思考為保護環境而生的綠能,最後該不該以犧牲環境,來達成目的。

公視 我們的島【知本濕地有危機
11/27() 2200首播
12/0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濕地, 能源
縣市: 
  • 台東縣
關鍵字: 
光電園區, 傳統領域, 生態破壞, 生物多樣性

台東知本溪出海口附近,有片廣大的河口溼地,俯瞰是一望無際的綠野,沒有消波塊的海岸,而有著生物豐富的水域。由於道路隱密,不易到達,成為當地人口中的秘境。台東縣政府計畫將知本濕地,招租開發成光電園區,設置全台最大的太陽能光電場,引發部落與環境團體的憂慮

腊葉館的秘密

腊葉館的秘密

摘要: 
台北植物園裡,有棟將近一百歲的老房子-腊葉館,你可能不知道,它是台灣植物的寶庫。百年來在台灣山林、濕地、海濱,曾經怒放的野花、茂盛的枝葉,都曾被靜靜珍藏在這裡。五十萬份的植物標本,一件件層層疊疊,埋藏多少台灣自然環境的密碼?又見證多少偉大探險家傳奇的人生?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花開花謝,本來是自然的循環,但有些花朵、樹葉在凋落前,被植物學家巧手採集,經過烘乾、冷凍、消毒等程序,做成標本,從此時間凝結,成為土地的另一種記憶。在所有植物標本中最為珍貴的,是這份1911年在阿里山所採集的台灣杉標本。 

台灣杉是全世界唯一以台灣為屬名的植物,是冰河時期遺留下的古老樹種,全世界第一份模式標本,就在腊葉館,可說是鎮館之寶。而台灣杉的發表命名者也不簡單,他是早期台灣植物探險中最重要的植物學家-早田文藏。台灣四千多種植物中,由早田文藏發表命名的就有1700多種,幾乎占了三分之一,被譽為台灣植物學之父。

除了早田文藏,早期台灣植物探險歷史中,還有位奇人,來自法國的神父-佛里。想像在一百多年前,交通極不便利的時代,一位神父為了採集植物標本,穿著破舊衣物、揹著籃子走遍台灣。直到今天,他的家書在法國家鄉還被保留著,記錄他採集的歷程。佛里神父採集過一萬多種植物,高達六萬多份標本,這樣拼了命的到處採集,除了對植物的狂熱,也是為了替教會募款。

佛里當年採集到許多台灣的植物,像是野牡丹、穗花棋盤腳等,送到日本帝大鑑定,台灣有許多原生植物是用他的姓氏來命名。1915年,佛里神父最後一次到花蓮採集後生病過世,早田文藏發起募款,在植物園樹立佛里銅像。1934年早田文藏過世,後人為紀念他,也在腊葉館前,一個形狀像胚珠的水池旁,樹立他的雕像。而他一生研究的心血,就收藏在對面這座美麗的腊葉館裡。

1905年,日本政府為了更了解殖民地資源,開始進行台灣的「有用植物調查」,調查範圍遍及台灣離島與高山。為了建立屬於台灣的植物資料庫,保存數量龐大標本,1924年台灣第一座也是最大的標本館落成,就是現在植物園內這座腊葉館。腊葉館興建時還沒有空調,為了調節室內的溫濕度,讓標本可以長久保存,建築本身有特殊的通風設計。

國民政府時代,腊葉館持續收藏研究者採集回來的標本,直到2000年,才搬到林試所的研究大樓,享有恆溫、恆濕的典藏環境。而腊葉館則被指定為市定古蹟,從2016年起著手修復。

20179月腊葉館重新開幕,肩負自然生態教育的功能。標本館對大部分民眾的生活似乎很遙遠,但它其實奠定了百年來台灣生態研究,甚至產業發展的基礎。

光復後,早田與佛里的雕像就消失無蹤,隨著腊葉館重新開幕,林試所按照當年的雕像重新塑造,還找到早田文藏與佛里神父家族的後代,參與雕像揭幕儀式。

歷經一百多年,每份標本都記錄著採集地點、時間,形成龐大的資料庫。從這裡我們可以知道,因為環境的破壞,我們周遭已經失去了多少植物。透過標本館的大數據分析,我們也可以知道,在全球暖化氣候變遷下,植物分布變化,甚至是開花狀況有什麼改變。

為了保護生物多樣性,植物分類研究是根本工作。不只是早田文藏或佛里神父,直到現在還有許多研究者付出青春,甚至一輩子的歲月,在台灣山林做著最寂寞卻最重要的調查工作。站在他們的研究基礎上,我們才能了解島嶼的過去、知道現在,並且走向未來。

公視 我們的島【腊葉館的秘密
11/27() 2200首播
12/0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植物
縣市: 
  • 台北市
  • 台灣
關鍵字: 
腊葉館, 植物標本, 生態教育, 生物多樣性

台北植物園裡,有棟將近一百歲的老房子-腊葉館,你可能不知道,它是台灣植物的寶庫。百年來在台灣山林、濕地、海濱,曾經怒放的野花、茂盛的枝葉,都曾被靜靜珍藏在這裡。五十萬份的植物標本,一件件層層疊疊,埋藏多少台灣自然環境的密碼?又見證多少偉大探險家傳奇的人生?

聲景錄台灣

聲景錄台灣

摘要: 
聽覺,是人們一天之中最早甦醒的感官。聲音,能將人從沉睡中喚醒,也能成為與自然的連結,透過長期紀錄的累積,聲音能告訴我們很多。聆聽、理解,跟著專家,一起留住台灣的聲音。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賴冠丞

鳥類,是許多人欣賞野生動物的入門,牠們靈巧活潑、無比美麗,悅耳婉轉的聲音,更是讓人著迷,想要留住牠們的聲音,需要工具,也需要練習。收錄特定物種的聲音,是許多人踏入錄音領域的第一步,現在還有個不同概念的錄音方式,正在台灣各地進行。

聲景,指的是聲音的風景,如同地景,聲音也是一種景觀。帶著簡單的錄音工具,中研院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林子皓,與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的夥伴,前往苗栗淺山,架設自動錄音機,收集農田附近的聲音。林子皓說,錄音機的好處是有兩個頻道,同時在這邊收錄360度、沒有死角的聲音。能紀錄到影像之外的環境細節。

林子皓正在進行一項台灣聲景監測計畫,像這樣的錄音點,目前設了十七處,針對淺山與濕地生態系,透過聲音來紀錄生物多樣性。目前收到的錄音,都放在亞洲聲景平台的公開網站上,提供有興趣的人自由聆聽。

而這些樣點的大量聲音資料,則是透過軟體來進行分析。相似的聲音以同樣的顏色呈現,把聲音圖像化,轉為不同的色塊。以新竹自然谷為例,一整年的資料裡,不但聽見動物的聲音,還聽見了日夜、季節與氣候。

大自然的聲音,是科學研究的素材,也讓人與自然產生連結。從事廣播製作的范欽慧,長期將大自然的聲音,透過節目,帶給聽眾。二十年,用聲音描繪台灣,有美好悅耳的,也有怒吼與控訴。

用聲音承載歷史,當時間尺度拉長,不但能聽出變化,也會意識到該有所行動。2015年,她創立了台灣聲景協會,打算進行一場寂靜革命,希望大家從聆聽起步,進而對環境保護。「重要的是要去做聲音的教育,不光是打開耳朵,而且要學會去認識這些聲音跟這片土地的關係。」她說。

太平山,是范欽慧實踐理想的地方之一,在她眼中,這是極少人為噪音影響的聖域。在這裡,范欽慧點起了寂靜山徑運動的第一把火焰。她與羅東自然教育中心的老師來到翠峰湖環湖步道,一起規劃活動,討論如何引導人們成為一位聆聽者。范欽慧表示,「寂靜山徑的概念,希望大家用一顆寂靜的心去貼近自然,透過一條路徑去改變現代人的都會快速節奏,透過聆聽,尋求寂靜的力量,寂靜不是無聲,而是一個更豐富、更充滿、更能完整的、去跟自己與環境做連結的力量。」

她想推動的寂靜山徑,希望從森林走到都會,再從都會走進每個人心裡。站在城市規劃的高度,聲景是不能忽略的項目,它與視覺都左右著環境品質。

人的視覺只能看到前方,耳朵能聽到四面八方、360度的聲音。有些變化,眼睛看不出來,卻能從聲音中聽見。台灣正在改變,它需要一股修復的力量,透過傾聽,找出方向,才能留住屬於台灣的聲音。

公視 我們的島【聲景錄台灣
11/27() 2200首播
12/0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山林
縣市: 
  • 台灣
  • 苗栗縣
  • 新竹市
關鍵字: 
聲景, 自然錄音, 生物多樣性

聽覺,是人們一天之中最早甦醒的感官。聲音,能將人從沉睡中喚醒,也能成為與自然的連結,透過長期紀錄的累積,聲音能告訴我們很多。聆聽、理解,跟著專家,一起留住台灣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