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

藻礁大未來

藻礁大未來

摘要: 
沒有珊瑚礁的繽紛,乍看之下,不算美麗。走近、蹲下,才能看見傳奇。這是由藻類所建造的生物礁,藻類留下的鈣化石灰質,黏結其他沉積物,慢慢形成礁體,最古老的有7600年。

採訪 陳佳利 張岱屏 于立平
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賴冠丞 葉鎮中 陳添寶 柯金源 陳民紋
剪輯 賴冠丞

環顧台灣1600公里長的海岸線,有藻礁分布的不到50公里,其中只有桃園,擁有連續27公里的藻礁地景,然而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打算蓋在這裡。台灣面臨非核減碳的能源轉型,2025年天然氣發電占比將提高到50%,數十年的能源需求與數千年的藻礁,如何選擇?

抬著沉重的儀器,緩步前進,研究人員與當地保育團體為了搶救藻礁,自發性進行調查。他們將前往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預定地。

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位在1999年通過環評的觀塘工業區。當時,不清楚藻礁的情況,填海造陸五公頃,埋沒了一部分藻礁。後來東鼎公司沒有取得大潭電廠的天然氣供應權,開發停擺。2016年,中油以22.8億併購東鼎,將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就近供氣給大潭電廠。

預定地是一片廣闊平坦、深黑厚實的藻礁海岸,被稱為大潭藻礁。看似寧靜,其實是熱鬧的生命舞台,食物充足,有數不清的藏身之處。藻礁是氣候與地質的多重巧合,讓殼狀珊瑚藻得以附著,歷時數千年,堆疊奇蹟。

紀錄著氣候變遷與地質變動的歷程,孕育上百種生物和另一個奇蹟。中研院研究員陳昭倫,在這裡發現了一級保育類動物-柴山多杯孔珊瑚。

為了因應2022年供應300萬噸天然氣的目標,中油希望接收站能在八月動工,六月下旬,進行觀塘工業港環境差異分析審查,計畫填海造陸77公頃,興建容納300萬噸的接收站,以及北堤4280公尺,南堤800公尺的觀塘港。

環評會上,中油代表提出,觀塘工業區非生態熱點,活性藻礁相對有限,對於開發造成的影響,將以生態補償、異地復育來因應。

環評委員劉靜榆當場反駁,表示預定地有現生的殼狀珊瑚藻,而且G2的生長狀況優於全台。中研院研究員陳昭倫質疑,中油的調查刻意避開藻礁生長活躍時間,並提出發現一級保育類的柴山多杯孔珊瑚。

最後專案小組結論,要求中油需針對藻礁生態調查、影響評估與保育因應對策,在930日前補件再審。

為了爭取認同,中油董事長親自下鄉與居民溝通,承諾提供地方四億回饋金,另外還有一億,用作藻礁保育。

曾經調查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的林幸助教授,也認為大潭藻礁情況不佳,由於突堤效應的破壞,預定地的G1G3區受到泥沙覆蓋,相對於觀新野生動物保護區而言, G1G2G3這三區的生態,沒那麼高的多樣性。

林幸助提出分區管理、明智利用與生態補償的想法,盼望中油承擔社會責任,讓各位於大潭藻礁南北兩側的觀新藻礁與白玉藻礁,成為重點復育區,讓中油協助監測污染與抽沙,改善觀新藻礁與白玉藻礁的現況。

特生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表示,藻礁是多孔隙的生態系,即使把表面的沙抽走, 孔隙還是塞滿沙子,無法解決淤沙問題。

在熟悉藻礁的學者與居民眼裡,大潭藻礁是活生生的海岸、生命的聚寶盆。這段海岸,歷經早期觀塘工業區擾動、大潭電廠取水口與出水口的長堤切割、中油埋設天然氣管線的開腸剖肚,在幾道傷口間,生命依舊努力爭取活下去的機會。

人稱藻礁媽媽的劉靜榆,研究藻礁十多年,曾經見過藻礁轉紅的旺盛生機,也走過靜寂、深受工業廢水毒害的觀音藻礁,她目前最擔憂,第三接收站的興建,大潭藻礁將被填海造陸、白玉與觀新藻礁,將因港口長堤的突堤效應,遭受漂沙堆積與海岸侵蝕的多重問題,目前還有生態的藻礁,會在這次的工程裡面全數毀損。

對此,林幸助教授抱持不同看法。他認為整個桃園海岸沒有大的河口,這邊泥沙量是有限的,不是會全部淤滿。

生態衝擊需要更多資料釐清,另一個問題是第三接收站,真適合蓋在這裡嗎?

天然氣卸收,必須在海面風速小於每秒12公里的情況下進行,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系教授莊秉潔以觀塘外海的氣象資料分析,發覺觀塘剛好是台灣北邊最突出的,與福建之間是台灣海峽最短的距離。根據流體力學原理,正好是風大之處,10月到隔年2月,東北季風吹襲,可能有好幾個月,天然氣船都不適合進出。相較之下,台北港在風速與浪高等條件上,都更適合成為接收站的預定地。

中油董事長表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沒有替代方案, 重新找地方,時間上會來不及,因為要跟地方溝通、買地、進行環評等程序,還有海岸管理法的問題,不是三、五年內能夠通過審查。

目前,因應2025年的能源目標,台電規劃在基隆協和電廠興建第四天然氣接收站,在台中港規劃第五天然氣接收站,中油內部也在研擬台中第二接收站二期與三期的擴建計畫。台大風險政策中心研究員趙家緯表示,2025年後,隨著再生能源發展,天然氣發電的占比將要從50%下降到35%,這些新的儲存設施到20402050年左右,使用量可能只剩下五成左右。

能源轉型是百年大計,天然氣扮演減碳降空污、橋接再生能源的重要角色,必須把2025年後的情境納進思考,轉型過程的硬體配置才能更精實。保育團體建議中油,優先利用台中港或台北港的閒置空地來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桃園觀音心在地協會戴兆華表示,如果在台中港選擇既有土地,中油可以減少160億的支出,選擇台北港,中油可以減少260億的支出。

另外也以新發現的事證,一級保育類動物柴山多杯孔珊瑚,敦促環保署撤銷觀塘工業區的環評處分。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瀅表示,觀塘工業區在1999年通過環評,距離現在已經將近二十年,要求環保署以新事證、依照行政程序法123條,去廢止當年的環評審查結論。

夕陽映出藻礁的璀璨,留下它或是犧牲它,哪個能帶給台灣無悔的未來?

公視 我們的島【藻礁大未來】
08/14() 2200首播
08/1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海洋
縣市: 
  • 桃園市
關鍵字: 
藻礁, 天然氣, 填海造陸

沒有珊瑚礁的繽紛,乍看之下,不算美麗。走近、蹲下,才能看見傳奇。這是由藻類所建造的生物礁,藻類留下的鈣化石灰質,黏結其他沉積物,慢慢形成礁體,最古老的有7600年。

農地上的大工廠

農地上的大工廠

摘要: 
農地上一間間工廠,構成西部平原的異樣風景,造就地方經濟,卻也帶來環境苦果。社會要求整頓,還給農村自然風貌,但是盤根錯節的歷史,卻讓生根的農地工廠,形成難以拔除的問題。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張瑞寒是彰化農民,世代在頂番婆農業區務農,金黃稻作旁邊,聳立著一間間巨大工廠,成為鄉間日常風景。幾十年來,因為農業轉向工業發展,工廠越蓋越多,農地變成工業區。對專心務農的農民來說,土地價格越來越高,想要租地務農,已經是難上加難。

彰化頂番婆成為台灣農地工廠的代表,從空中俯瞰廣大農地,充斥著大型工廠,主要以電鍍行業為主。林俊德家族過去從事電鍍業,他以家族經驗說明頂番婆農地工廠的發展歷史。

在台中烏日的溪南農地和潭子、大雅、神岡合稱的潭雅神農地,同樣充斥許多農地工廠,主要從事精密機械生產。在高雄岡山、阿蓮、路竹一帶,也布滿許多農地工廠。因為有鋼鐵工業,造就生產螺絲、金屬加工的工廠。

台灣的農地工廠,部分是變更為丁種建地的合法工廠,絕大部分是直接使用農地的違法工廠。根據農委會統計,面積高達1.3萬公頃,已經對農業環境造成危害。

農地工廠的氾濫,最基本的改變,就是景觀破壞。彰化頂番婆居民張敬業表示,短短幾年間,工廠不斷冒出,原本可以遠眺的田野,都被工廠阻擋。除了景觀改變外,最讓人詬病就是環境污染,許多農地灌排系統或溪流河道,被偷排污水。

弘光科技大學王建明教授指出,農地工廠不僅排放污水,大量用水也造成耗水問題。更麻煩的狀況是擴散效應,違法偷排污水,節省廢水處理成本,讓一些合法工廠為降低成本,也跟著偷排。

農地開發的問題,不只是違法工廠的建立,一些不斷進入農地的合法工廠,或是廢棄物倉庫、爐碴掩埋場,同樣破壞農地,加深農地工業化的問題。高雄新園農場是台糖的優良農地,近幾年在政府政策下,不斷有大型工廠進駐,造成農地破壞,排水工程也引發毀壞遺址、污染等問題。

除了蓋工廠,另一個就是變成廢棄物的堆置場或掩埋場。引發全國高度關注的旗山廢爐渣掩埋場,過去就曾是優良農地。

旗山大林農地過去曾被盜挖,留下許多巨大坑洞,高雄市府同意爐傾倒來回填。整個區域7公頃的農地,被傾倒100萬噸的廢爐,引發激烈抗爭,地方居民與環境團體透過訴訟,最近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高雄市府敗訴,業者必須移除清理。地方居民要求盡快清除,不然污染擴散,周遭農地也會受害。

面對農地工廠問題,國發會與經濟部召開公聽會,表示目前依照工廠管理輔導法,給予輔導工廠臨時登記證,希望透過修法,走向合法之道。經濟部提出產業聚落的想法,針對7萬家農地工廠,經過評估挑選,劃設特定區,進行解套。

但是政大教授徐世榮指出,政府不該讓違法工廠就地合法,而是輔導進入工業區。與會的農地工廠業者,指出經營的工廠,促進地方繁榮,翻轉農村地區的貧窮,政府不該忽視他們的貢獻。

農地工廠就地合法化的政策,引發環境團體的不滿,前往行政院抗議,希望政府有執法魄力。農委會負責管理全國農地,表達在修法前,秉持著違法工廠即報即拆的政策,宣示保護農地的決心。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專員李翰林表示,中央政府宣示即報即拆政策,但是落實到地方政府,卻效力不彰。

在台中地區,守護農地的環保人士,用不斷檢舉的方式來進行對抗,成功讓農地上新建的違法工廠,遭到拆除。面對許多工廠常常拆除後再重建,環保人士就以拍照盯進度的方法,要求政府徹底執法。

面對農地工廠問題,經濟部推動田園生產聚落,在特定農業地區,規劃工業生產區域。農委會希望透過國土計畫,以確保糧食安全為核心,劃設農業發展區。環境團體憂心,就算扣除所需農地,劃出工業生產特定區域,最後還是要面對污染的問題。弘光科技大學王建明教授指出,一些農地工廠生產的污染,必須要有高效率的環保設備,就地合法農地工廠特定區,環保能力受到考驗。

重度污染的產業,地方級的田園產業區難以處理污染,最後還是必須進入工業區。在彰濱工業區,針對電鍍產業,設有電鍍專區,並且提供高效能除污設備。在彰濱工業區的污水處理廠,不同池區,處理不同的工業廢水,工業區環保組長羅玄灝表示,有毒廢水處理後,可成為再生水使用。

彰濱工業區副主任朱民雄指出,電鍍專區在二十年前就設立,但是招商不順,一直到嚴厲取締污染,專區一夕爆滿,現今計畫再擴建專區。面對業者不願進入工業區。朱民雄表示,很多還是經濟考量,不願負擔環保處理成本。

農地工廠的問題,在保護農地與促進經濟的爭議中,還沒有最終法案。但是就國土規劃,如何還給農地自然面貌,成為問題核心。同時在重整農地工廠時,更該推動工業轉型,讓台灣之光的工廠,不占農地,走向環保。

公視 我們的島【農地上的大工廠】
08/14() 2200首播
08/19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土地開發, 農業
縣市: 
  • 彰化縣
  • 台中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農地工廠, 電鍍, 農地開發, 農地汙染

農地上一間間工廠,構成西部平原的異樣風景,造就地方經濟,卻也帶來環境苦果。社會要求整頓,還給農村自然風貌,但是盤根錯節的歷史,卻讓生根的農地工廠,形成難以拔除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