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

廢水變肥水

廢水變肥水

摘要: 
全台灣有550萬頭豬、14萬頭牛,這些動物的排泄物,如果沒妥善處理,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大災難。以屏東這個畜牧大縣為例,人口不到90萬,可是豬牛加起來,超過127萬。為了解決畜牧業造成的污染,屏東新埤的社區團隊,不再坐以待斃,他們站出來與政府合作,創造廢水新價值。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葉鎮中 賴冠丞
剪輯 葉鎮中

近二十年來,屏東縣畜牧業的污染越來越嚴重,尤其是一些不肖業者,甚至把沒有處理過的排泄物,直接排進河川或水圳。為了保護家鄉,一群屏東居民自封「聞屎達人」,他們組成「除臭大聯盟」,主動巡查縣內畜牧廢水的排放,也因此多次揭發縣內繞流、偷排亂象,引起一陣新聞熱潮。

20174月初,屏東市大湖里的社區大排,全都是畜牧廢水。排水溝兩旁,有十幾家養豬場和養牛場,業者一看到媒體採訪,馬上打開水閘門,要把污水沖走,可是拍攝期間正是乾季高峰,部分排水溝嚴重阻塞,水面上厚厚一層屎渣,場面怵目驚心、臭氣薰天,被當地人稱為「屎流成河」。

其實屏東平原的水質,原本清澈無比,屏東縣還曾有「地下水庫」的稱號,尤其一到夏天雨季,湧泉從地底下冒出,長期供應屏東人的生活與農業用水。

從荷蘭時期開始,屏東就是台灣最大的畜牧區,民國89年,高屏溪上游離牧後,畜牧場紛紛轉往中下游和東港溪,開啟了屏東畜牧業污染的高峰,原本乾淨的河水、圳水和湧泉,幾乎逃不過豬屎、牛屎侵襲。

屏東新埤鄉建功村的村長鍾展雄說「水都是黑色的,雖然場方有處理,但是超量飼養,再怎麼處理都還不夠標準。這裡是沙崙河上游,有兩條支流在這匯流,兩邊都有養豬場,一邊有五場,另一邊是一場。」不過,污染程度跟場家數不一定直接相關,鍾村長說,如果沒有按照規定處理廢水,就算只有一家,一樣會對環境造成巨大衝擊。

在社區涵管口上游三、四百公尺處,可以看到污水來自一條明渠,這條社區大排,已經成為業者的專用化糞池。排水溝全是正在發酵的排泄物,空氣中陣陣臭味、揮之不去。

看到環境越來越糟,新埤鄉的村長和社區理事長們,再也無法忍受,他們跟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合作,在經濟部水利署南區水資源局和屏東縣環保局的協助下,透過社區營造平台,組織台灣第一個畜牧業遊說團,推動「沼液沼渣回歸農地使用政策」。

畜牧戶在處理動物排泄物時,一定要經過三段式廢水處理系統,第一階段是固液分離,第二、三階段分別是厭氧和曝氣,所謂的「沼液沼渣回歸農地使用政策」,就是把第二階段厭氧槽處理後的廢水,提供農民施肥。

2017717719日,新埤鄉畜牧業遊說團馬不停蹄,連三天共拜訪鄉內16家畜牧業者。他們一方面檢查業者的三段式廢水處理系統是否合格,也同時說服業者參與環保署計畫。

如果業者的廢水處理系統有任何異常,會馬上被要求限期改善並簽切結書。如果業者有意願參加肥分利用計畫,村長或社區理事長,一定會找農民提供農地,讓可能造成水污染的廢水,變成不落外人田的肥水。

從民國77開始養豬,鄧鴻超一直走在業界最前面,他的每頭豬,都擁有產銷履歷,他的兩家豬場,也都參加肥分利用計畫。

根據農試所試驗結果顯示,現在全台550萬頭豬、14萬頭牛的排泄物,在經過三段式廢水處理後,排放到地面水體的廢水,一天有15萬噸,一年合計約5500萬噸,折算為澆灌農田的肥水,是500萬包的化學肥料。

目前,鄧鴻超的畜牧場已經實施三個多月的肥水澆灌,場內的沼液,完全沒有排入任何水道。鄧鴻超強調,污水量減少,大幅降低水污費,省了三段式廢水處理的曝氣階段,也不需要再大量用電。最重要的是,畜牧業一直是高環境成本的產業,做好減廢才能安心賺錢。

不過,在澆灌肥水過程中,水量的控制和土壤、地下水的監測,需要特別注意,更不能把農田當作所有廢水的最終處理場所,否則一過量,生菌、鹽分和重金屬累積,都會造成另一個問題。

正育畜牧場,是遊說團拜訪的最後一家養豬場,正當官方、民間在大門口與業者溝通時,負責檢查設備的顧問公司,竟然在豬場後方,發現厭氣槽的污泥,已堆積到滿出來的程度,只要一場大雨,就可能讓屎渣溢出場外。正育場長表示,他們去年簽約承租豬場二十年,這些設備問題,是前任業者遺留下來的,為了產業發展正常化,他們會盡速改善設備。

這就是目前畜牧業的現況,正當低價的外國豬肉,隨時會叩關進口台灣市場之際,如何降低環境成本、提升產業競爭力,才是源頭減廢的目的。

 

屏東新埤的社區力量,搭配肥分利用計畫,在稽查、檢舉外,闢出一條拯救環境的方法,也開展出地方產業升級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這群村長和社區理事長們,心裡都有數,要推動社區營造,不可能無視畜牧業帶來的污染。

 

每個屏東人都希望,流屎河走入歷史不再出現、社區溝渠恢復清澈、遠離惡臭,只要生活環境可以回到過去,社區營造就能繼續往前走。

公視 我們的島【廢水變肥水
08/07() 2200首播
08/1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水資源, 農業
縣市: 
  • 屏東縣
  • 新埤鄉
關鍵字: 
廢水

全台灣有550萬頭豬、14萬頭牛,這些動物的排泄物,如果沒妥善處理,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大災難。以屏東這個畜牧大縣為例,人口不到90萬,可是豬牛加起來,超過127萬。為了解決畜牧業造成的污染,屏東新埤的社區團隊,不再坐以待斃,他們站出來與政府合作,創造廢水新價值。

花園中的城市

新加坡的水與綠-花園中的城市

摘要: 
新加坡位處熱帶、終年高溫,但七、八月的氣溫,卻沒有像台北這麼炎熱,很大的原因,要歸功綠化的成功。從「花園城市」到「花園裡的城市」,新加坡如何翻轉水泥叢林,創造人與生態都能呼吸的空間?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走在新加坡的道路上,寬大林蔭抵擋著赤道烈陽。新加坡在道路規劃時,就預留非常大的空間,讓樹木可以健康生長,兩旁十幾公尺高的行道樹,讓整個城市充滿綠意。但光是綠化還不夠,近二十年來,新加坡在綠化基礎上,更進一步去推動城市的生物多樣性。

新加坡原本屬於熱帶雨林,但是隨著人為開發,雨林消失,目前新加坡只有一個生態保護區,還可以看到熱帶雨林的原始樣貌。

雖然劃設了許多自然保護區,但這些的保護區面積不大,無法自給自足。新加坡政府意識到,如果只是在保護區內做保育,最後保護區內的森林,也會逐漸萎縮。為了繼續維持保護區內的生態,必須把保護區串連起來。

新加坡大學建築系教授陳培育口中的Nature Way,又稱為自然聯道,這些綠帶大部分是沿著道路規劃,過去栽植的行道樹多半是單一樹種、間隔地種植,但自然聯道是仿造森林,創造出多層次的環境。目前新加坡一共有16條自然聯道,總長68公里,預計在2030年增加到180公里,串聯不同的自然保護區。

除了自然聯道,新加坡也規畫許多條PCN(Park Connector Network),串聯城市社區間的公園,人們可以沿著步道騎車、慢跑,接近自然。當生物多樣性增加,如何跟動物共處,也是得學習的課題。以水獺為例,新加坡國家公園局在水獺活動範圍貼出佈告,保育義工也會在假日出動,宣導如何正確與野生動物互動。

陳培育教授分析,新加坡在生物多樣性的實踐上,可分成四個步驟:首先是對生態做持續地調查紀錄、第二步是擬訂計畫,保護特殊物種、第三步是創造棲息環境、第四步是維持綠地。這些都需要跨部會合作,而綠地不只是在平地,更延伸到建築。

有人說,新加坡是垂直綠化之都,市區的這棟建築,可說是垂直綠化的代表。建築對面的芳林公園,具有歷史意義,建築師的設計概念,是讓芳林公園的綠意往建築延伸,整棟建築牆面與屋頂花園有五十多種植物,植栽面積約15000平方公尺,是占地面積的兩倍。

垂直綠化最直接的好處,是替建築降溫,新加坡建設局研究發現,以垂直綠化保護立面不受陽光直射,可以降低溫度達16度。新加坡許多飯店、住宅和醫院,都應用垂直綠化,讓人住得更舒適。

在新加坡參與未來城市研究,來自德國的學者Thomas Schroepfer認為,新加坡之所以出現越來越多垂直綠化的案例,主要是政府提出足夠誘因的獎勵機制,綠化空間不計入容積,垂直綠化每平方公尺還有750新幣或50%建設費用補助。不過人為營造的綠地,能不能取代原本的自然環境?這方面恐怕還有爭議。有人認為,新加坡在都市綠化和生態上的努力,是種開發後的補償。在追求生態城市的過程中,新加坡有衝突、也有妥協。

從水泥溝渠到生態水岸,從綠化到生物多樣性,新加坡的面貌正不斷改變,在生態基礎上,人有更好的生活品質,物種有更多生存機會,城市才能有更大的彈性,去面對氣候變遷的挑戰。

公視 我們的島【新加坡的水與綠-花園中的城市】
08/07() 2200首播
08/1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綠生活
關鍵字: 
綠化, 自然聯道, 生物多樣性, 花園城市

新加坡位處熱帶、終年高溫,但七、八月的氣溫,卻沒有像台北這麼炎熱,很大的原因,要歸功綠化的成功。從「花園城市」到「花園裡的城市」,新加坡如何翻轉水泥叢林,創造人與生態都能呼吸的空間?

國外: 
  • 亞洲
  • 新加坡

新加坡的水與綠-水的驚嘆號

新加坡的水與綠-水的驚嘆號

摘要: 
文明與野性,人工與自然,哪一面才是新加坡?做為一個水資源匱乏的國家,新加坡如何改造水環境,讓人們親水愛水,在城市裡創造水的驚嘆號?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周末下午,新加坡河畔到處是跑步騎單車的民眾,突然間,大人小孩都停下腳步,原來河邊出現一大家子水獺家族,大水獺帶著小水獺,正愜意享用大餐。


新加坡是東南亞的金融中心,競爭激烈、生活匆忙,在這樣的環境中,卻還是能聽得到野性,看得見自然。這裡目前有好幾個水獺家族,水獺爸媽在河中捉魚餵養小水獺。陳清華長期紀錄水獺生態,是水獺保育團體Otter Watch的成員,他告訴我們。水獺能在這繁衍最主要的原因,是河川水質逐漸變好。


其實早期新加坡許多河川、溝渠也是又黑又臭。近年來新加坡的河川漸漸變乾淨,背後原因和生存有關。新加坡是個缺乏水資源的國家,40%的用水都是從馬來西亞進口,其他則是仰賴雨水、再生水與海水淡化。新加坡與馬來西亞間進口水的合約,將在2060年到期,雨水和再生水是新加坡未來最主要的水源。

新加坡共有17個大大小小的水庫,有一半都位在河口附近,2008年完工的濱海水庫是其中之一。濱海水庫位於新加坡河出海口,350公尺長的堤壩,阻擋海水侵入,提供新加坡10%的用水需求。濱海集水區涵蓋了1/6個新加坡大小,是新加坡最大、最都市化的集水區,水庫蓋在河川下游,水質成了一大挑戰。

為了讓人們更愛護水資源,新加坡政府展開一項名為ABC Waters Programme的計畫:AActiveBBeautifulCClean,也就是水環境的活化、美化、淨化。位於加冷河畔碧山公園的改造,是這個計畫最經典的案例。

加冷河從上游的自然保護區流到碧山,十年前,它只是條三面光的水泥渠道,人們根本無法靠近。2009年碧山公園改造計畫啟動,將碧山公園和流經其中的加冷運河段改造,將本該屬於加冷河的洪氾平原還給它。

利用生態工法,將河道與洪泛平原營造成廣闊的親水空間,平常民眾可以在河邊,甚至河裡玩水,到了暴雨期間,公園大部分區域就成了排洪水道。河邊有安全指示告示牌,河岸每隔一段距離設有信號燈和警報器,當河水上漲,水流變快,警報器會響起,並且傳訊息到手機,提醒人們盡快離開。

除了親水,ABC Waters Programme另一個目的是淨化,利用生態化設計,像是雨水花園、生態草溝、人工溼地等淨化雨水逕流的水質。

景觀建築師Leonard強調,碧山公園是種動態的設計,設計師營造多樣化的環境,有淺灘、有深潭,讓適合的動植物在這生存演化,達到生態平衡。當河流有魚,水鳥、水獺也來報到,假日附近居民也都會來公園賞鳥、釣魚。七年過去,碧山公園儼然成為保護區的延伸。

新加坡還有許多河道因腹地不夠,依舊是水泥河岸,但許多小溝渠已經改頭換面。不只是水岸、公園,新加坡的街道、建築,也開始朝向更生態化的設計。

公視 我們的島【新加坡的水與綠-水的驚嘆號】
08/07() 2200首播
08/1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水資源
關鍵字: 
親水, 水環境, 淨化雨水, 生態化, 生態工法

文明與野性,人工與自然,哪一面才是新加坡?做為一個水資源匱乏的國家,新加坡如何改造水環境,讓人們親水愛水,在城市裡創造水的驚嘆號?

國外: 
  • 亞洲
  • 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