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

惜蝠

惜 蝠

摘要: 
每次仰望,天空總是帶給人力量,抓對時間,就能看見奇蹟。快速飛掠的身影,大部分的人都感到陌生,台灣陸地上的哺乳類,大約有80種,蝙蝠就占了35種,牠們吃蟲、傳授花粉,是人們不可或缺的動物夥伴…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傍晚,瑞芳海濱,熱鬧鼓聲,炒熱氣氛,擠滿想一睹奇觀的人。當太陽完全落下,天空還有些許光亮,東亞摺翅蝠動身飛出洞穴,剛開始零零星星、三三兩兩,天色更暗,數不清的小小黑點,綴滿整片天空。

瑞芳擁有天然洞穴,周圍保存良好森林,數百年來都是東亞摺翅蝠的重要棲地,牠們會像候鳥一樣,每年春天從中部飛回這裡,傳宗接代,秋天再帶著學會飛行的新生兒南返。



據說在濱海公路開通前,蝙蝠飛出洞口的景象,彷彿湧動的濃密烏雲。如今盛況不再,從號稱百萬隻降到二十萬隻,最大困境就是車流量,車輛經過時產生的氣旋,會影響蝙蝠飛行,車輛引起振動,也會導致蝙蝠洞內坍塌。

這是全台最大的東亞摺翅蝠育嬰房,如果能在繁殖季節,規定民眾降低車速,減少氣旋與振動對蝙蝠的影響,新生蝙蝠寶寶才能順利練飛,將心比心,關鍵的育幼期,需要多一些保護。

在嘉義海濱,四股社區居民,正想辦法保護一群高頭蝠。

蝙蝠不一定都住在洞穴裡,四股社區的高頭蝠,就躲在一棵四層樓高的椰子樹。高頭蝠是分布廣泛的蝙蝠,巴基斯坦、斯里蘭卡、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台灣都有,牠們在四五月來到台灣,七八月育幼,到了九月就陸續離開,還不清楚是到哪裡度冬。

四股社區緊鄰著鰲鼓濕地,是個半農半漁的小聚落,冬天因為候鳥造訪鰲鼓濕地而熱鬧,夏天,由高頭蝠來當主角。四股社區發展協會執行秘書蔡淑麗,從五年前開始就經常守在樹下。傍晚時數蝙蝠,在蝙蝠保育學會引導下,已經駕輕就熟。


一棵樹,住著一千多隻蝙蝠,奇妙景象,讓來自虎尾科技大學的學生們著迷,他們因為參加水保局的大專生洄游農村競賽,來到四股社區。高頭蝠寶寶滿月時,這群學生和社區一起慶祝,也幫忙數蝙蝠、蓋蝙蝠屋,整個夏天圍繞著高頭蝠。

其實,蝙蝠離人們很近,就連熱鬧的台北市也有。廢棄礦坑成了蝙蝠的家,除了洞穴與樹木,有些蝙蝠會住在建築物縫隙,但是高樓大廈逐漸取代了傳統老房子,縫隙變少,加上公園修樹時,常把蝙蝠可以住的地方修剪掉,看著牠們能住的地方變少,蝙蝠學會想辦法讓牠們有家。

纖泥板、木條、釘子、白膠,簡單的工具,就能打造蝙蝠的住家。在台北市,會住在蝙蝠屋有高頭蝠、東亞家蝠,還有棕蝠。

只要願意,不但能幫忙蓋房子,也可以成為落難蝙蝠的中途之家。民眾撿拾送來的蝙蝠,第一站是志工獸醫的動物醫院,先檢查個體狀態,沒有大礙的個體,就移交給蝙蝠保母。這裡每個月會收到五至六隻落難蝙蝠。

蝙蝠保育學會每年都會舉辦課程,訓練蝙蝠保母照顧還在哺乳期的新生兒,志工們將要照顧牠們到秋天,但也有身體殘缺,沒機會重回野外的個體,需要終生照顧。

蝙蝠在西方,有著吸血鬼的負面形象,我們的祖先對這能飛行的鄰居,則是保有好印象,證據,就在寺廟裡。

蝙蝠代表著福氣,不論大小寺廟,在繪畫、浮雕、金爐、甚至神明的衣物上,都有蝙蝠圖騰,有些寺廟的屋簷縫隙,還住著活生生的蝙蝠。信仰上,牠們帶來祝福。實際生活中,牠們的存在,彷彿大自然給予人們的禮物。台北市蝙蝠學會研究員徐昭龍說,人類賴以維生的生物,第一種是蜜蜂,第二種就是蝙蝠,牠們能 控制昆蟲,讓人們減少用藥,栽種植物可以豐收。

因為在暗夜活動,帶著濃濃神秘感,其實牠們一點也不可怕,千百年來,備受祖先珍惜,現在輪到我們來納蝠,接納、善待這群可愛的生物。


 

公視 我們的島【惜蝠】
09/05() 2200首播
09/0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 嘉義縣
  • 東石鄉
關鍵字: 
蝙蝠, 環境教育, 生態保育, 中途之家

每次仰望,天空總是帶給人力量,抓對時間,就能看見奇蹟。快速飛掠的身影,大部分的人都感到陌生,台灣陸地上的哺乳類,大約有80種,蝙蝠就占了35種,牠們吃蟲、傳授花粉,是人們不可或缺的動物夥伴

市場徵之爭

市場徵之爭

摘要: 
過去戒嚴時代,政府的政策與規劃,雖然都依法行政,可是公民參與的部分,卻少之又少。雖然多年以來時過境遷,可是當年被影響的人民和他們的家人,卻還在付出代價,高雄果菜市場北側用地住戶,就是這樣的例子。近幾個月來,高雄市大溝頂太平商場、高雄果菜市場北側用地、前鎮區拉瓦克部落,都面臨搬遷問題引發社會關注,六月底「我們的島」已經報導過大溝頂爭議,這次我們要帶您深入了解,位於三民區這個高雄中心的果菜批發市場,到底在徵收土地過程中,出了什麼問題?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告官

五十多個老老少少,在85日下午,頂著大太陽,集合到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前開記者會,他們是高雄果菜批發市場北側的住戶。因為這些人,都在511號這天,收到高雄市農業局的公文,要求他們在三個月內搬走。

為了保護家園,住戶隨即組成「高雄果菜市場不義徵收自救會」,在81號向法院提起「停止執行」聲請,希望中止司法程序,因為高雄市農業局在8月中以後,隨時可能進行的拆除工作。


徵收爭議難解

住家面臨拆除危機,是因為這群人住在民族路和十全路交叉口的市場用地上。這裡在日治時期,是片廣大稻田,居民的祖先在這裡搭建草寮,務農維生。後來為了因應都市人口急速增加,高雄市政府在民國59年,決議把在七賢路的市場遷移到這片土地上。從此,徵收土地引發的爭議一直延續到現在。

站在制高點上由南往北看,一片略呈三角形,共一萬五千坪的土地,正是民國617月,高雄市府徵收的市場用地。靠近南邊,一道道圓弧鐵皮構成的四百公尺長形建築,是民國64年興建的高雄果菜批發市場,而市場北側的低矮房舍,是自救會居民的住家。

自救會中有十三戶地主,從617月市府徵收土地後,就一直拒領補償或救濟,因為他們等著政府歸還土地,薛家就是其中之一。可是高雄市政府不這麼認為,市府認定的依據,就是民國71年行政法院判決徵收合法。高雄市農業局副局長鄭清福說,這些土地的地價稅,都是由市政府來付。最重要的是,民國71年的時候,法院已經判決徵收完全合法。

儘管如此,官民間的交手沒停過。自救會長吳富雄說,徵收爭議拖了四十多年,歷經八任市長都沒解決。他手上的陳情書、歷任市長處理簡報、民意代表開會錄音、省府與市府的公文往返,還有官民間訴訟文件,就高達三十多份。

三民都心再造的願景

民國64年開幕的高雄果菜批發市場,目前青果、蔬菜兩大公會,共有471個會員,三百多個攤位,一天交易量四百公噸,是全高雄最大的批發市場。

為了推動三民區區域發展,高雄市府提出三民都心計畫,預計將花十二億元,盤整市場用地,先清空北側住戶,再興建全新兩層樓批發市場,市場地下室共構為滯洪池,同時也要打通十全路與覺民路,所有計畫預計兩年內要完成。就是因為這個規劃,市府才會強勢處理北側住戶,第一步,就是通知大家要拆房子了!薛吳淑貞回想到市政府貼公告那天,情緒還是很激動。

張景評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這塊地是外公留下來的祖業,兩年前,他在這裡開了間咖啡廳。他說,「我還好,因為本來就地方住,但是除了我以外,其他老人家並沒有另外住的地方。像隔壁撿回收的伯父、伯母,都已經那麼老了,突然面臨拆遷,救濟金又很少,不曉得他們之後要怎麼辦?」


果菜市場北側,約有百戶原住戶,其中十三戶是有屋有地的人,擔任鄰長的薛吳淑貞,咖啡廳老闆張景評的外公,都是地主身分。其他人大多是四、五十年前付錢給大地主的佃農,買斷土地使用權興建房屋居住,像是張景評口中撿回收的阿伯,就是這一類居民。

71歲的蔡大昂,也是有屋無地的住戶。他一個人住在十坪半的房子裡,空間雖小但五臟俱全,客廳、廚房、浴室、房間,連雨天晾衣服的地方都有,屋內整理得非常乾淨。一聽到市政府的救濟和安置方案,他完全不能接受。

高雄市農業局表示,已經盡全力以最優惠條件與安置方案,協助居民辦理搬遷,可是居民依然看不到未來。農業局解釋,整個北側用地的關鍵,真的是這十三戶以前沒有領土地補償金或特別救濟金的小地主,至於另外的人,政府只能發給當初佃農身分的人,而不能發給有權利轉讓的,過去民眾私底下的轉讓,在法律上面是不允許的。

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理事長陳銘彬表示,這些徵收是歷史陳案,程序上有很大瑕疵。可是現在的高雄市政府認為已經有補償規劃,一切依法行政,你該走就要給我走,不走我就強制你走,可怕的就是在這裡!


業者也有不同聲音

市場旁的這條單行道,是果菜批發市場唯一的通道,三民都心計畫中打通的道路,就是以這條單行道為基礎。無論是運送批發蔬果的大貨車,還是附近居民來買菜,都得靠這條路。市府為了興建北側新市場,必須先在十二月底前完成道路拓寬,可是批發業者幾乎快要氣炸。

高雄市青果公會理事長李界旺表示,高雄市工務局已經畫好紅線,要在市場旁的單行道這邊,拓寬一條六米的道路,可是這條路是業者二十四小時都要用的路,白天要營業,下午會有大車進來,「所以我們不可能給他們開路,這是我們唯一出入的道路,你圍起來,要我們怎麼出去、怎麼營業?」

另外業者也認為,把南側市場遷移到北側,空間反而變小,最好南側、北側都提供市場使用,規劃成一邊蔬菜區、一邊水果區,這樣才有更多使用空間。


高雄市青果公會理事長李界旺也強調,「這個批發市場是都市的發展先鋒部隊,市場在哪裡,發展就走到哪裡!現在南側的市場都不夠用了,市政府把我們安排到更小的北側,有什麼用?乾脆南側現址和北側用地都給市場使用。

三民區是市區中心,市場用地位於三民區核心,有民族路、十全路兩大幹線交會,附近還有高醫商圈和建工商圈,南側是90年代的高雄地標長谷世貿大樓。市府認為,三民區區域發展不能再延宕,可是市府的做法,卻屢遭非議。


律師柯劭臻表示,土地徵收條例是民國89年才制訂生效通過,坦白講民國89年之前的土地徵收,是不會去審所謂的公益必要性,是非常粗糙的。

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理事長陳銘彬說,市府完全沒有站在人民的角度在思考,攤商權益沒有照顧到,面對這邊的拆遷戶,也沒有顧及人民的居住權利。

未竟之事

「停止執行」的聲請,法院在811號駁回,這意謂自救會在抗爭行動上面臨重大挫敗。12號一早,自救會帶領住戶,捧著先人遺照,到高雄市政府提出「徵收無效」與「拆遷房屋無效」的訴願。四十多年了,住戶們陳情、抗爭,又多了一筆紀錄。

市府、市民,都希望徵收爭議盡速解決,過程中,如何保障人民生存的尊嚴,才是重點。因為,一座進步的城市,不應該讓業者看不到願景、讓人民看不到未來。


 


公視 我們的島【市場徵之爭】
08/29(
) 2200首播
09/03(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高雄市
  • 三民區
關鍵字: 
土地徵收, 高雄果菜市場, 迫遷, 自救會

近幾個月來,高雄市大溝頂太平商場、高雄果菜市場北側用地、前鎮區拉瓦克部落,都面臨搬遷問題引發社會關注,六月底「我們的島」已經報導過大溝頂爭議,這次我們要帶您深入了解,位於三民區這個高雄中心的果菜批發市場,到底在徵收土地過程中,出了什麼問題?

七股濕地風雲

七股濕地風雲

摘要: 
蚵田,水鳥,廣大的鹽田,是許多人對七股的第一印象。二十年前,七股這片全台最大的潟湖,一度要被填海造陸,開發成濱南工業區。當地居民走上街頭長期抗爭,才留下這片自然美景。當初曾捍衛鄉土的漁民,現在卻再度走上街頭,反對劃設國家重要濕地,他們為何如此憤怒?

採訪/撰稿 陳    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來自國外的遊客,悠閒吹著海風,用手中相機捕捉眼前景象,讓人很難想像,1990年代,這片布滿蚵架的內海,曾經成為東帝士和燁隆集團的開發標的,要興建石化煉油廠。

曾經參與反濱南抗爭的黃炎坤,是七股潟湖第一批經營觀光漁筏的業者。當年,濱南工業區要落腳七股潟湖消息傳出,許多關心開發案的民眾來到潟湖,想了解當地的生態環境,黃炎坤便開始用克難的小竹筏,載人參觀他們口中的「台江內海」。


2009年,台江國家公園成立,曾經面臨開發威脅的七股潟湖和沙洲,都納入國家公園範圍,宣告像濱南工業區這樣的大型開發案,再也無法起死回生。網仔寮沙洲上,每逢假日,一天至少會有五六百名遊客到訪。國家公園管理處搭設步道,限制遊客的行走路線,希望保護潮間帶生物。

國家公園的進駐,為遊客建立起保育觀念,對於在沙洲上搭設攤位,販售飲料、海產的行為,也加以限制,引發業者的不滿。

同樣對台江國家公園產生反彈的,還有曾文溪口東魚塭一帶的漁民。曾文溪口,是全國唯二的國際級重要濕地。東魚塭位在曾文溪口東側,和黑面琵鷺野生動物保護區位置重疊。目前土地屬於台南市政府所有,有數十戶漁民向市府租地經營魚塭。魚塭收成後,池底的下雜魚,是黑面琵鷺的食物來源之一。


退潮時分,東魚塭周邊露出廣大泥灘地,沿海居民常會來這裡耙赤嘴蛤,撿散蚵,有些遊客也會來這裡碰碰運氣。在國家公園進駐管理後,目前只有在每年五月到九月初,非候鳥度冬期間,開法居民登記、領證,才能進行捕撈,還要秤重、過篩,太小顆的蛤蠣就不能帶上岸。

不過,讓漁民最感到不便的,是一旦魚塭堤防因為天災受到損害,要請重機具進駐搶修,或要搭建工寮,都要向國家公園申請,流程非常繁瑣。


依照目前營建署公告的濕地範圍,曾文溪口濕地和七股鹽田濕地,總計約6700公頃,和台江國家公園有所重疊。雖然功能和管制強度有所不同,相較於國家公園的嚴格限制,濕地更強調保育與明智利用並重。

但對居民來說,一塊土地上,同時有多個單位在管理,加上過去和國家公園間有不少摩擦,使得他們在聽聞劃設濕地訊息後,將過去對台江國家公園和雲嘉南濱海風景區管理處這兩個單位,累積已久的不滿全部爆發。


早在 2006年,營建署就開始評選國家重要濕地,陸續公告82處濕地。2013年,民間推動多年的濕地保育法,終於三讀通過,將過去公告的42處國際級和國家級濕地,直接定義為受法律規範與保護的濕地。

這項作法引發私有地主的不滿,認為過去從評選濕地、認定範圍到立法公告,整個過程沒有妥善通知或辦理說明會,程序上有瑕疵。為此,營建署趕在
2015年濕地法生效前,重新確認濕地範圍,將私有地排除在範圍外,不過仍然無法平息漁民的憤怒和疑慮。


今年712,營建署預定要審查曾文溪口濕地的保育利用計畫。來自七股、將軍地區的五百位漁民,北上抗議。現行的濕地範圍,多為公有地,長期以來卻有許多漁民在這些土地上從事養殖漁業、捕撈等經濟活動。他們擔心未來無法再繼續討海維生。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往回追溯這段海岸的歷史,在七股鹽田濕地範圍中,除了七股潟湖外,大部分是廢棄鹽田。這裡的海岸經過數百年來的淤積,形成廣大的海埔新生地,沿海居民向海爭地,開墾蚵田、魚塭維生。由於過去沒有完善的產權登記制度,漁民雖有使用事實,卻沒有土地所有權。


日治時期開始發展製鹽產業,日本人向漁民徵地開闢鹽田,戰後,台灣製鹽總廠接收鹽業,又在將軍區的青鯤鯓開闢新的扇形鹽田。漁民只能被迫離開,放棄養蚵、養殖漁業。這個陰影一直深埋在他們心中。

在濕地法架構下,保育和利用是並行的,學者也呼籲,現在正值營建署制定「保育利用計畫」的過程,民眾可以表達各種使用需求,權益並不會受到損害。 

一連串因為濕地劃設作業而引發的風波,讓公部門意識到,政策實施前,與民眾的溝通應該更細緻。要重建民眾對政府的信任,並不容易,但唯有雙方都不放棄溝通,靜下心彼此傾聽,人和濕地萬物共生的和諧景象,才有實現可能。

 

公視 我們的島【七股濕地風雲】
08/29() 2200首播
09/0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濕地
縣市: 
  • 台南市
  • 七股區
  • 台南市
  • 將軍區
關鍵字: 
國家溼地, 保護區, 黑面琵鷺, 國家公園, 溼地法

蚵田,水鳥,廣大的鹽田,是許多人對七股的第一印象。二十年前,七股這片全台最大的潟湖,一度要被填海造陸,開發成濱南工業區。當地居民走上街頭長期抗爭,才留下這片自然美景。當初曾捍衛鄉土的漁民,現在卻再度走上街頭,反對劃設國家重要濕地,他們為何如此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