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9

尖峰上的選擇

尖峰上的選擇

摘要: 
今年夏季,氣溫連續突破38度,尖峰用電量也超過3600萬仟瓦,刷新歷史紀錄。根據台電的資料,台灣用電量最高的前十天,今年就包辦了九天。為解決尖峰用電吃緊情況,六月初,政府一度計畫重啟核一廠一號機,引起廣泛討論。為滿足尖峰用電的那一瞬間,不至於發生跳電、限電,我們的選擇,除了啟動舊機組、不斷興建電廠,政府與民間有沒有其他選擇?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陳慶鍾
剪輯 陳忠峰

陽光炙熱,躲進百貨公司或賣場,是許多人的避暑方式。百貨公司等商業大樓是用電大戶,夏季尖峰用電時刻,空調全開更是耗能。台北101在降低尖峰用電上,有自己的辦法。利用儲冰跟融冰的控制,台北101一年節省用電達510萬度,相當於24%的用電量。101大樓透過智慧化的能源管理,空調與照明節能,十年來雖然租戶使用面積上升,整體用電量卻下降,每平方公尺用電更是逐年減少。


因為傑出的節能成效,台北101在今年拿到美國LEED綠建築白金級認證,這背後歸功於一套智慧化的能源管理模式-先幫大樓做全面體檢,評估每個位置、每個時段的用電需求,再規劃最適合的節能策略。

能源管理是一門新興行業,這些能源服務公司簡稱ESCO,專門幫用戶做節能服務。位於桃園的這家能源服務公司,原本是自家電子工廠的能源部門,有十多年節能方面的經驗,三年前成立公司將經驗轉化成商品,以智慧化的能源管理系統,服務其他客戶,範圍涵蓋商辦大樓、工廠、連鎖超商等等。能源管理公司透過電腦即時監測,在尖峰用電時段,對客戶的耗能設備下達指令。這家公司目前有八十多個客戶,四百多個場所,節能成效平均從15%到40%。能源管理公司另一個吸引客戶的地方是不用出錢投資設備,由ESCO公司負擔所有建置費用。

智慧化能源管理最基本的設施,是智慧電表。台灣目前只有高壓用戶裝設智慧電表,低壓用戶大部分都還是傳統電表,兩個月才抄表一次,無法顯示即時用電資訊,更看不出尖峰或離峰的差別。台電發言人蕭金益表示,智慧電表至今無法普及的原因,是大部分電表放在地下室,通訊技術問題仍無法解決,預計到明年底,技術才能開發出來。 


時間電價是抑制尖峰用電的另一種方式,在智慧電表技術問題沒有完全克服前,用戶其實還是可以選擇時間電價,用的是沒有通訊功能的電子式電。但目前時間電價只分成兩段或三段,而且每月用電量要達到800度以上,選擇時間電價才會划算。政府想要抑制尖峰用電,時間電價的設計就必須更合理。

為了應付夏季用電吃緊,台電去年推出需量反應措施。參與用戶在尖峰時刻必須降低用電5%到10%,讓所有用戶免於停電風險,可以得到電費扣減。台北101是第一個參與需量反應的契約用戶。 

能源管理公司掌握客戶用電資訊,可以調控用電設備,當台電要實施需量反應、降低尖峰用電,能源管理公司就扮演重要角色。需量反應的另一種類型叫「需量競價」,參與節電的用戶在前一天先報價,假如第二天用電吃緊,台電會評估用戶的報價,要求用戶降低用電量,等於是把電買回來。台電表示,今年以需量競價抑低的電量,超過50萬仟瓦,對降低尖峰用電幫助很大。

政府計畫在2025年達成非核家園,以目前台灣的電力需求來看,春、秋、冬季都不超過3000萬仟瓦,夏季卻高達3600萬仟瓦。核一、二陸續除役對秋冬影響不大,但夏季尖峰用電將面臨缺口。台灣大學機械系教授黃秉鈞研究太陽能三十年,自創一套「非核家園三部曲」,以節電加上太陽能自用,解決尖峰用電需求。 


台灣尖峰用電中有六成來自住商用電,冷氣是尖峰用電主要來源。假如住商用電中的空調照明能節電50%,全國用電就減少13%,相當於兩座核電廠。黃秉鈞指出,電力公司興建1仟瓦的發電設備,大約要五到六萬,把蓋電廠的錢拿來投資節電,補助節能空調,綽綽有餘。

黃秉鈞非核家園的第二部,是太陽光發電自用,不賣給台電。目前台灣的太陽光電只占裝置容量2%,政府計畫2025年太陽光電裝置容量達20GW,是現在的25倍。黃秉鈞指出,由於太陽光電發電量可能在短時間內劇烈變化,若全數賣到電網,等於給電網埋了不定時炸彈,假如要發展下去,必須發電自用。因為太陽光發電效率最好的時間,正好是用電量最大的時候,把多餘電力貯存下來,還可以滿足非尖峰用電的需求,解決廢核之後的電力缺口。他在台大新能源中心裝設6KW的自用型太陽光電系統,穩定供應系辦80%的電力,其餘再由市電補足。

太陽光發電自用必須搭配蓄電池,但蓄電池並不便宜,台大新能源中心在景美一戶住家的樓頂裝設「熱電共生」系統,用不完的電力可以驅動電熱水器,用熱水的方式貯存。太陽光電夏天主要供應空調,冬天則供應熱水,做季節性平衡。

太陽能、風力發電因為不穩定,過去被認為不能當作基載電力,其實結合蓄電、調控等設施,串聯成微型電網,還是可以成為基載電源。世界各國都積極研發微電網技術,屏東光采濕地則是台灣本島第一個微電網示範場所。

光采濕地設置有78KW的太陽能板,10KW的風機、一部生質柴油發電機,還有氫燃料電池製造機,最重要的是微電網儲能控制技術。整合了十三家不同領域的廠商,做為綠能發展的練兵場。



目前在小金門跟澎湖,都有智慧電網的設置,但是成本仍然偏高,以儲能設備為例,平均一度電容量要一萬元。台大新能源中心另外研發一套由下而上金字塔型的微電網,也同樣在光采濕地進行測試。

金字塔微電網的概念,是以兩戶做為最小單位,兩戶間的電力可以互相供給,由控制系統調度彼此需求。台大新能源中心的金字塔微電網仍在測試階段,未來計畫往上串連成四戶、八戶、十戶,形成互助的用電網絡。

目前台灣的光電系統,大部分是直接賣電給台電賺錢,卻不利於電力調度與電網穩定,要真正解決電力缺口,自用型的光電系統是必須走的一條路。民間有團體正推動公民自主發電,另外也有原住民部落宣示,要朝100%的綠能部落邁進。



公視 我們的島【尖峰上的選擇】
08/08() 2200首播
08/1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綠生活, 能源
縣市: 
  • 台北市
  • 屏東縣
  • 林邊鄉
關鍵字: 
尖峰用電, 智慧用電, 限電, 節能, 能源管理, 智慧電表, 時間電價, 太陽光電, 廢核, 微型電網

今年夏季,氣溫連續突破38度,尖峰用電量也超過3600萬仟瓦,刷新歷史紀錄。根據台電的資料,台灣用電量最高的前十天,今年就包辦了九天。為解決尖峰用電吃緊情況,六月初,政府一度計畫重啟核一廠一號機,引起廣泛討論。為滿足尖峰用電的那一瞬間,不至於發生跳電、限電,我們的選擇,除了啟動舊機組、不斷興建電廠,政府與民間有沒有其他選擇?

邁向綠能部落

邁向綠能部落

摘要: 
每年七月的小米收穫祭,是台東達魯瑪克部落一年中最重要的活動。部落少女們舞動著鞦韆,感謝祖靈恩賜,但是今年的小米收穫祭,跟往年很不一樣,太陽光電板在鞦韆旁閃閃發光,像是在宣示部落自治的第一步,是電力的自主化…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達魯瑪克是東台灣最大的魯凱族部落,一旁的利嘉溪,是台東自來水的源頭,而台東最早的水力發電廠-東興電廠,也藏身於利嘉溪支流。東興電廠於1941年興建,是一座發電量只有900仟瓦的川流式電廠,2005年登記為歷史建築。其實東興電廠的興建,跟部落有著一段淵源。


每次遇到颱風、輸配電受損,部落總是面臨停電窘境。部落旁的水力電廠發電量小,對台電來說毫無經濟效益,卻能供應部落的需求,又是潔淨永續的能源,有沒有可能成為部落自有的電力呢?去年達魯瑪克社區發展協會與環保聯盟、台東大學經過多次討論溝通,部落會議決議要朝向百分百綠能部落邁進,藉由能源自主,凝聚部落意識。


七月底,環保聯盟透過募捐,募得4KW的太陽能板與儲能電池,在部落小米收穫祭前與部落共同合作舉辦綠能部落培訓營。學員除了學習綠能知識,也實際動手組裝光電板。太陽光電板組裝之後置放在小米收穫祭會場,提供祭典會場的用電,象徵部落邁向綠能的決心。

自主發電的願望不只在原民鄉。花蓮吉安鄉南華村是個水圳圍繞的村落,村子裡到處可以聽見流水聲,終年不絕於耳。發明家陳仁性多年前發明了一套迷你的垂直軸水力發電機,去年開始與南華社區合作進行測試,不需要任何土木設施,大約只要半小時,就可以在水圳中架設完成。經過半年多測試,垂直軸水力發電機的發電狀況穩定,可直接供應水圳旁的燈光照明。


小型垂直軸水輪機未來如何結合發電機提高發電量,還需要結合更多領域的技術人才,進行更多實驗,花蓮環保聯盟會長鍾寶珠認為,這種小型水力發電未來如果能廣泛應用,有助於偏遠地區電力的自給自足。

不管是在原住民部落還是在農村,邁向綠能是許多人的盼望。或許從目前的法規、技術層面來看,還有太多困難需要克服,只有持續嘗試改變現況,才能一步步創造真正的綠能家園


公視 我們的島【邁向綠能部落】
08/08() 2200首播
08/1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原住民, 能源
縣市: 
  • 台東縣
  • 卑南鄉
關鍵字: 
再生能源, 太陽光電, 社區發電, 能源自主, 公民電廠

每年七月的小米收穫祭,是台東達魯瑪克部落一年中最重要的活動。部落少女們舞動著鞦韆,感謝祖靈恩賜,但是今年的小米收穫祭,跟往年很不一樣,太陽光電板在鞦韆旁閃閃發光,像是在宣示部落自治的第一步,是電力的自主化

尋找「膽」蹤

尋找「膽」蹤

摘要: 
來澎湖,你會玩什麼?搭船到大大小小的島嶼、嘗試各種水上運動、去潮間帶踏浪、浮潛看生態、跟獨特地景拍張照、飢腸轆轆時吃個當地美食,這是許多人的澎湖玩樂方式。而在口腹之慾、海洋保育之間,如何求取平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有著短短棘刺的馬糞海膽,又稱白棘三列海膽,普遍分布在澎湖沿近海地區。每年夏天,馬糞海膽繁殖期,正是生殖線最飽滿肥美的時候,也是饕客們最愛的賞味時機。但隨著名聲越來越響亮,馬糞海膽的產量越來越少,從價格就能窺見一二。馬糞海膽處境的變化,老澎湖人陳盡川一路看來,感觸很深,他回憶起小時候滿坑滿谷的馬糞海膽吃到會怕,沒想到現在是大家搶著要吃。


陳盡川之前投身海洋運動,現在則是把運動員的堅持和專注,發揮在海洋保育上。2016年五月初,他在澎湖海域進行例行調查,發現馬糞海膽繁殖狀況並不樂觀,於是和海洋公民基金會聯合呼籲澎湖縣政府,停止開放捕撈,但究竟海膽族群分布狀況如何?數量有多少?因為欠缺調查研究,誰都不知道。唯一的數據,是2004年農委會水試所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在內垵北港所做的調查,當時專家學者建議要對馬糞海膽的捕撈進行管理,才不至於影響族群生存。

澎湖縣政府在2010年起限制撈捕八公分以上的馬糞海膽,每年也只開放615日到915日,四個月的捕撈時間,但六年下來問題逐漸浮現。有人會在開放前幾天大量撈捕,開放後再合法取上岸,也有學者擔憂,開放期間剛好是海膽繁殖期最成熟的階段,當性成熟的海膽都被捕食殆盡,對繁衍後代將造成危機。


看到馬糞海膽的需求,澎湖縣水產種苗繁殖場在2009年就投入馬糞海膽的養殖。馬糞海膽每次釋放出來的精卵數高達數百萬顆,研究人員利用人工方式提高受精卵的成功率。但馬糞海膽複雜的生活史,即便是在穩定安全的人為環境裡,還是無法避免大量死亡,此外,人工養殖的馬糞海膽,生殖腺比不上野外族群的飽滿肥美,種種技術還有待突破,讓人工養殖的馬糞海膽無法量產。


怎樣才能讓馬糞海膽回到以往盛況?民間開始有劃設保護區的行動,靠海的烏崁社區,想藉由馬糞海膽的復育,讓潮間帶生態和社區重新活絡起來,居民自發性組成巡守隊,由水產種苗繁殖場提供一百顆種膽,用自然圈養方式,增加馬糞海膽族群。

而位在南方四島國家公園內的東吉嶼,島上居民鮮少捕撈海膽,加上海膽食物來源藻類充足,港區內的馬糞海膽狀況良好,隨著馬糞海膽的需求量上升,不少人會前來捕撈,陳盡川和南方四島國家警察隊小隊長蕭再泉,長期關注東吉港內的海膽狀況。


東吉嶼、西吉嶼、東嶼坪、西嶼坪,這四座島嶼及海域,在2015年被營建署劃設為南方四島國家公園,海域面積就占了九成,平常由國家公園警察隊巡守,民間團體和海巡署,不定期會共同聯合巡護。

海洋生態系彼此緊密相連,馬糞海膽的存續與否,受到衝擊的,不只是漁民的生計、遊客的口腹之慾,還有生活在其中的珊瑚、魚蝦貝類。不管是禁漁、總量管制、設保護區等等,都是手段,希望這片海能夠永續,除了政府該做的基礎調查要加快之外,如何在大眾心裡扎下海洋保育的根,從觀念徹底扭轉才是關鍵。消費者的自覺行動,將會是改變飲食文化的重要力量。


幾百年來,人們利用大海生生不息的力量,得以生活、得以永續。只有尊重海洋, 人與海的故事才能繼續下去…

 


公視 我們的島【尋找「膽」蹤】
08/08() 2200首播
08/1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海洋
縣市: 
  • 澎湖縣
關鍵字: 
過漁, 海洋生態, 馬糞海膽, 保護區, 南方四島

來澎湖,你會玩什麼?搭船到大大小小的島嶼、嘗試各種水上運動、去潮間帶踏浪、浮潛看生態、跟獨特地景拍張照、飢腸轆轆時吃個當地美食,這是許多人的澎湖玩樂方式。而在口腹之慾、海洋保育之間,如何求取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