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4

稻農的選擇

稻農的選擇

摘要: 
台灣,是世界上唯一仍在實施稻米保價收購的國家,四十年來,公糧制度讓農民得以溫飽,糧倉年年囤滿稻米,卻也造成政府財政負擔。台灣人米吃得越來越少,政府希望透過政策,調節稻米供過於求的現象,農民將面臨什麼樣的改變?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載滿了金黃稻穗的卡車,開進彰化竹塘農會的稻穀烘乾中心。這是每年農村最忙碌的時刻。農會工作人員熟練檢查稻穀品質及含水量,確定符合公糧收購標準,才能進到烘乾程序。

稻子收割後,濕榖必須盡快烘乾,否則就會開始發芽、發霉變質。一整排烘乾機日以繼夜不停運轉,就為了消化大量送進來的稻穀。烘乾完成,裝進公糧專用袋,才能送到各地農會倉庫存放。


政府每年耗費五十億,向農民收購稻穀,加入WTO之後,依照進口配額,每年還要從國外買入十四萬公噸糙米。不管是台灣米或是進口米,放在倉庫久了,包裝難免破損、積灰塵,變得不適合食用。看到這樣的現象,不禁讓人想問,這是不是造成食物浪費?

站在農政單位的立場,公糧收購就像是買保險,一旦面臨天災、農作歉收,這些存糧就有穩定市場價格的功能。農糧署糧食儲運組組長黃昭興表示,2007年到2008年國際糧食危機,當時政府釋出十幾萬公噸米到市場,讓價格穩定,國人可能都沒感覺到,全球糧食危機對國內有什麼影響,這就是公糧收購最大的功能。

不過,天災、糧荒並不是年年遇到,政府每年持續收進數十萬噸的米,最後都到哪裡去了?目前公糧有15%是以低溫冷藏方式儲存,確保品質,這些新鮮的米,會撥作學童營養午餐、軍隊等團膳使用。此外,也會開放米製品加工業者申購或是捐助作為社會救濟。

儘管公糧已經有許多用途,每年還是會剩下大約二十萬噸的舊米。黃昭興表示,存放兩年以上,口感不好、不適合食用,就會撥作飼料米。


飼料米的售價,是參考國際玉米價格,每公斤大約只有78塊,相較當初每公斤26塊的收購價,再加上倉儲管理費,可說是賠本出售。這樣無奈的情形,年年上演,也引來質疑,認為公糧制度必須改革。

彰化福興農會總幹事林坤宏認為,政府的公糧政策,只分稉稻、秈稻、糯稻,價格是齊頭式平等,農民會選擇產量大的品種,對稻米產業升級、精緻化,沒有好處。

依照目前的公糧收購辦法,第一期稻作,每公頃最多可繳交6200公斤稻穀,第二期可繳交4700公斤,對農民來說,衝高產量,才能保障收入。一般認為品質好的台稉9號,產量卻較低,相較之下台南11 號的產量可以多出三到四成,成為繳交公糧的農民最喜愛的品種。


為了調節稻米生產供過於求的現象,新政府上台,試辦新的「對地直接給付」政策,希望鼓勵農民種植高品質的米,讓好米進到市場,自由競爭,不要再把繳交公糧當作唯一選擇。

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表示,對地直接給付政策的概念是,如果今天稻米品質比較好,市場價格會比較好,農民就不用繳公糧,可以直接賣到市場,每公頃政府會發放一筆一萬塊的直接給付。

對大多數的農民來說,自產自銷並不容易,如果沒有和糧商契作,繳交公糧仍然是最省事也最有保障的選擇。對於試辦政策,也抱持觀望態度。

試辦稻作對地直接給付,只是新政府農業政策其中一環,鼓勵轉作黃豆、小麥等雜糧,也是持續推行中的目標。但不管是改種高品質的稻米,或者轉作雜糧,在做每個選擇之前,農民最擔心的,還是能不能找到通路。四十年來,已經習慣依賴公糧收購制度的農民,願不願意做出不一樣的選擇,仍有待觀察。

 

 

公視 我們的島【稻農的選擇】
07/04() 2200首播
07/0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保價收購, 公糧, 糧食自給, 直接給付, 自產自銷, 農會

台灣,是世界上唯一仍在實施稻米保價收購的國家,四十年來,公糧制度讓農民得以溫飽,糧倉年年囤滿稻米,卻也造成政府財政負擔。台灣人米吃得越來越少,政府希望透過政策,調節稻米供過於求的現象,農民將面臨什麼樣的改變?

鷹許之田

鷹許之田

摘要: 
觀音山麓,淡水河畔,一位農民,一座小小筍園,藏著一個大大心願…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位在新北市八里區、五股區與林口區交界的觀音山,山形起伏,像尊躺臥的觀音菩薩,在清代稱為八里坌山,「坌嶺吐霧」名列清代淡北八景之一。

除了美景,還有好生態,這裡是台灣西部海岸最北端,遷徙性猛禽南來北返時,會在這裡落腳,每年四、五月,可以看到灰面鵟鷹過境。

觀音山由十八座山頭組成,其中有一座「占山」,就因為容易看到鷹,而別名「鷹仔山」。戴著墨鏡,拿著望遠鏡,觀察天空中的小黑點,喜歡賞鷹的籃聰仁,從小在這裡長大,身為一位筍農,原本不知道觀音山也有猛禽,直到遇上台灣猛禽研究會,才驚覺身邊有這麼美麗的生命存在。


觀音山除了有鷹,還有出名的綠竹筍。看似柔和的觀音山,其實是座火山,特殊的火山灰土加上淡水河口的潮濕氣候,特別適合竹子生長,遠從清代就有人種植,這裡的筍,口感細嫩,滋味甘甜爽脆,一直都是市場寵兒。

籃聰仁的筍園,就位在鷹仔山腳下。就像鷹,總有自己的方向,他想走一條自己的路。在他的筍園,頭頂上是竹子的翠綠,腳底下是雜草的鮮綠,更鮮艷的綠,漂浮在他的蓄水池上,這是慣行竹園裡沒有的景象。

十多年前,籃聰仁從父親手中接下竹園時,土壤是硬的,小時候常見的生物也找不到了,寂靜的竹園,加上猛禽會與荒野保護協會朋友分享的理念,讓他決定停止慣行農法。

為了讓土壤恢復鬆軟,他一個人用機器翻遍整座竹園,還向做園藝的朋友,要來一些打碎樹枝樹葉製作的木屑,拌進土壤裡。沒想到,因此來了獨角仙寶寶,後來,蛙類、蛇類、蝶類、蜻蜓,還有躲在地底的鼴鼠,童年熟悉的夥伴,也慢慢回來了。



當然,捲葉蟲、竹葉椿象這些害蟲,也會來湊一腳。籃聰仁面帶微笑的說:「
就不管它,給它去。」堅持不用藥,就必須接受牠們的存在。

四月,滿園子的野草,將化為養分,為竹筍做最後衝刺。五月,終於能夠採收,長出多少就採多少,一切順天。

竹園病蟲害多,這些自然狀態下生長的筍,是母竹撐過諸多考驗的結晶,每根都得來不易。回到小工寮,細心清洗。仔細包裝,裝進親自設計的盒子。盒子上印滿了猛禽身影,每幅都是籃聰仁自己拍到的畫面。

因為賞鷹,籃聰仁從一位傳統筍農,轉向友善耕種。他說,「除了種植竹筍收成外,讓這邊的生物也可以繼續居住,繁衍後代,這種想法開始兩三年,慢慢一些生態就回來了。」

這是一條不簡單的路,一路上有幫手、有敵人、還有相伴的朋友,熱熱鬧鬧,挑戰多多。躲在地底的成果,潔白甜美,呼應他初心的純粹。

公視 我們的島【鷹許之田】
07/04() 2200首播
07/0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新北市
  • 淡水區
關鍵字: 
友善種植, 生態種植, 鷹仔筍

觀音山麓,淡水河畔,一位農民,一座小小筍園,藏著一個大大心願

傻子們的生態農場

傻子們的生態農場

摘要: 
花蓮縣瑞穗鄉有座農場,建立在廣大林野間,一群人合力種植,目的不在收成,而是尋找農業與生態的共生之道。他們的收成被鳥吃、被蟲咬,堅持不用農藥、化肥,有人說,那是座傻子農場…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富興農場是座實驗農場,位在富興社區中,農場主人賴萌宏,因為發現許多地區依然使用慣行農法,他向林務局租下造林地,遠從台北到花蓮,建立農場,希望示範生態農法的價值。

農場內開挖了一個大濕地,除了作為農場水源,更重要是為鳥類、蛙類等生物,建立生態庇護所,因為在花東雖然有自然山林,但是廣大的農業區內,卻很少有生物棲息的空間。

農場以分租和公約方式,召集十多位農民,採取生態農法,種植自己喜歡的作物。賴萌宏也會尋找專家、學者,針對農民產生的問題,實驗解決方式。


參與農民許多是附近部落居民,他們一開始不了解賴萌宏,看見讓蟲咬、分鳥吃的作法,笑他像傻子,到後來漸漸理解生態共生理念,加入一起當愛生態的傻子。為了堅持理想,農場進行許多農作與生物的共生研究,農作收成不多,賴萌宏至今必須外出打工,維持農場營運。

幾年堅持下來,慢慢看到的成果,不是豐收的農作,而是多元的生物。在夜晚時刻,有如交響劇院,充斥著響亮蛙鳴。賴萌宏表示,台灣許多田區除了福壽螺,已經很難看見其他生物。


賴萌宏的努力,社會不是沒有看見,許多人慕名而來,想看看與動物共生的農場,到底是什麼樣子?看見農作飽受動物肆虐,遊客驚訝動物吃了那麼多,更驚奇農場裡的農夫,抱著先讓動物吃,再研究防治的心態。

在農場旁的農舍,搬出經過動物搶食,剩下的甘蔗,壓成甘蔗汁,分享大家。農民笑說,甘蔗甜不甜,看田鼠吃的多不多就知道,因為動物總是最好的農作品管員。一群退休教師組成參訪團,享受農場的悠閒時光,他們以驚奇的心態前來,卻帶著感動的心情離開。漸漸的,有人來參訪,有人來打工換宿,學習共生的生態農法,在他們發現農場的不同魅力。

為了宣揚理念,農場成員到台北參加田裡有腳印市集,市集以動物保育為理念。富興生態農場的農作不多,但大家卻被農場內的豐富生物所吸引。任職東華大學的吳海音老師表示,農場提供一個很好的研究田區,讓學界能在生物防治、生態共生的方向上,獲得許多經驗。 

一路走來,十分艱辛,賴萌宏卻有更大心願,想讓共生想法,從農場跨越到社區,讓花東的農地能充滿多元生機。在花東,一座傻子農場,一群人堅持理想,他們獲得很少的收成,卻贏得許多尊敬,為大地環境,尋找一條共生之道。

公視 我們的島【傻子們的生態農場】
07/04() 2200首播
07/0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濕地, 綠生活,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瑞穗鄉
關鍵字: 
生態補償, 友善種植, 環頸雉

花蓮縣瑞穗鄉有座農場,建立在廣大林野間,一群人合力種植,目的不在收成,而是尋找農業與生態的共生之道。他們的收成被鳥吃、被蟲咬,堅持不用農藥、化肥,有人說,那是座傻子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