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

改土地的名


改土地的名

摘要: 
新北市三峽區龍埔里包含劉厝埔、麥仔園和隆恩埔,三個百年庄園,位居大漢溪和三峽河之間,即使到了現在,仍然延續同姓血緣聚落的文化景觀。但是從102年新北市政府計畫徵收土地,推動麥仔園新訂都市計畫之後,百年聚落已經開始慢慢崩解。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劉厝埔的劉秉豐說,就是怕徵收嘛!趕快賣一賣,怕以後沒有保障,眼前看價錢還好就先賣掉搬走。但是像劉清池是靠種菜和打零工維生的,就十分擔心,未來一家老小,會不會連遮風避雨的地方都沒有。

規劃中,麥仔園都市計畫區範圍,介於北邊的台北大學特區和樹林區,南邊的三峽河和三峽都市計畫區之間的非都市特定農業區。舉目所及,這塊老厝菜園相鄰的傳統鄉村,已經被一棟棟高樓大廈包圍。

新北市城鄉局綜合規劃科長李擇仁表示,麥仔園新訂都市計畫主要是為了因應未來興建捷運三鶯線的發展需求,同時要一併整治現有違規工廠的問題,目前大約規劃128公頃,其中82公頃會用區段徵收方式開發,住宅區約占20%、商業區約佔6%,另規劃8%的產業專用區,其他是捷運用地和道路、公園、學校相關公共設施。

從民國77年開始到現在,龍埔里已經面臨第四次土地徵收,居民組織三峽龍埔里反迫遷自救會,要反抗到底。自救會的劉秉豐說,頭一次是徵收蓋國家教育研究院,第二次是為了興建農業改良場,第三次是北大特區,這次麥仔園都市計畫案如果區段徵收,就沒房子可以住了。

從老聚落的巷弄看出去,三峽北大特區的大樓光鮮亮麗,不過以新北市約有33萬戶空屋,居全國之冠來看,龍埔里居民很難理解,新訂麥仔園都市計畫,到底有什麼必要性?

自救會陳俊樺說,北大特區現在蓋滿房子,但是只住四成,六成晚上是暗的,要靠仲介點燈才會亮,以後人口老化、少子化,這邊根本不需要這麼多的房子,麥仔園都市計畫根本沒有必要性。

新北市城鄉局綜合規劃科長李仁表示,新北市有很多老城區發展非常密集,比如中、永和、新店、板橋、三重,市府希望能把一部分老舊地區人口,往大漢溪以北的新興發展地區,比如三峽、林口移動,降低市中心的發展密度,增加老舊市區再開發的潛力。

不過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質疑,新北市有很多新開發的都市計畫區,進住率都非常低,比如八里台北港徵收土地四百多公頃,目前進住率還是零,應先吸引人口往這些新的都市計畫區移動,不應再去動百姓的土地。

徐世榮強調,中央政府的財政逼近舉債上限,地方政府得要證明自己有拿出高比例配合款的能力,來“跨域加值”公共建設的財務規畫,才容易獲中央核定拿到補助款,但是要如何“跨域加值”?就是用土地徵收,拿徵收後的配餘地去標售,來補足自償率的比例,這是在搶人民的財產。

 

龍埔里早年是三峽主要的糧食產區,麥仔園都市計畫區內有94%是特定農業區的優良農地,在內政部區域計畫委員會審議時有委員質疑,違背了特定農業區除非國家重大建設,不得開發的政策。

內政部區委會也認為,這個新訂都市計畫未來計畫人口達成率可能偏低,建議評估縮小計畫範圍,到捷運場站周邊五百公尺的可行性。新北市政府初步研議,把人口密集的住1區,排除在區段徵收範圍之外。

雖然新訂麥仔園都市計畫,還沒有完成行政程序,但是劉米盈一家三十幾口人,已經面臨被強制拆屋的迫遷命運。劉家世居三峽河畔已經五代人,從日據時代就在這塊土地墾荒耕農,劉米盈靠這片三、四甲地的竹園,養活了十個兒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但因為他的房子和田地,落在都市計畫內的公園和住宅區,不識字的劉米盈又不曾申請土地登記,新北市政府以劉家已被劃入行水區內,未來將規劃成為自行車步道,要求他們限搬遷。

劉家從樹林地政事務所找到民國62年繪製的河川浮覆圖,當時有註記劉米盈父親的名字。劉家還提出空照圖、戶籍資料和民國45年的土地租聯單,希望證明在這裡已經居住了上百年,但因父執輩不識字和法令,沒有登記產權的實情,不過一直不被接受。

全台438個都市計畫區,可容納人口數已經比實際居住人口多了678萬人,以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不斷把都市養胖,改個名字,把農地變成都市土地,土地的價格是提高了,但諷刺的是,這片土地原來生養的住民,卻開始被迫四處流離。


公視 我們的島【改土地的名
05/18() 2200首播
05/2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三峽區
關鍵字: 
區段徵收, 麥仔園, 都市計畫, 迫遷, 龍埔里, 徐世榮, 跨域加值, 特定農業區, 捷運三環三線

三峽區龍埔里包含劉厝埔、麥仔園和隆恩埔三個百年庄園,位居大漢溪和三峽河之間,即使到了現在,仍然延續同姓血緣聚落的文化景觀。但是從102年新北市政府計畫徵收土地,推動麥仔園新訂都市計畫之後,百年聚落已開始慢慢崩解

公園 是誰的家


公園 是誰的家

摘要: 
公園,滿足了人類老老少少的需求,可以讓我們放鬆身心、伸展手腳。不過,對野生動物來說,城市裡,有沒有一處可以安頓的地方?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陳忠峰

台北市南港公園,不少釣客會前來悠閒垂釣,另一旁的抓魚高手,也是這裡的常客。還來不及看到牠捕食,身手敏捷的翠鳥,已經叼了條小魚,每年三到七月是翠鳥繁殖期,牠們喜歡在垂直土坡築巢,但是想在台北市找到沒有水泥化的邊坡,卻越來越難,南港公園是少數可以築巢的地點,但還是經常受到人們的干擾,留下一個又一個棄巢。

一直以來,我們都用人的角度去規劃公園,但這些動作,有可能讓住在城市裡的野生動物,失去覓食環境,也失去家園。

曾經,榮星花園也是螢火蟲的家,這幾年因為棲地惡化、外來種入侵,螢火蟲的數量越來越少。看到動物們的困境,荒野保護協會推動公園生態化,期盼人與動物都能在城市裡快樂生活,從榮星花園的生態池做起。他們舉辦工作假期招募志工,號召鄰近居民、學生,一起來幫螢火蟲回家。



民眾任意棄養外來種,是許多都會公園頭痛的難題,這些強勢物種繁殖力強、生長迅速,很快的霸占一切資源,讓本土種無法存活。外來種一旦進駐,想清除就是一場長期抗戰。

棲地改造縱然辛苦,更艱困的卻是人類思維的改變,一次又一次的工作假期,除了凝聚居民對榮星花園的情感,也是環境教育的最好時機。有了眾人的付出,黑夜裡的螢火蟲不用再擔心,找不到另一半。

當水泥建築不斷在城市擴張,公園綠地成為人們喘息的空間,擁有自然生態的公園,更是難能可貴。十多年前保留下來的富陽公園,以尊重自然生態為主的設計思維,讓主角不再是人,而是生活其中的動物們。在這裡,人們能夠就近觀察野生動物,也可以緩下心情,靜靜欣賞陽光走路的姿態,享受涼風習習和片刻寧靜。

台北市上千個大大小小的公園,每個都有自己的個性和目的,在自然生態豐富的地方,荒野保護協會希望依照公園特性,把公園分級分區來做管理,而不要一套公園自治條例走天下。

期待有一天,南港公園的翠鳥,不用再擔心找不到地方築巢,生活在城市裡的動物和人類,都能在公園裡找到屬於自己的天地,共享陽光、空氣和大樹所帶來的美好。


公視 我們的島【公園 是誰的家】
05/18() 2200首播
05/2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綠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生態復育, 翠鳥, 南港公園, 螢火蟲, 榮星花園, 富陽公園, 公園生態化, 外來種, 荒野保護協會, 陳德鴻, 林智謀

公園,滿足了人類老老少少的需求,可以讓我們放鬆身心、伸展手腳。不過,對野生動物來說,城市裡,有沒有一處可以安頓的地方?

人蚊大戰


人蚊大戰

摘要: 
五月初,久未降雨的高雄,民眾紛紛擔心,可能很快就會開始限水。在這個每一滴水都得珍惜著用的時刻,高雄市的民眾和防疫人員卻不敢大意,深怕家戶一旦有積水容器,很快就會成為孳生病媒蚊的溫床,引發登革熱疫情…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根據福部疾管署統計,今年的本土登革病例已破百,是去年同期的七倍。在台南部,登革是藉由埃及斑蚊播。因有三到八天的伏期,病患病後,五天一旦再被埃及斑蚊叮咬,病毒就會進到蚊子體內始大量繁殖,接著,這隻蚊子就會繼續叮人,播病毒。

病毒播速度快,加上登革熱初期的發燒症狀,有時會誤診為感冒,延造成的時間差,可能已又出新病患。高雄醫學大學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主任蔡季君提醒,如果民眾發卻沒有明的呼吸道症狀,身上有出現紅疹,就要警覺可能是感染登革熱。

人和斑蚊的戰爭,每分每秒都不能懈。


2014年,高雄市累近一五千人罹患登革下史上新高,察院介入調查,在今年4月公布告,指出高雄市政府在20145發現本土病例動員不力,有即清除病媒蚊,是日後造成大流行的主因。

高雄市疾管處處長張秋文也表示,去年溫度高於歷年,有利斑蚊繁衍,八一石化爆救,防疫工作暫停近兩週,也讓病媒蚊有機可趁,大量孳生。

去年的經驗還沒真正落幕。斑蚊的卵,即使在缺水的狀況下,也能存活半年到一年,碰到水之後,三天就孵化。防疫人員擔心,去年的病原可能還沒有完全斷絕。今年,高雄市政府也改防治作法,只要接獲通報,就進行緊急孳生源檢查和噴藥作業,個案一旦確診,會再次進行防治。


但數十年來,衛生單位以噴藥來緊急控制疫情,不只民感到困,斑蚊也逐漸產生抗性,成一大隱憂

台大昆蟲系榮譽教授徐爾烈,在室外施用重的有磷,室噴灑菊成分的殺蟲劑,再搭配有機農業常使用的生物防治-力菌,孑孓,不要只仰來滅蚊,可以延性的生。

此外,去年11始,高雄市政府固定在每個禮拜三,行海水蚊作這項作法雖能有效殺死孑孓,但水溝是否能承受海水鹽分侵蝕、海水是否會破壞生態平衡,仍有待評估。


有一種滅蚊方法,可以到百分之百的效果。者一致認為,每維護居家境清,清除水,才是防治登革的根本之道。

專家學者也提醒,嘉以北地然只有白斑蚊活,白斑蚊也一向被認為傳染力比埃及斑蚊低。但這兩,日本、中國廣州出的登革疫情,都是由白斑蚊引起,民應輕忽。出遊時,也要特留意防蚊,以免境外入病原。

目前,國際間也正積極研發對抗登革熱的疫苗,但全球變遷,病媒蚊的性也跟著改變,繁衍速度更快,活動範圍也變廣,疫苗是否是一永逸的解方?人能保這場人和斑蚊的戰爭,需要每一人,一起備戰


公視 我們的島【人蚊大戰
05/18() 2200首播
05/2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登革熱, 公共衛生, 公衛, 防疫, 斑蚊, 病媒蚊, 氣候變遷, 徐爾烈, 除蟲菊, 抗藥性, 海水殺蚊

五月初,久未降雨的高雄,民眾紛紛擔心,可能很快就會開始限水。在這個每一滴水都得珍惜著用的時刻,高雄市的民眾和防疫人員卻不敢大意,深怕家戶一旦有積水容器,很快就會成為孳生病媒蚊的溫床,引發登革熱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