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

守護外澳海岸線


守護外澳海岸線

摘要: 
一場海岸開發,打破海灣寧靜,讓生態面臨危機。兩位愛戀故鄉海岸的姐妹,展開搶救行動,希望喚醒更多朋友,重視海岸生態,讓美麗海灣,能一代接一代…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志昌 陳忠峰
剪輯 陳志昌 

一場海岸開發,打破海灣寧靜,讓生態面臨危機。兩位愛戀故鄉海岸的姐妹,展開搶救行動,希望喚醒更多朋友,重視海岸生態,讓美麗海灣,能一代接一代

宜蘭縣頭城鎮的外澳聚落,有一片美麗海灣,幾百年來提供居民生活所需,也成為遊客的玩樂天堂。但是,一起觀光飯店開發案,打破了海灣寧靜,讓海岸陷入危機。


濱海公路二段的海岸上,林姓業者在建造一棟白色宮殿園區後,準備擴張開發新的觀光飯店,新舊開發面積達到1.7公頃,其中0.7公頃的景觀保護區,計畫變更為乙種旅館區。

十多年前,業者興建了白色宮殿園區,長度約300公尺,阻擋海岸,造成出入不便,如今再度擴大開發,又將阻擋約200公尺海岸線,讓居民十分不滿。

開發案進逼,讓魏寶慧、魏寶戀姐妹十分憂心。她們的家族在外澳海岸有著百年歷史,對這片海灣更有深厚情感。開發案來勢洶洶,讓她們擔心,外澳海岸將失去原有的美麗,變成美麗灣開發案的翻版,她們不斷對外發聲,希望大家關心外澳海岸的開發破壞問題。

在一場營建署舉辦的「區域計畫通盤檢討說明會」中,許多居民前來關心,業者代表提出開發說明,表示基地位在海岸線上,並未佔據沙灘。當地居民則認為,業者要將景觀保護區變更為乙種旅館區,不合法令,也沒有進行環評。

許多宜蘭青年知道外澳開發案,主動到場關心,擔心宜蘭最美的沙灘,將被獨佔。營建署面對居民高度質疑,表示政府部門會依法行政,業者提出開發需求,政府部門就是依法審查。

頭城鎮長陳秀暖也在會議中,表達歡迎開發,但是要符合環評,希望居民不要激動,平和表達意見。部分居民認為海岸開發影響居民權益,鎮長應該和居民站在一起,業者代表則表示會收集居民意見,並依法進行環評。

一場說明會,公開開發案的內容,居民長期以來聽聞的開發傳言,成為真實,也讓居民有所驚覺,許多人紛紛出面,討論組織自救會,希望為家鄉努力。面對業者變更地目搞開發,當地居民表示,聚落裡有些房子建在景觀保護區,幾十年無法變更地目,連門牌都沒有,如果業者卻能變更地目,對居民太不公平。

在魏寶慧姐妹奔走下,越來越多人開始關心外澳開發案。她們在頭城盛大的搶孤活動中租下攤位,發起連署,希望在傳統祭儀中,讓更多人看見守護環境的重要。

外澳海岸面臨開發,最美的景觀將要消失,豐富的生態將受影響,許多人紛紛站了出來,盡自己的力量,守護心中愛戀的故鄉海岸線。


我們的島【守護外澳海岸線】

9/09() 2200首播
9/14(
) 1100重播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http://www.youtube.com/user/ourislandTAIWAN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TSourisland

學科: 
土地開發, 海洋
縣市: 
  • 宜蘭縣
  • 頭城鎮
關鍵字: 
海岸變遷, 海岸開發, 保護區, 美麗灣, 觀光旅館

一場海岸開發,打破海灣寧靜,讓生態面臨危機。兩位愛戀故鄉海岸的姐妹,展開搶救行動,希望喚醒更多朋友,重視海岸生態,讓美麗海灣,能一代接一代…

 

彰化農地污染記


彰化農地污染記

摘要: 
鎘米的烙印,讓彰化農地始終難以擺脫污染惡名。然而,2013年6月,這裡又傳出了農地遭受污染...


採訪 陳佳珣 柯金源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張光宗 柯金源
剪輯 張光宗

污染猶如繩索,緊緊纏住彰化縣和美鎮,灌溉土地、滋養農作物的水源,卻隱藏看不見的毒害,工廠廢水含的重金屬,隨著水,流進農地,讓土地慢慢中毒,時間久了,這顆隱藏地雷,就爆炸了。 

東西二、三圳,早期電鍍廠雲集,工廠廢水排進水圳,造成人人聞之色變的鎘米,在製程改變後,已經不再排放含鎘廢水。這次污染農地被環保署驗出鉛、銅、鎳、鉻等重金屬含量,超過土壤管制標準。然而這次的農地採樣,並不是環保署長期系統性的調查,而是臨時個案,因為工業總會希望環保署放寬土壤中鉻的管制標準,於是環保署實地調查農地現況,做為法規是否調整的參考。

環保署土基會技術審查組何建仁組長表示,這次的檢驗,是從環保署廢管處所管理的工廠中,篩選出高污染潛勢工廠,有三家,分別位在和美、埔心、秀水,再針對工廠附近灌溉水、底泥和農地做調查,埔心、秀水各採樣33組,分別有8組及2組超標,和美採樣34組,卻高達29組不合格,不合格率高達85%


民國六、七零年代,政府倡導「客廳即工廠」,鼓勵家庭代工、擴大外銷,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彰化發展出小五金工業,製傘業、燈飾業、水龍頭業蓬勃發展,於是有了金屬表面處理業的需求,含有各種重金屬的廢水排放到環境中,種下了農地污染的惡果。

這些電鍍工廠,集中在彰化市北側及和美鎮,引自烏溪水源的東西二、三圳,在流過彰化及和美後,承受電鍍工廠在內的各種工業廢水,造成土地永遠的傷害。

民國90年,環保署土污基金會成立,因為土污基金的徵收,開始對全台農地做系統性調查,從這一年開始,和美鎮始終籠罩在鎘米陰影下。




農地一再發生污染事件,讓彰化農田水利會成為眾矢之的。彰化農田水利會總幹事林永傳表示,在東西二、三圳,水利會從來沒有受理搭排,因為工廠廢水不符合灌溉水質標準,如果工廠排進去,水利會沒有公權力,無法取締,只能通報環保單位。水利會能做的,只有加強水質監測來防堵。

然而,彰化縣環保局表示,民國95年以前,水利會確實有接受工廠廢水,搭排到所轄的區域排水,而區排又與水圳連接,導致農地污染難以根絕。

鎘米事件,讓各界重視灌溉水源保護的課題,水利會於是要求高污染工廠,改以附掛管的方式,把廢水接到農業取水口以下再排放。一家電鍍工廠負責人表示,過去還能排到排水溝,現在水利會不給排,必須花一百多萬,接三、四公里的水管,才能把水排出去。因此,業者除了向環保局申請水污染防制設施的許可證,向水利會申請的搭排許可,也必須附上,才能合法營運。

這次爆發污染農地的水圳旁,也有高污染產業的附掛管,雖然排除了污染大戶,但遭環保署鎖定的工廠,經年累月的排放廢水,終究還是出了問題。

走進彰化農地間,放眼看去大大小小的工廠,密集分佈,有申請搭排或附掛管的業者,還在水利會掌握之中。然而污染源眾多,水利會表示,防不勝防,因為工廠有沒有申請合法,水利會無從得知,且部分污染源是利用道路測溝排放,最後流進水利會渠道,難以防堵。工廠廢水排放到道路測溝,變成無人管理的漏洞,環保局表示,已經在民國99年,請水資處依據水利法擬定管理辦法。目前,合法工廠都已經在環保單位的掌控中,但地下工廠的黑漏,可能更大。

農民希望政府正本清源,從源頭拿掉造成污染的工廠,不然會害死更多人。彰化縣環保局秘書江培根表示,會與建設單位共同努力,要求工廠搬到工業區去,但因為工廠都是合法設置,無法強制要求。為了維護東西二、三圳的水質,他們也已經引用水污法,針對東西二圳沿線的工廠,加嚴放流水標準中銅、鋅、鉻的管制標準,希望把水質處理成本,變成不經濟的行為,迫使工廠到更安全、有良好污染控制的場域,去設廠。

過去,彰化污染農地的整治方式,以翻土法為主,把集中在表層的污染物,平均分散到翻土深度的土壤中,污染總量並沒有改變。民國93年以前的污染農地,整治經費高達2800多萬,環保署引用土污法中「潛在污染責任人」的概念,要求彰化農田水利會,負擔34%的費用,總共979萬。



對此,水利會總幹事林永傳大表不滿,他認為,水質污染發生源頭是工廠,工廠排放許可是環保單位核准的,水利會從開始到現在,沒有一件申請案件。彰化縣環保局秘書江培根則表示,源頭工廠甚多,且台灣工廠壽命短,因此難以追查到污染行為人,加上水利會可能引灌到回歸水,或是其他區域排水及市區排水,作為灌溉水源,水利會應該防止注意,卻沒有注意,是構成潛在污染責任人的要件。此外,過去水利會確實有部分接受搭排。

環保署祭出殺手鐧,要求水利會負起部分污染整治責任,但水利會認為蒙受冤屈,提起行政訴訟,並且以全面禁止搭排來反制,連生活污水也不得排入。但是都市發展無章法,工廠、住家、農地混雜,一旦禁止家庭污水排入,將造成莫大衝擊。彰化農田水利會總幹事林永傳表示,全面禁止搭排,是為了讓中央重視,責任到底是誰的?釐清之後再受理搭排。

此舉一出,逼的行政院邀集相關部會出面解決,最後達成六點共識,包括水利會在內,不得引灌有重金屬污染的水源,若接受工廠搭排,廢水必須處理到符合灌溉水質標準,等於比現行放流水標準,嚴格10倍。社區借灌溉系統排放家庭污水,若沒重金屬則可以搭排。此外,水利會需提供搭排戶的資料和灌溉水系的圖資,來換取105年以前,水利會在農地污染的免責權。環保署土基會執行秘書蔡鴻德表示,過去很難查污染行為人,因為無法得知工廠是否為搭排戶,要透過水圳圖,才能往上鎖定污染工廠。

讓環保單位覺得大有斬獲的,包括在工廠資料的部分,會議中也要求工業局提供工廠名單。過去,工業局打算讓彰化地區違法的地下工廠就地合法,但環保單位大力反對,目前以暫行方式處理。環保署土基會執行秘書蔡鴻德表示,與工業局在這部分纏鬥一、二十年,總算見到曙光。

過去污染的農地整治完後,如今雜草叢生,過去客廳即工廠的政策,賺到當時的經濟成長,卻殘留遺害至今,彰化縣環保局秘書江培根表示,污水下水道的進程希望能加快點,至少需要做到灌排分離,若是把區排的水當灌溉水使用,土壤慢慢蓄積,即使不是高污染性廢水,還是可能受到污染。

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認為,台灣土地的使用概念需要重新調整,土地上工業、住宅、農業混雜,該移的工廠,該保留的農地,或是該維持的住家品質,都是國土規劃上,必須正視的問題。

環保署擴大採樣資料若完成,想必將有更多農地列入黑名單,彰化何時能脫離污染的惡夢。

我們的島【彰化農地污染記】
9/09(
) 2200首播
9/14(
) 1100重播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http://www.youtube.com/user/ourislandTAIWAN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TSourisland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和美鎮
關鍵字: 
農地污染, 重金屬, 鎘米, 土壤管制標準, 電鍍業, 土基會, 水利會, 搭排, 整治, 灌溉系統, 灌排分離

鎘米的烙印,讓彰化農地始終難以擺脫污染惡名。然而,20136月,這裡又傳出了農地遭受污染...

被遺忘的台西村


被遺忘的台西村

摘要: 
彰化大城台西村,長住人口462人,七、八年來,28人罹患癌症,這個和六輕隔著濁水溪相望的聚落,始終默默承受六輕的污染,現在村民開始對外發聲、爭取權益…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張光宗 柯金源
剪輯 張光宗

從空中鳥瞰,六輕廠區越過濁水溪,進入彰化縣大城鄉,台西村是大城鄉最靠近六輕的聚落,在地居民以農耕為主,大城西瓜曾經風光一時。農民許萬順表示,十幾年前,全村有四分之三的土地,都在種植西瓜,當時大城西瓜相當出名,六輕來了之後,產量越來越少,西瓜也無法發育,大家就沒種了,現在大城西瓜好像就沒了。現在他改種地瓜和蔥等,但久久下一次雨,葉子就會變形,必須使用藥物治療,但是成效不好。他感嘆,在這裡農作物要種得好,變得很困難。




每當夏季,西南季風徐徐吹起,便是台西村民最苦惱的日子。許立儀家的窗戶,只有在空氣正常時,才會打開,每當六輕的空氣飄過來,她只能待在室內緊閉門窗,隔離空氣中那股難忍的味道。和六輕做了十幾年的鄰居,許立儀發現,村子裡罹患癌症的居民,越來越多,連她母親也是。她表示,村子裡忽然發覺,這個也是、那個也是癌症時,就覺得不對勁了。後來在國健局(署)看到資料,大城鄉是彰化罹癌死亡率最高的。

許春財的父親、大哥都因癌症過世,四十幾歲的他,也因肝癌二期開刀,身上長長的手術痕跡,背後是一個家庭的辛酸。開刀期間,三個孩子沒人照顧,還要寄放親友家,家庭責任也無法承擔,讓他心情低落,他說「他們來,害死人我一家,父親、大哥,還有我自己。」

六輕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石化專區,汙染當然也不可小覷,政府在雲林縣麥寮鄉、台西鄉,常態性設置了空氣監測車,掌握當地的空氣品質,但在彰化縣大城鄉並沒有。民國100年,環保署的移動式監測車,在大城鄉永光國小進行採樣,台大公衛學院詹長權教授彙整資料後發現,以石化業的指標污染物VOC來看,風向是關鍵因素。永光國小在六輕東北方,吹西南風的時候,濃度就非常高,雲林台西國小在六輕南方,最高濃度就在北風來的時候。


連續四年,詹長權教授接受雲林縣政府委託,做六輕周圍鄉鎮居民的流行病學調查,從3,243個人的血液和尿液中,檢測是否有石化產業污染物,並且做詳細的身體檢查。他發現,距離遠近和健康狀態呈現正相關,越靠近六輕濃度越高,健康狀態越不好,包括肝臟、心血管、腎臟和肺臟等疾病,發生率都越高。

空氣污染無國界,但跨過一條濁水溪,行政區域不同就有差別待遇,大城鄉連空氣污染監測設備都沒有,更遑論做流行病學調查,甚至在六輕發生重大工安事件,賠償雲林民眾農漁業損害時,大城鄉民抗議陳情都做了,還是無人聞問。台西村長許讓出表示,台西沒得到應有的尊重,地方政府要動起來,只有一個村里的百姓是無法發揮的,期待地方政府要關心縣民,爭取應有的福利與尊重。


許立儀帶著女兒出現在台北街頭,因為環保署要審查六輕的健康風險評估資料,她希望能納入大城鄉,但即使有環保團體幫忙發聲,記者會聲勢還是很薄弱,猶如無助的台西村民。許立儀表示,台西村與台塑為鄰十五年,社區就像是石化毒氣的集中營,居民慢慢的生病,這個國家竟然都沒有反應,這是文明國家的恥辱,無能的政府,放任六輕擴張事業版圖,剝奪了他們呼吸自由空氣的權力。

颱風的滯留鋒面,造成南台灣淹大水,大城許多村落傳出淹水災情,一場有關六輕對民眾健康影響的座談,還是決定如期舉行,籌畫這次活動的許立儀原本擔心沒人來,想不到坐得滿滿。會議中,許立儀發起連署,向政府爭取大城鄉民的權益,包括流行病學調查,釐清居民健康跟六輕的影響,以及空氣污染平行監測,不是六輕自己做,而是政府、專家、公權力合作。



得知大城鄉民爭取權益的消息,詹長權教授覺得合情合理,他認為,除了做流行病學調查,環境監測的部分,政府還要再提升,因為目前政府的測站,包括規劃中的,都不足以涵蓋六輕的環境污染物,必須有其他的檢測方法來補充。

對此環保署表示,去年九月修正的,特殊性工業區空氣污染物監測,和隔離綠帶的部分,六輕必須在相鄰的鄉鎮設置監測站,其中就包括大城,原本四個,現在做到十個,大城測站9月底設置完成運作,監測內容除了一般空污項目,還包括光化學物質,揮發性有機物和苯類,算是很嚴格。

另外在健康風險評估,環保署將在六輕監督委員會中,要求六輕納入,而有關於流行病學調查,也將開始啟動,補助彰化縣政府去進行。環保署也將與衛福部合作,規劃國家型的健康風險評估和流行病學調查一致做法,避免現在六輕與雲林縣政府各做各的,所產生的爭議。

人民的權益,若沒有主動站出來爭取,期望政府為所應為,要等待多久?台西村民等了15年,終於得到正面回應,但後續政府要面對的,還有更多嚴肅的課題。


我們的島【被遺忘的台西村】
9/09() 2200首播
9/14() 1100重播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大城鄉
  • 雲林縣
  • 麥寮鄉
關鍵字: 
罹癌, 空污, 許立儀, 石化, 空品, 詹長權, 污染, 健康風險, 台塑, 台灣塑膠

彰化大城台西村,長住人口462人,七、八年來,28人罹患癌症,這個和六輕隔著濁水溪相望的聚落,始終默默承受六輕的污染,現在村民開始對外發聲、爭取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