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3

挽救五溝水溼地


挽救五溝水溼地

摘要: 
清澈湧泉流過大地,形成美麗的五溝水溼地,但是開發的夢魘,讓生態面臨浩劫。在怪手動工前,各方齊力搶救,希望挽救湧泉溼地上,潔淨的生命之水…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 陳添寶
剪輯 陳忠峰

屏東縣萬金社區一場地方公聽會上,屏東縣水利處正在說明一項防洪治水計畫。新赤農場原本是屏東平原的易洪泛區域,八八風災後,興建泰武部落永久屋區,影響了原有的滯洪功能。為了改善洪泛問題,縣政府編列了一億一千多萬的治水預算,要興建一條排水河道,連通新赤農場、萬金及五溝地區,引導洪水流入東港溪。這個計畫獲得萬金社區居民高度同意,希望快速完成工程發包。

是來自五溝水社區的朱玉璽老師卻憂心忡忡,他擔心,一旦開挖排水道,五溝社區後方的一片湧泉溼地,將會面臨浩劫,他希望能有兼具生態與防洪的雙贏思考。

五溝水溼地位在屏東縣萬巒鄉五溝水社區,它是一個湧泉溼地,源頭來自大武山的清澈雨水,經過地下伏流,在五溝水社區附近湧出,形成泉水窟溪。居民開鑿水圳引入溪水利用,溪水流過社區後,穿過一塊窪地,形成一片野溪溼地,再流入嘉平溪,匯流東港溪入海。這個來自大武山的湧泉溼地,在水面之上,數百年前形成聚落,造就五溝水客家聚落的歷史風貌。在水面之下,清澈的泉水,更是造就千百年的生態,生物在溼地自然生長。

治洪的排水工程,規劃在野溪溼地,興建長700多公尺、寬18公尺的排洪河道,將會破壞野溪自然原貌,摧毀溼地生態。朱玉璽、劉進坤等多位五溝水子弟,知道問題嚴重性,不斷奔波、呼籲搶救五溝水。

2012年世界溼地日,立法院召開公聽會,三黨立法委員邱文彥、田秋堇、張曉風共同主持,討論五溝水溼地的開發問題。高雄醫學大學助理教授邱郁文,以生物的諾亞方舟,形容五溝水溼地的重要性。靜宜大學生態學系楊國禎教授,也以屏東平原的湧泉地形,來說明五溝水湧泉溼地的珍貴,形容五溝水是大武山下,最後一塊保存自然的湧泉溼地。

面對要求生態保護的聲浪,推動工程的八八風災災後重建會,卻只在乎工程已發包,政府必須依法令行事,在期限內執行預算。現任立法委員,同時是生態學者的邱文彥指出,當初永久屋區選址不當,填掉滯洪區,現在又興建排洪道,破壞五溝水溼地。立法委員田秋堇要求,行政部門不該僵化,一心只想執行預算,面對衝突,應該找出生態與治洪共存的做法。

公聽會上,工程單位被要求應該重新思考,在保護溼地的前題下,規劃治洪計畫。

國、民、親三黨立委來到五溝水,親自體驗五溝水的自然美麗,在清澈的水中,翻開石頭看見蝦虎的卵,每位都深受感動。一路上來有居民不斷陳情,要求保護生態,也保護居民安危。

最後開發單位表示,工程將有所變動,改以生態工法,用溼地滯洪來替代河道排洪觀念,以蛇籠取代水泥堤岸,並且擴大溼地徵收,提供滯洪空間。開發單位接受溼地滯洪取代興建河道排洪,環保團體表達讚許,但是不能理解,保護堤岸為何不能用原有的樹木、竹林,一定要花錢填蛇籠。

現場討論後,立委在考慮居民安危與生態保護下,原則同意生態工法的設計,但是要求必須不開挖河床,用最少的人造工程,還要增加監督機制。不過環保人士擔心,一旦開發就會造成破壞,一旦引入大量洪流,改變原有水文,五溝水不可能保持原貌。

五溝水溼地的危機,看似獲得解決,但是對於自然造就的地理環境,一旦加入人為開發,五溝水是否能夠依然清澈,這塊溼地生態的諾亞方舟,依然面對著不可知的未來。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水資源
縣市: 
  • 屏東縣
  • 萬巒鄉
關鍵字: 
湧泉, 五溝水, 溼地, 屏東平原, 朱玉璽, 水圳, 野溪, 邱文彥, 田秋堇, 張曉風, 永久屋, 重建, 八八風災, 公聽會, 蝦虎, 三面光, 河川, 生態工法, 水泥化

清澈湧泉流過大地,形成美麗的五溝水溼地,但是開發的夢魘,讓生態面臨浩劫。在怪手動工前,各方齊力搶救,希望挽救湧泉溼地上,潔淨的生命之水…

活化活盆地?


活化活盆地?

摘要: 
水社柳,從前水岸常見的樹,現在幾乎絕跡。當農民啟動的復育奇蹟,在又名活盆地的頭社出現,水泥化的治水工程,卻正在硬化活盆地…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剪輯 陳志昌

趁著花開的時節,年輕農民王順瑜來到雙連埤,加入特稀有植物水社柳的生態調查。雙連埤的浮島上有七十多棵水社柳,保有目前北台灣最大的水社柳野生群落。

百年前日本學者首次在日月潭發現水社柳,現在卻已經看不到這樣的金黃璀璨。反倒是與日月潭一山之隔的頭社盆地,成為水社柳的庇護站,而王順瑜就是進行復育的靈魂人物。

原本頭社盆地也有許多水社柳,後來農民為了耕種而大量砍除,一度只剩下八棵老樹,四年前,王順瑜意外發現老樹的珍貴,在特生中心黃朝慶老師的協助下展開復育工作,他把務農賺的錢用來買地或租地,用扦插的方式,種出了四十萬棵水社柳,但全都是雄株。在雙連埤的野生水社柳雌雄比例接近一比一,對王順瑜來說,是重要的訊息,接下來,他希望能尋找適合的母樹,讓復育的水社柳能透過基因交流,產生更強壯的後代,但是傳統的治水思維,卻打亂了他的節奏。

南投農田水利會的排水溝規劃,正好通過他的水社柳復育區,樹木只好搬家。今年一月,工程正式開挖,天然水溝,走入歷史,生機也被封鎖在厚厚的水泥中。

隨著工程進行,排水溝逐漸成型,但卻有些怪異,因為牆面比兩旁的田地高出許多。其實這樣的排水溝已經完工的有好幾條,但農民卻開心不起來,因為排水溝高於田地,反而造成田地淹水。種植花卉的農民指著田地無奈的說,「以後這邊,最好拿來養魚啦,反正水都積在溝壁邊排不出去。」

頭社盆地的表土下,還是沼澤地形,從前的作物是水稻,盆地就像吸飽水的海綿,沒有下陷的問題,後來轉為蔬果類的旱作,缺乏水源挹注,導致地盤下陷,每逢豪雨,總是嚴重淹水。官方紀錄中,最大的淹水面積達到60公頃,深度2公尺,歷時七天才消退。為了解決淹水,水利署的八年八百億易淹水地區治理計畫,為這裡設計了排水工程,正在進行盆地出水口的拓寬,將把原先4公尺的斷面拓寬到12公尺,將豐富的生態化為冰冷的水泥。但活盆地無法承重,這些結構體能維持多久,還是問號,而原本就是沼澤的盆地,淹水問題透過工程能改善多少?

在盆地的另一頭,另一個水泥工程也在大興土木,內凹仔地區佔地7.8公頃的重劃工程,希望翻新農村面貌,促進地方繁榮。但這樣的工程,是否能順利活化這個老農村?現在的頭社村,盆地歷史與樸質的生活感融合交會著,勾勒出特殊面貌,這些寶貴的特色,會不會淹沒在一波波的建設與開發中?

放棄獸醫身份,回鄉務農的王順瑜。一面做有機耕種,一面復育水社柳,希望把原生植物找回來,把健康的生態找回來,讓農業與生態相輔相成。他花了三年時間培育出不怕水的有機金針花,也在田埂上種滿了水社柳,重現先民固岸的作法,維持著浮田的鮮活彈跳,柔軟波動,突顯活盆地的特質,在去年秋天吸引了二十多萬人造訪,為地方發展找出新的可能。

但眼前的變化讓王順瑜擔憂,「日月潭觀光腹地飽和之後,商業發展型態一直往週邊鄉鎮擴散,不只頭社盆地,其他村子也是一樣,山挖掉了,路拓寬了,水溝變水泥,農地變建地開始要建住宅,農村改觀了,原本的價值也會失去。」

原本就是沼澤的活盆地,透過工程來改變它,很可能白忙一場。汲取傳統生活的精華,讓適合這裡的生物回來,找出人和土地和平相處的模式,才能真的活化活盆地,與它共生。



學科: 
植物, 農業
縣市: 
  • 南投縣
  • 魚池鄉
關鍵字: 
水社柳, 復育, 王順瑜, 頭社, 有機農業, 邵族, 日月潭, 活盆地, 沼澤, 金針花, 溼地, 特生中心, 開發, 稀有植物, 浮島, 雙連埤, 社區營造, 八年八百億

水社柳,從前水岸常見的樹,現在幾乎絕跡。當農民啟動的復育奇蹟,在又名活盆地的頭社出現,水泥化的治水工程,卻正在硬化活盆地…

落入人間的生靈


落入人間的生靈

摘要: 
離鄉背井,失去自由,在台上,在牢籠,誰能懂牠們心裡的渴求?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紀岳君
剪輯 陳添寶

大象吹氣球、小豬運動會、猴子踩高蹺、鸚鵡打籃球…,在部分私人經營的休閒場所中,動物表演成為賣點,遊客獲得短暫快樂,動物卻得面對漫長的磨難。有些農場讓民眾與溫馴的動物,處在同一個空間裡,任由民眾餵食,對動物來說,吃到不一定是適合的食物,還得躲避遊客的追逐。

20116月,環境教育法正式上路,規定高中以下的學生和公務人員,每年必須進行四小時的環境教育課程,擔心這類場所通過環境教育場域認證,關懷生命協會邀集多位學者,透過記者會提出呼籲。關懷生命協會執行長張章得表示,驅使動物表演是霸凌動物的行為,不應該將動物表演的場域,作為校外教學場所。


臺北市立教育大學環教所所長陳建志說,這類的動物表演違反動物自然行為,訓練過程很多都違反動物福利,無法帶給民眾正確的觀念。

其實法定的四小時環境教育,可以用許多形式來達成,這樣的場所未必會成為環境教育的認證場域,卻依然是民眾接觸動物的窗口,但這些場所良莠不齊,部分經營型態漠視動物福利,恐怕帶給民眾扭曲的價值觀。

前年違法繁殖獅虎的台南蛇王教育農場,曾經以蟒蛇餵食秀來吸引顧客,這兩年因為受到動保團體的抗議,停止了餵食秀,但園區還是以教育作經營。展示的動物都關在狹小、曬不到陽光的籠子裡,觸摸不到天然材質,吸不到新鮮空氣,有些出現嚴重的刻板行為,有些連健康都出了問題。

當野生動物和人類在狹小的牢籠相見,野外的親戚面對的是獵捕壓力,短暫的交會,遊客無從想像牠們在大自然裡的模樣。牠們不是寵物,不是為人而生,牠們是自然運行機制的一部分,但人們卻為了自己的欲望,剝奪牠們原本的定位。

牠們不該被帶離自然,但對於已經被圈養而難以重返野外的動物,就必須設法降低牠們的痛苦。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裴家騏教授說,「圈養動物常常面臨的是環境豐富度不夠,行為豐富度不夠,適當地行為訓練可以增加環境豐富化跟行為豐富化。」


為了商業娛樂的行為訓練,違反動物本性,但其實透過適度的導引,能減少牠們面對醫療或照顧的緊迫,提升圈養過程的品質,建立動物與照顧者之間的信任與默契。在台北市立動物園,就有許多嘗試。

「來,嘴巴張大,這個動作可以輕鬆看到牠的牙齒,檢查口腔,甚至獸醫要上藥都可以。」負責照顧黑猩猩的保育員為我們示範說明。為了達到這樣的互動,必須每天不斷重複的訓練,動物園也會透過例行性舉辦的keepers talk,讓動物管理員與遊客分享行為訓練的目的和效果。


另外,在行為豐富化上,也針對不同動物,做出不同設計,把食物藏在展示場角落或藏在特製道具中,希望動物在單調的圈養環境中,多些樂趣。

然而在人工環境畢竟無法與自然相比,再多的努力,也只能減輕動物些微的痛苦。直接走進自然,看見動物與環境的互動,才是瞭解牠們最好的途徑,也更能學習如何尊重生命。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裴家騏表示,應該鼓勵大家到自然界,在遠距離不影響動物的前提下,欣賞動物展現自然行為,鼓勵大家走到戶外,對於降低下一代跟自然界的隔閡,會有很大的幫助。


落入人間的野生動物,也有喜怒哀樂,同樣渴望自由。生命教育或環境教育不該建立在動物的痛苦上,只要人們的觀念願意改變,或許有一天,動物能脫離被拘禁、被驅使的磨難。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南市
  • 歸仁區
  • 台南市
  • 學甲區
  • 台北市
  • 文山區
關鍵字: 
動物表演, 猴, 鸚鵡, 農場, 環境教育, 觀光, 遊客, 動保, 霸凌, 獅虎, 繁殖, 展示, 刻板行為, 裴家騏, 野保所, 屏科大, 訓練, 野保法, 保育類動物, 鱷魚, 黃國男

離鄉背井,失去自由,在台上,在牢籠,誰能懂牠們心裡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