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

對抗黑心污染


對抗黑心污染

摘要: 
在國外,所有環境指標的數據,都必須公開,環境污染問題,常常是法庭上,有害無害的訴訟攻防。但是在台灣,這些數據通常都被隱藏,於是民間團隊必須扮演偵探的角色,找出數據、解讀意義,再發動抗爭,找尋土地的最後正義…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地球公民協會帶著一群學員,穿梭在台南、高雄的土地上,他們要觀察學習的事物,就是存在數十年的老舊工業區,對河川、土地造成的污染…

來到允成工業區旁,找到排放污水的污水口,所有學員見證黑色版的台灣經濟奇蹟。蔡卉荀指著污水溝渠的油黑水色,說明這些都是機械工廠的機油,隨著清洗沖到溝渠,然後再連結到農地。


這場台南、高雄地區的水資源污染學習行動,事前的調查並不輕鬆,協會研究員蔡卉荀,以一年多的時間,拿著資料不全的河川渠道圖,走完複雜的小徑、田埂,紀錄一條條河渠的污染狀況,才有充實的資料公布於世。

調查的過程中,發現讓人痛心的污染,也認識讓人感動的農民,學員們一起來到一間棗子園,農民為保護土地種起有機作物。但是,農民也是水質污染的受害者,因為渠道水質污染,他不敢用來灌溉,必須自行鑿井來提供水源。

拜訪完棗子園,學員們繼續踏上學習旅程,眼前各種污染拼出的大地顏色,讓人理解南方土地的沉痛。

許多老舊工業區的污染,在發現後提出檢舉,多半可以獲得管制或改善,但是地球公民協會最擔心的問題,就是台塑仁武廠的污染狀況,始終被隱藏著。地球公民協會理事長李根政表示,台塑仁武廠製造許多污染,影響後勁溪,這幾年他們一直追查。

在台灣進行污染調查,面對資訊的隱匿與不完整,民間團體常常必須自行蒐集資料、分析結果。但是在國外,一些環境數據,依法必須完整公開,提供公眾查閱與監督。

高雄海洋科技大學海洋環境工程教授林啟燦,十多年來調查南部地區水質狀況,並與地球公民協會合作

面對台塑仁武廠拒絕民間團隊,進入廠區調查,林啟燦想出方法,在後勁溪進入廠區的入水與出水處,建立檢測資料,再針對污染源進行比對,發現許多污染數據。

透過這套「污染指紋」的環境調查技術,林啟燦在多年前即提出警告,台塑仁武廠的污染很嚴重,但是台塑始終不願承認,政府只會強調依法行政。

直到2010年二月,環保署地下水污染調查數據公開,高標的地下水污染,證實林啟燦教授的調查分析無誤。但是,污染調查結果出爐,並不代表環境正義得以平反,在中央環保署與地方環保局的續行調查程序上,除了公布宣示整治決心,停工或裁罰處分沒有出爐,居民健康的流行病學調查,也是尚未展開。

台塑污染有無擴散爭議不斷,環保單位組成專家小組進行調查,但是遲遲沒有結論,一再延遲結論報告。面對牛步化的環保單位,民間團體又必須從環境偵探,化身為環境行動者,結合更多環保組織力量,用著一場場記者會,喚醒社會對污染危害的重視。


政府不願公開完整調查數據,以未發現污染擴散為由,沒有對台塑污染做出懲處,地球公民協會取得官方污染調查數據,要求政府面對污染事實。

李根政在一場記者會上,指著污染向上攀升的圖表,指責官方扭曲數據,隱匿擴散事實。但是這個記者會,只換來官方網頁上,打口水戰的駁斥與說明。

民間環境組織很辛苦,一路追查到發起抗爭,無非都是為了對土地環境的愛,如果不能有更多人挺身相助,而是讓他們孤獨面對龐大的污染結構,環境只會持續惡化,人人都將是受害者。

為環境而戰,一條漫長的路,需要更多人加入,更多人關心,當人人都是土地的守護者,未來才有安康的環境。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河川汙染, 水資源, 公民行動, 污染地圖, 台塑仁武, 後勁溪, 污染指紋, 林啟燦, 排放水標準, 重金屬

在國外,所有環境指標的數據,都必須公開,環境污染問題,常常是法庭上,有害無害的訴訟攻防。但是在台灣,這些數據通常都被隱藏,於是民間團隊必須扮演偵探的角色,找出數據、解讀意義,再發動抗爭,找尋土地的最後正義…

誰來保護我


誰來保護我

摘要: 
這群北投媽媽,從互不相識,到因為關注薇閣案而彼此團結起來,一起開會,共同討論對策,也因而凝聚彼此的情感。在環境運動中,關注家鄉議題,往往是第一步,而透過薇閣案,她們也對這塊保護區有了更多的期待與想法,希望能去除不必要的人工設施,還給保護區更自然的原始面貌…

採訪 林靜梅 林燕如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謝其文 陳忠峰
剪輯 陳忠峰

一群北投媽媽,在台北市政府前拉起白布條,她們抗議位在北投的私立薇閣小學,申請變更1.62公頃的保護區做為校地使用,有可能會影響到當地的水土保持,讓媽媽們非常憂心。


面對居民的質疑,薇閣表示,現在的預定校址,已經有人為非法開發,學校進駐之後,反而能協助恢復自然景觀,也能夠讓小朋友在充滿綠意的山野中,學習環境教育。

從高處往下看,薇閣小學的預定校地,茂密的綠意連成一片,這裡的生態系和上方的陽明山緊密相連著,居民表示經常能看到猛禽類的鳥類,像大冠鷲、黃嘴角鴞前來覓食。

除了擔憂豐富的生態遭到破壞,薇閣新校區成立之後,學生人數加上教職員估計將近兩千人,對當地交通,將會形成不小的壓力,但在薇閣變更申請的計畫書中,卻沒有看見對生態以及交通流量的評估。 


長期關心台北市保護區政策的學者廖本全認為,薇閣案再度暴露出保護區政策上的根本問題。台北盆地光從行政區域來看,保護區面積將近七千公頃,就占了台北市的四分之一,說明了台北市先天上敏感的地質條件。但是保護區面臨開發的威脅,卻不是第一次了。

早在八○年代,陽明山保變住六之六案就開啟先端,「保變住」顧名思義,就是保護區變更為住宅區,保變住六之六案開發面積廣達55公頃,大約是兩個大安森林公園的大小,由於開發坡度過陡,也引發環保團體和附近居民對水土保持上的疑慮。

20019月納莉颱風來襲,造成台北市嚴重水患,台北市政府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做出檢討結論,強烈建議暫緩開發利用保護區及山坡地,而保變住六之六案也遭到監察院糾正,而暫告停頓。


爭議多年的,還包括台北市大湖公園對面,慈濟基金會計畫申請4.6 公頃的保護區變更為社會福利特定區,而引發當地部分居民反彈。有居民憂心,原本地勢低漥的大湖里,慈濟一旦蓋了大樓的話,淹水情況會更加嚴重。    

然而,保護區開發爭議還不只於此,北投是台北市著名的溫泉鄉,在北投行義路上,到處都能看到溫泉旅館,這一帶也因為地質敏感而被劃為保護區。環保團體曾在這裡做過調查,把行義路溫泉的地質敏感因素和廬山溫泉比對,大多相似,推論出有可能釀災的隱憂。


但行義路上的溫泉業者如同廬山溫泉一般,已經進駐一段時間,台北市政府想要納入管理,而業者也想就地合法,於是在2009319日,台北市都委會通過將保護區變更為溫泉產業特定區,送到內政部都委會審議,到現在還沒有通過。

回顧幾個保護區開發爭議的案例,我們再來看今年五月二十五日,台北市都委會審議會議對薇閣案做出的決議,審議委員要求台北市政府要先對保護區政策提出處理原則作為依據之後,再組專案小組審查,顯示出台北市政府對保護區政策已經到了無法逃避的地步。   

廖本全呼籲台北市政府應該對保護區做通盤檢討,透過通盤檢討重新去定義保護區的價值,也才能重新評估,到底哪些是真的不能動的?哪些是還可以做調整的?有了具體的方針之後,除了避免零星案件不斷地叩關,也才能堅守保護區的核心價值。   

保護區的存在對台北市來說,就像是天然屏障,保護著台北盆地的安全,如果不能捍衛它的完整性,將來失去了依靠之後,誰又能來保護我們?


側記:

在拍攝北投翠雲街途中,意外的看見五色鳥停在電線上,這在台北市區是很難得看到的景像,我想跟這裡的大片綠意有關。放眼望去,北投的綠意盎然,緊鄰城市的保護區,因為靠近人們生活的場域,相對的被不當使用的機率也就比較高,非法被開墾情形也不少見,希望藉著專題的報導,讓大家關注保護區其實是有它的價值所在,更懂得去珍惜它。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 北投區
  • 台北市
  • 內湖區
關鍵字: 
保護區, 都市計畫, 以小博大, 保變住六之六, 行義路, 溫泉區, 慈濟

這群北投媽媽,從互不相識,到因為關注薇閣案而彼此團結起來,一起開會,共同討論對策,也因而凝聚彼此的情感。在環境運動中,關注家鄉議題,往往是第一步,而透過薇閣案,她們也對這塊保護區有了更多的期待與想法,希望能去除不必要的人工設施,還給保護區更自然的原始面貌…

點土成金


點土成金

摘要: 
最近這幾年,竹北市突然熱鬧繁華了起來,昔日的農田,變成一棟棟的高樓大廈,高鐵站的進駐,加速了農村變遷,取而代之的是新穎的商圈型態。有人喜歡竹北市嶄新的風貌,有人卻感嘆竹北的農地越來越少,在時代變遷下,農地的消逝代表了什麼含意?而我們對於未來生活的環境,又懷抱著什麼樣的期待與盼望?

採訪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張元昱 陳忠峰
剪輯 陳忠峰

招牌上斗大的『璞玉田』二字,指的是新竹縣政府早在2001年,就計畫配合高鐵,在竹北、竹東、芎林一帶推出的「璞玉計畫」,後來改名為「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由交通大學主導,希望以交大竹北校區為軸心,設計一個高科技研發的產官學聚落,吸引高科技人才進駐,帶動高鐵週邊的地方發展。

2009129日內政部都委會通過「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主計畫,園區規劃有447公頃,包含82公頃的ICSOC產業專區、40公頃的交大竹北校地、和325公頃的優質生活區,預估超過三萬五千個就業機會,並創造千億元以上的產值。

台知園區採預售式區段徵收,先預售產業專用區作為開發經費,未來地主可以選擇領回配地的40%,或是公告地價加四成的現金補償。期待開發的居民,組成「璞玉計畫促進會」,希望加速推動開發時程,勾勒著未來的美好藍圖,彷彿已經看見新市鎮繁華的景象。

但也有人不這樣認為,因為光在竹北市,就已經有四次以上的土地徵收,從縣治一期、縣治二期到新竹生醫園區、高鐵新竹站等開發案。再加上這一片被鐵皮圍籬圈住的荒地─台灣大學竹北校區,原本新竹縣政府希望借助台灣大學的號召,帶動地方發展,於是早在1998年,就提撥了22公頃土地給台灣大學,但到現在只蓋了一棟大樓,望著荒草蔓生的空地,讓一心期盼開發的竹北市民,相當失望。

反對土地被徵收的居民們也組織「反璞玉計畫自救會」,並發動連署,希望能阻止璞玉計畫的開發。

世代生活在竹北市的陳發生,今年已經七十多歲,還住在老三合院裡,神明廳掛著父親寫的朱子格言,正是客家文化「晴耕雨讀」的最佳寫照,陳發生同時也是當地稻米產銷班的班長,他估計這一次的徵收案,消失的農地有三百公頃左右。

這些還生活在當地的農民年紀大了,也有人還希望能夠保有種菜跟居住的生活環境,繼續享有寧靜的農村生活,但是在開發浪潮之下,這些都是未知數。

透過這次的案例,贊成與反對的意見,恰恰反映了每個人對土地利用的看法不同。長期關心台灣土地的地政學者徐世榮,擔憂今年通過的產創條例,中央政府的稅收減少,自然也影響到地方政府財源的分配,會更積極地進行土地開發,他認為如果長期發展下去,台灣的土地政策,會產生嚴重問題。

同樣面臨開發壓力的,還有竹東市二重埔,原先這裡被規劃做為新竹科學園區三期的用地,但在居民的反對聲浪下,國科會也經費不足,於是宣告放棄徵收。2006年新竹縣政府推動都市計畫,要徵收土地做開發,又造成當地居民意見的分歧;無獨有偶的,住在苗栗縣竹科四期竹南基地上的農民們,也因為想要持續保有農耕生活,而不得不走上街頭抗議。

層出不窮的抗議土地徵收事件,主要是在地居民的聲音,從來沒有真正被重視過,即使辦了說明會,政府也說得不清不楚,居民無法解除疑惑與不滿。徐世榮認為,真正的民眾參與,應該回到行政程序上舉辦聽證會,讓正反兩方居民的意見,都能切實的評估進去,而不是像現在,只是表列的意見陳述而已。

不論市地重劃或是土地徵收,開發案讓農地不斷地流失,但卻又沒有一套依附的準則,到底我們的農地開發,是否有限制的終點?農發條例第九條清楚寫明『中央主管機關為維護農業發展需要…應擬出農業用地的需求總量,並定期檢討』,但在這幾次的土地徵收爭議中,卻都沒有聽見農委會的聲音。

這些問題回到源頭來看,就是每個縣市的整體規劃,在現行的法規中,只有大範圍的跨縣市的區域計畫跟市區的都市計畫,獨獨缺少屬於各縣市自己的空間計畫,也就無法做通盤考量。

每個人都想要過更好的生活,但這些必須仰賴良善的規劃,城鄉該怎麼發展?生活的空間要有怎麼樣的遠景,如果土地發展失去管控,台灣的土地樣貌又會呈現什麼樣的面貌?而我們生活在這座島嶼上,又怎麼能安心地安居樂業。

側記:

這幾年,抗議土地被徵收的農民不斷走上街頭,大聲吶喊著『良田不願被徵收』,在經濟掛帥的今天,大部分的事物,都以經濟產值看待,土地的價值也被量化了,但土地徵收其實並不只是表面,還有背後所隱藏的當地聚落文化、生物多樣性、居民的土地情感等等。今年420日,由政大地政學者徐世榮和三十多位教授連署投書媒體,認為台灣的土地徵收,已經到了浮濫的地步。徐老師以鄰近的國家日本相比,台灣的土地面積是日本的十分之一,每年的徵收案件卻是日本的十倍,從這數據來思索,政府該是正視我們的土地徵收政策的時候了。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新竹市
  • 北區
關鍵字: 
璞玉計畫, 台知園區, 區段徵收, 預標售, 竹科園區, 重劃區, 璞玉田, 都市計畫

最近這幾年,竹北市突然熱鬧繁華了起來,昔日的農田,變成一棟棟的高樓大廈,高鐵站的進駐,加速了農村變遷,取而代之的是新穎的商圈型態。有人喜歡竹北市嶄新的風貌,有人卻感嘆竹北的農地越來越少,在時代變遷下,農地的消逝代表了什麼含意?而我們對於未來生活的環境,又懷抱著什麼樣的期待與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