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

科技產業搶我家


科技產業搶我家

摘要: 
和科學園區做鄰居,幸或不幸?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位在苗栗縣,住在旁邊的大埔里居民,面臨家園要被拆除的危機,因為苗栗縣政府已經通過「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週邊土地特定區」,把原本只有科學園區的特定區,擴大154公頃納入特定區,以區段徵收的方式進行,進行整體規劃後,再發回一部分土地給地主,但民眾質疑,苗栗縣政府圖利財團,因為群創要土地,才讓他們無家可歸…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張光宗

產創條例鬧的沸沸揚揚,來自苗栗縣後龍和竹南的農民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批評政府眷顧企業,卻欺壓弱勢農民。農民問政府,這些高科技產業搶走農民的土地,農民要住哪裡?農民的工作在哪裡?農民的農田在哪裡?

農村生活恬靜安詳,八十幾歲的阿婆身體還很硬朗,在菜園裡種菜、養雞養家,平靜的生活因為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而起波瀾。苗栗縣政府辦理擴大都市計畫,擬定「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週邊土地特定區」,竹南基地原本就是特定區,現在要擴大範圍,把旁邊154公頃的土地也納入,規劃作為工、商、住等多功能用途,期望藉由企業進駐、吸引人口流入進而帶動地方發展,從非都市土地的農地變成都市土地的建地,卻不是人人歡喜,農民馬上面臨未來日子怎麼過。

春耕期間,這附近的農地卻大多都荒蕪了,因為政府要進行區段徵收,許多農民都沒有辦法再耕作,但其中幾塊田已經插秧,在田裡補插秧苗的農民何先生表示,一家人二十幾個人要吃飯,沒有種田不行啊!

走在農地間,可以看到怪手在整地,未來這裡將會有工業區、商業區、住宅區、公園綠地和學校,以及道路、電力等公共設施用地。辦理擴大都市計畫必須依照土地徵收條例用區段徵收的方式來進行,開發經費由苗栗縣政府負擔,地主可以選擇領取土地徵收費用,或是參與配地,可以領回一定比例的土地,這裡農地的公告現值一坪是一萬三左右,苗栗縣政府卻沒有加成補償,讓農民相當氣憤。

農民邱先生表示,縣政府用公告地價沒有加成補償,一年多了還是如此,現在市價一坪是三萬五,照市價就給他徵收。農民何先生表示,徵收後剩下一點點地,他們怎麼生活!

一大塊農地縮水了換到建地,是好?還是壞?土地增值的預期利益,對照原本農地耕作的收入與生活方式和環境,其中的利弊得失,農民如何看待?農民邱先生表示,政府就是要照市價徵收,不然他種田是種田生活還過得去,徵收後,農健保沒了,老農津貼也沒有了。農民何先生則擔心,他這麼老了,到哪裡找工作,以後生活怎麼辦。

除了土地之外,居民的房子也要被拆掉,在營建署都委會的679次會議紀錄中,群創公司向苗栗縣政府提出投資意向書,未來有新建或擴廠計畫,就會優先使用這裡的土地,但需要更大面積,於是縣府把園區事業專用區,從總面積23公頃擴大到將近28公頃,土地配置也做了調整,把原本兩塊園區用地擴大,同時把一塊園區用地,部份變成住宅區。

這個計畫在傅學鵬擔任苗栗縣長時,就曾經聽過,當初陳阿伯參加說明會所得到的訊息是不會拆房子,配回來的土地也可以就近配在住家旁,也就是原地原配,但現在卻是截然不同的方式,讓他們無法接受。陳女士的大伯就住在隔壁,新家剛蓋好,入厝宴客完,半個月後就收到拆遷通知單,陳女士表示,蓋個家要要費多少心力,縣政府來估價,幾百萬就要拆房子給他,誰能接受。她問縣政府地政科,他們竟然說,誰叫你房子蓋在那裡。她很生氣的說,「苗栗縣政府不負責任,既然核發建照和使用執照,為什麼馬上就要拆房子?」 

除了農地間的住家,這個區域涵蓋範圍廣大,也包含聚落聚集的市區。公義路是這裡的主要道路,萬聖宮就位在苗栗縣政府的細部計畫裡,這座廟也要拆掉,但在廟後面的社區活動中心不用拆,再左邊一點,緊鄰大馬路的鐵皮屋,要被拆除作為綠地;然而,緊連鐵皮屋旁邊的水泥樓房卻又不用拆。居民向縣府陳情,縣府人員卻告訴她,如果當初蓋水泥就可能不拆,鄭小姐表示,當初就是沒錢才蓋鐵皮屋。這裡的地段好,屬於店面,平常就出租賺租金,若被拆掉屋主的損失真的很大。鄭小姐問為什麼不能和旁邊水泥樓房一樣保留,得到的答案是因為房子的使用空間狹小,她感到非常無奈,問縣府使用範圍狹小怎麼定義,縣府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沿著這條大馬路還有一位受災戶,在兩條馬路的交會點,又是公車站牌的所在地是開藥局的黃金店面,在經過兩次道路拓寬後,藥局的空間只省下五、六坪,一樓當店面,居住的空間就只能往上發展。二十幾年前,屋主夫婦倆尋尋覓覓,花了一百多萬買了這間店面,但現在, 苗栗縣政府因為交通需求要把房子被拆掉,一家人的生計怎麼辦。屋主彭女士表示,縣政府補償個二十幾萬,一家人以後要怎麼生活。

同樣也在公義路旁,利用自家旁的空地經營洗車保養廠,黃先生夫妻兩人一個月賺個四 五萬塊,要養三個孩子已經很辛苦,原本希望竹南園區讓洗車廠的生意更好,想不到未蒙其利先受其害,他的房子也要拆掉。從屋頂俯看這裡有十幾戶民宅,街上的房子屬於密集區不必拆,這十幾戶住家卻要拆,密集區是怎麼界定?民眾提出質疑。

隨著時間流逝,有些人仍然堅持不繳土地所有權狀,區段徵收的作業持續進行,而苗栗縣政府已經自行把土地所有權過戶到苗栗縣政府名下,沒有通知地主。居民表示,在說明會上,一問三不知,怎麼相信把所有權交給縣政府。而已經繳土地所有權狀的人也是相當無奈,李女士表示,不繳縣政府會把錢配在銀行裡,跟市價差太多了!於是選擇配地,真的無可奈何。而親手拆房子的蕭女士心裡更是掙扎,因為自己拆屋還可以領到獎勵金,若是被政府強制拆除就沒有這筆錢,這裡本來就是建地,換回來的一樣是建地,而能拿回多少土地,民眾也不清楚。有人說配回41%,也有人說配回20%多一點,到底能拿回多少地,居民霧煞煞。 

而拿回來的地會在哪裡?在科學園區的高壓電塔左邊是墳墓,附近還有污水處理廠,原本是園區事業用地,後來變成住宅區,居民氣憤的表示,良田萬一換到墓地,誰願意!且這裡有汙水處理廠、高壓電,四周還有工廠,非常不合理,這裡根本不能住人。另外,在變電所周邊原本是農地,未來規劃為住宅區,民眾批評,這個地分配給民眾當住宅區太不應該了。

在營建署都委會689次會議紀錄裡,苗栗縣長有承諾,如果民眾有意見,會以Q&A的方式繼續溝通。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認為,苗栗縣政府應該要開說明會,把區段徵收的原則、內容,到最末端土地交換分合以及權利關係,都該清楚的讓居民知道。

審查這個擴大都市計畫案的都委會委員張金鶚表示,當初因為苗栗縣長劉政鴻在都委會中拍胸脯保證,會從優從寬的補償,如果經費不足,會向特定企業募款補足,才會通過。今天這樣的結果,他也不太滿意,張金鶚認為,這是個政治承諾,政治人物不應該輕易表達,一旦說了,就要付諸行動。

居民批評,當初營建署都委會因為劉縣長這席話而通過,但都沒做到,都委會要負相當的責任,營建署要站出來監督,重新審查劉縣長所講的「從優從寬」有沒有做到。

「從優從寬」的承諾,在都委會也曾經討論過,都委會委員張金鶚表示,都委會所審查的是擴大都市計畫的合理性與正當性,有關補償部分,居民可以向苗栗縣政府或中央的土地徵收單位來申訴。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發展學系廖本全認為,既然苗栗縣政府沒有實踐承諾,營建署應該找苗栗縣政府找到中央政府跟居民開會,不這麼做,都委會通過這案子的合理性、合法性會受到動搖,受到質疑。

從竹南基地的擴大都市計劃案有必要進一步討論,以科學園區為主體來擴大都市計畫是否適合,把更多的人口引進科學園區週邊,學者有很大的疑慮。廖本全表示,未來住在園區周圍的居民會面對到汙染問題,進而延伸到健康衝擊,所有在環保署環評委員會審查科學園區開發案中所提出的疑慮,這些居民都要面對,都委會的委員如果想清楚的話,這個案子會被否決。

而在進行擴大都市計畫之前,有一個更重要的前提必須討論就是水資源。廖本全表示,苗栗縣最近幾年積極發展工業,包括科技產業,苗栗的水資源也出現問題,當我們考量這個擴大都市計畫案,必須討論當地水資源缺乏,以及擴大都市計畫後,扣除園區用水,新引進人口的用水從哪裡來,會不會有問題?如果都委會的委員討論清楚,這案子也會被否決。

現行的都市計畫制度主導權在地方政府,但內政部應該更審慎把關,從更高層次的國土計畫來評估,各個地方政府所提來的都市計畫案。

大埔地區的居民忐忑的過日子,這個案子攸關他們的生存權、財產權和工作權,但令人遺憾的是,苗栗縣政府表示,沒有時間接受採訪,很多疑慮無法釐清。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苗栗縣
  • 後龍鎮
  • 苗栗縣
  • 竹南鎮
關鍵字: 
都市計畫, 土地徵收, 土徵條例, 水資源, 大埔農地, 張藥房, 圈地, 科技園區, 彭秀春

和科學園區做鄰居,幸或不幸?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位在苗栗縣,住在旁邊的大埔里居民,面臨家園要被拆除的危機,因為苗栗縣政府已經通過「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週邊土地特定區」,把原本只有科學園區的特定區,擴大154公頃納入特定區,以區段徵收的方式進行,進行整體規劃後,再發回一部分土地給地主,但民眾質疑,苗栗縣政府圖利財團,因為群創要土地,才讓他們無家可歸…

失序的國土


失序的國土

摘要: 
台灣,兩千三百萬人生存的島嶼,但我們了解這片土地嗎?我們知道如何使用這片土地嗎?一次又一次的天災地變,沒有讓人們學習到順天而為,土地使用亂了章法,人民如何能安居樂業?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慶鍾

中央山脈,台灣的綠色屋脊,在歐亞大陸板塊和菲律賓海洋板塊撞擊下,隆起而成。地質破碎,地震頻繁,河川坡陡流急,這是台灣島的先天條件,但後天的土地使用管理不當,才是台灣災難頻繁,爭議不斷的原因。從桃芝颱風、敏督利颱風,到這次的莫拉克颱風,土石流的災情,一次比一次慘,山林的管理已經失控。

北部、中部、南部三條橫貫公路的開闢,再加上日據時代伐木為主的山林經營,人類開墾的腳步進入山林。現在在台灣山區,到處可見果樹、檳榔、茶葉或是高冷蔬菜。但是依照山坡地保育利用條例規定,查定為「宜林地」或是「加強保育地」就只能造林,不能做農、漁、牧使用,違規就是山坡地超限利用。

台灣山區,從梨山、拉拉山、阿里山,到處可以看到陡直的坡地上,仍然種植著各種作物,取締超限利用或濫墾濫建,面臨許多阻礙,但矛盾的是,其他部門如農委會,還大力推一鄉一特色,觀光局也努力拼觀光。人上山,觀光也上山,辛樂克中受到重創的廬山,過去在道格颱風和敏督利颱風,就已經有嚴重災情,但政府、業者卻沒有記取大地的警示,辛樂克颱風最後臨門一腳,廬山就倒了!

廬山風景特定區的都市計畫,劃定河川區、商業區、公設區等土地利用方式,294棟建築中,只有54棟符合地目,更有十家溫泉飯店和民宿,侵占了河川區和保護區。

山林使用還有一個矛盾,就是造林政策,輔導種植果樹或高冷蔬菜的農民改為造林,對山坡地水土保持是有所幫助,但原始的山林和林務局的國有林班地,是否該造林?因為造林地的水土保持功能不如天然林,而營建署正研擬的國土計畫法中,卻把造林列為國土保育,值得商榷。


1999年,台灣有土石流危險的溪流有722條,到了2009年,已經有1443條,山林國土的危機,呈現在一次次的土石流災難中,雖然我們沒有國土計畫法,但現行的國土管理機制,高階是國土綜合開發計畫,中間是區域計畫,分為北中南東四區,再往下分為都市土地和非都市土地,各有相關的法令進行管理,重點在於政府執法不力,以及相關部門的政策矛盾。

2008
年,世界各國展開一場搶糧大戰,糧價飆漲,許多貧窮國家的人民,因為買不起食物,而引發暴動,泰國甚至禁止稻米出口,糧食需求提升到國家安全層級,但回過頭來看台灣的農業,作為糧食生產的農地,早就已經慘不忍睹。

2007年年底,台灣各地關心農業永續發展的人,在立法院群賢樓門口召開記者會,抗議立委提案把農業發展條例中,農地興建農舍的面積,從0.25公頃下修到0.1公頃。

 

高雄縣美濃鎮,是優質的農業區,潺潺水圳流過農田,對應著青山。這等美景吸引都市人來投資置產,高級農舍散落在農地間,買賣招牌到處林地,農地淪為炒作的對象,對農業而言是個災難。農地興建農舍規定鬆綁並立法通過,農發條例一直是許多人覬覦的目標,豪華農舍慢慢的蠶食農地,工業區則在政府的運作下鯨吞農地。

苗栗後龍科技園區的說明會,民眾的怒氣一觸即發,因為苗栗縣政府要把灣寶居民的房子和農地變成工業區,卻從來沒有徵詢他們的意見。灣寶是知名的西瓜產地,在現行的國土規劃機制裡,農地分為一般農業區和特定農業區,而灣寶就屬於特定農業區。這些優質的農地,肩負著基本糧食生產的功能,但農業在糧食安全、農村文化與經濟、生態以及水資源涵養等功能,對比到工業的產值與就業機會時,農業往往都是輸家。

因為國土綜合開發計畫,並沒有法律位階,缺乏最上層的指導原則,在國土計畫法的公聽會中,營建署把這部分列入國土計畫法的草案中。

優質農地,政府輕易的讓出,農業的水源也一樣,中科后里基地的用水如果不足,就調撥農業用水,在枯水期、水源匱乏,這時候卻是后里花卉產業的生產季節。百合球莖從荷蘭進口,一個就要二十元,是需要投入大量資本的花卉產業,當水都給科學園區,農地被迫休耕,微薄的休耕補助,根本無法彌補農民損失當農地不生產,農村經濟也跟著蕭條。

水資源的使用,並沒有提升到國土規劃層次,作為國家永續發展的指導方針。以彰化、雲林為例,水利署計畫在彰化縣與台中縣的界河烏溪興建攔河堰,提供彰濱工業區和雲林離島工業區。但台塑正著手規劃第五期擴建工程,加上國光石化落腳彰化縣大城鄉,還有中科四期進駐彰化縣二林鎮,這些都是高耗水的產業,工業用水需求遠超過這個區域水資源的承載量。

20056月,連續七天的豪雨,讓雲嘉沿海低窪地區又是一片汪洋。阿伯在淹水的家園裡,度過第三個難以入睡的夜晚,淹水對雲嘉地層下陷區的居民來說,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家能墊高的就盡量墊高,會淹水的,就把家裡值錢的家當搬到膠伐上。地層下陷區是淹水的高風險區,有些聚落已經低於海平面,防洪只能靠堤防和抽水站,甚至要在大排設置閘門,防堵海水入侵。

地層下陷是因為超抽地下水所導致,而地下水資源的使用,卻處於無政府狀態,以雲林的土庫一帶為例,地層下陷的情形,從沿海擴展到平原,甚至危及重要的交通,建設高鐵的行車安全,但攸關農民生計,在沒有完整配套措施下,縣政府也不願意封閉高鐵沿線的地下水井,其他地層下陷區就更不說了,國土陷入惡性循環的危機。

莫拉克颱風的重災區林邊、佳冬,地層下陷最深超過三公尺,大水淹掉房子,農田、漁塭,也都毀了,光是佳冬鄉石斑魚養殖區,損失就高達百億,漁民一輩子的努力,就毀在一次颱風。

雖然佳冬養殖漁業,轉型為海水養殖後,抽取地下水的量大幅減少,地層下陷速度減緩到每年下陷兩、三公分,但地層下陷是不可逆的,這場前所未有的災難,卻可能是佳冬遠離水患的機會。屏東縣長接受學者的建議,從國土規劃著手,用市地重劃的方式,規劃滯洪池、養殖區和居住區等。把聚落、養殖所在的地區墊高,低漥的土地就作為滯洪池。現在縣政府已經獲得經建會和水利署的支持,由水利署做整體規劃。

莫拉克災後重建條例,將國土計畫法的立法列入其中,內政部營建署舉辦三場公聽會廣徵民意,但許多學者與民間團體質疑,營建署的層級太低,是否能整合各部會,國土計畫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應該提升到行政院的層級。

八八水災給我們的啟示是什麼?除了悼念亡靈,領導人的高度該做的是什麼?又該有怎樣的前瞻視野?

熱門事件: 
學科: 
山林, 災難
縣市: 
  • 高雄市
  • 美濃區
  • 苗栗縣
  • 後龍鎮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板塊運動, 超限利用, 山坡地開發, 都市計畫, 溫泉區, 颱風, 國土保育, 糧食政策, 水資源, 農發條例, 地層下陷, 災後重建

編按:等了二十多年的國土計畫法終於在2015年12月18日通過,透過土地嚴格分區管制是否能終止山林惡夢

台灣,兩千三百萬人生存的島嶼,但我們了解這片土地嗎?我們知道如何使用這片土地嗎?一次又一次的天災地變,沒有讓人們學習到順天而為,土地使用亂了章法,人民如何能安居樂業?

山滑地動柴山危機


山滑地動柴山危機

摘要: 
高雄市區內最大的綠地-柴山,一向是登山客的最愛,也是遊客欣賞夕陽的最佳去處,可是柴山的環境現況,卻很少受到社會關注。上個月十號,財政部國有財產局公告讓售柴山土地,引起各界討論,柴山地層問題與土地爭議。在八八水災剛屆滿一個月的此時此刻,讓我們一同透過柴山來檢視,都市周邊山林的保育課題。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柴山,海拔356公尺,位於高雄市西側,南北長5公里,東西寬2.5公里,面積一千二百公頃。這座高雄的母親之山,不僅是都市的天然屏障,更是都會區的重要綠帶。不過,一向寧靜的柴山,最近卻暗潮洶湧。財政部國有財產局在八月十日提出公告,計畫將讓售柴山上三筆土地。這看似還地於民的美意,卻因為柴山先天的地層危機,以及人為開發勢力的入侵,而大打折扣。

對高雄人來說,保護山林就是要從自己最親近的柴山做起。在八八水災屆滿一個月前,二十多位高雄市民和資深生態導覽員,透過高雄市柴山會舉辦的踏查活動,體檢柴山。他們的第一站,是鼓山國小柴山分校的舊校區,因為這裡,有三處高雄市政府設置的觀測井。

高雄市政府經濟發展局表示,柴山西側舊部落區域的地層,時常會有位移現象,平均每年十公分左右,所以在這樣地質敏感的地帶,要透過長期的監測,來觀察地層的變化,以確保居民安全。

柴山西側地層的不穩定,主要原因在於地質特性,因為柴山的下層是泥岩,上層是石灰岩。泥岩質地細緻、不含水,一旦遇到大雨,就容易產生位移現象,這種情況,在濱海地區特別明顯。像柴山舊部落靠海一帶,海天一色、風光明媚,是商家聚集開店的主要區域,可是,在咖啡廳觀海平台的下方,卻潛藏著可怕的危機。水泥構造往海邊移動,造成地板嚴重裂開,業者每年都必須重灌水泥,另外,地層陷落使得樑柱與地面分離,尚未補強的,呈現柱子懸空的窘境,已經補強的鐵架,卻也不見得牢靠。

這樣的危險,在當地居民眼中,卻沒什麼大不了。嫁來柴山六十多年的王老太太笑說,沒什麼好怕的,因為住在外面有危險,留在柴山不安全,現在台灣環境這麼糟,沒有什麼差別了。在王老太太家,地面龜裂的情況,每年程度不一,老太太腳下的裂痕,是近三年日積月累形成的,而他們家門前的矮牆上,也出現一道地層下陷後的水泥痕跡。

然而在這種地質環境下,政府卻缺乏應有的警覺,就在莫拉克颱風侵襲台灣的第三天,國有財產局竟然公告,讓售柴山西側土地。國有財產局提出說明,表示地號69號、74號、74-2號,是柴山舊部落集中的主要區域,開放這三筆土地,是希望透過讓售手段,把土地還給世居柴山的住民。

柴山住民的祖先,是在明末清初時期,從中國東南地區遷徙到台灣,然後落腳到柴山的。在海邊可以捕魚、到山上可以務農,柴山的自然資源,哺育了將近十代的柴山人,目前三百多戶的舊部落住戶,有一半以上,已經在柴山生活了三百多年。

柴山東臨高雄西側面海,具有重要戰略位置,從日治時期到國民政府時期,柴山都被列為軍事管制區,而住在柴山的居民,也因此長期無法擁有私人土地。所以,要如何兼顧還地於民、山林保育,避免柴山土地開放後,成為財團投資開發的觀光區,成了政府的艱難課題。

高雄市柴山會前理事長藍培榮表示,柴山的地層不穩定,如果政府真的有誠意解決問題,應該是財政部國有財產局、農委會林務局、高雄市政府、軍方等單位坐下來,好好跟當地居民溝通會商,不能無視地層的危險性,要賣地就賣地,這樣一來,如果真的發生災難,誰要負責?到時候政府還地於民的美意,反而是陷人民於不義。

柴山山海宮管理委員會委員王國璋則認為,還地給柴山人,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可是要有配套措施,不能讓財團有機會跑來柴山炒地皮、大肆開發。

根據高雄市政府統計,平均一天有一萬名遊客或登山客進入柴山,因此,透過立法確立柴山定位,維護柴山自然生態,是目前刻不容緩的任務。高雄市政府經濟發展局副局長林英斌對此說明,目前高雄市政府已經訂定「高雄市壽山自然管理公園自治條例」,透過這個條例,要將柴山變更為都市計畫的公園,未來關於柴山的種種開發行為,就可以有更嚴格的管理方式。

其實更深入柴山的生態環境,就可以發現,柴山擁有的,不只是山光水色、純樸人情。近幾年,專家們陸續發現,柴山上特有的生物族群,像是屬於位移區西側的濱海區域,就出現目前台灣最完整的山豬枷純林。

生命力旺盛地長在貧瘠土壤上,連山豬走進後都難以脫身,這是山豬枷名稱的由來,但在背後更重要的意義,是山豬枷可以有效減緩,珊瑚礁石灰岩崩塌的現象。柴山資深解說員黎振東表示,柴山西側的下半部,是不穩定的泥岩,上層是貧瘠的石灰岩,隨時都有崩塌的危險,山豬枷一大片一大片生長在石灰岩上,對當地的地質保護,有其重要的意義。

高雄市柴山會前理事長藍培榮補充,柴山雖然只有一千兩百公頃,但是它的自然生態非常豐富,有濱海植物,也有亞熱帶、熱帶地區的植物,在環保人士心裡,柴山是高雄生態的維生系統和基因庫。

任何人走進柴山,都可以明顯感受到,如果土地所有權的爭議、住民居家安全的疑慮、開發勢力的入侵、自然生態的維護等種種考驗,不加以謹慎處理,在在都可能引爆柴山發生山滑地動的危機。在八八水災過後,我們更應該重新以國土保育的角度,來審視周遭的生活環境與山林保育,而柴山議題,就是一個重要起步。

側記

根據許多柴山居民私下表示,國有財產局讓售土地的公告,根本沒有多少人知道,如果環保團體沒有站出來反對讓售,居民還不清楚這些資訊。這種現象讓人擔心,目前讓售柴山土地的方式,真的能解決還地於民的問題嗎?如果資訊不公開、配套措施不足,會不會反而為不肖財團大開開發之門、造成柴山未來的浩劫?

學科: 
災難
縣市: 
  • 高雄市
  • 鼓山區
關鍵字: 
保護區, 國有地標售, 都市計畫, 國家自然公園, 地滑

高雄市區內最大的綠地-柴山,一向是登山客的最愛,也是遊客欣賞夕陽的最佳去處,可是柴山的環境現況,卻很少受到社會關注。上個月十號,財政部國有財產局公告讓售柴山土地,引起各界討論,柴山地層問題與土地爭議。在八八水災剛屆滿一個月的此時此刻,讓我們一同透過柴山來檢視,都市周邊山林的保育課題。

長治久安


長治久安

摘要: 
莫拉克風災過去,災後重建的問題接踵而來,民國九十八年八月二十八日通過的災後重建特別條例,掀起一陣軒然大波,到底災後重建會遇到哪些問題?政府推出的災後重建特別條例,又有哪些爭端?希望透過屏東縣霧台鄉的例子,大家一起討論,是否能有更細膩的作法?

 

採訪 張岱屏 林燕如 于立平 陳佳珣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陳忠峰 陳志昌 陳慶鐘
剪輯 陳忠峰

從台24線往下看,隘寮溪旁有一處小村莊,就是屏東縣霧台鄉的谷川部落,也稱為伊拉部落,是這次風災過後,霧台鄉唯一能進入的災區村莊。民國九十八年八月九日這一天,沿著隘寮溪而居的居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可能會回不了家。

除了谷川部落之外,莫拉克風災讓霧台鄉三分之二的部落都緊急撤離,像是上方的佳暮村、大武村、吉露村和阿禮村等,都面臨相同的命運。現在這些從山上撤離的居民分別被安置在長治鄉的長治分台和內埔鄉的榮民之家,行動不便的老人則是被送到清靜家園休養,等待後續安排。

到九月九日為止,台24線只搶通到吉露,加上山上土石仍不穩定,搶通速度受阻,部落居民暫時無法回到家園,但很多居民還是掛心山上的情況。低著頭刺繡的佳暮村媽媽說:「我們山上還有很多原住民衣服沒有拿下來,那個都是寶貝啊!」大武村的沙大哥也說:『山上的東西很多,希望政府趕快把路搶通,好讓他們把東西扛下來。』

可是問到他們未來該怎麼辦?許多人感到茫然,是該要原地重建,還是要遷村?部落居民希望政府先進行原居住地的調查報告,再做決定。如果真的要遷村,也盼望政府能有整體的長期安置計畫,規劃一個完善的安置空間,讓災民安心的居住後,再來好好計畫遷村細節。

屏東科技大學陳天健老師,為了進一步了解霧台鄉崩坍的狀況,實地走訪台24線。一路查探下來,陳天健認為,霧台鄉山區順向坡的構造加上脆弱的地質,又遇到驚人雨量,是釀成這次霧台鄉災情如此慘重的主因。

如果真的要遷村,該如何選擇遷村的地點,也讓災民傷透腦筋,一紙來自內政部遷村意願調查書,要求近日內要交回中央,就在霧台鄉主辦的遷村會議上引發爭論。首先是決定期限太倉促,八月十四日才從山上撤離,八月底、九月初就要他們選擇遷村地點,雖然意願書上面寫著只是意願調查書,但是也沒有對這張意願書作公開說明或是解釋,未來是否就照這份意願書分配遷村地點,也不得而知。

再來是在這份意願書中,政府列出可遷村的地點,有長治鄉的長治分台、瑪家鄉瑪家農場、萬巒鄉的新赤農場等等,但居民對這些地點大多不熟悉,也沒有附件說明這幾個搬遷地點有什麼特色,在對這些地點資訊不明瞭的情況下,就要居民做出選擇,似乎是強人所難。

除了意願書上的地點之外,政府表示如果部落有共識,也能自行尋找遷村地點,不過,從來不曾考慮過搬遷的居民,要他們臨時想一個地點,也很困難。這份意願書的出現,讓許多魯凱族人開始煩惱起來。

隨著遷村的議題不斷在部落裡發燒,一些關心魯凱族未來的朋友也擔心,分散遷村的結果,會讓魯凱族面臨消失的危機。於是他們成立魯凱族青年重建聯盟,要求政府在規劃重建時,要納入民間部落的聲音,也呼籲政府在考慮遷村時能以整體作為規劃。

另外值得擔憂的是,這些搬遷地點未來是不是安全,也有待檢驗,因為為求趕快重建,原本保障環境的水土保持法、水利法、都市計畫法和環評等等相關法規,都在這一次的災後重建條例中被屏除在外。環保團體對此也上街頭抗議,表示政府是藉此大開方便之門,災後重建應該先檢視國土規劃,再來訂定重建目標。台北科技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系副教授廖本全也說『這是致台灣的國土,災區的居民於危險之境』。

看著四處裸露的山頭和崩落的土石,讓人深刻體認災後重建,是一條漫長的道路,必須小心謹慎,否則對災民和國土,都是二次傷害。

草率通過的災後重建條例,讓關心環境的人士擔心,這三年下來會對國土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而災民也認為災後重建條例無法保障他們未來永續的生活,政府是否能多聽聽大家的心聲,不要只是求快,才能讓國土與人民得到真正的長治久安。

側記

採訪過程中認識杜正吉老師,他在學校敎母語。他對我們說,藉由這次風災,也讓他們魯凱族人有個反省,他說這些發生災害的地方,如果回溯起母語的地名,老祖宗都清楚的告誡過,這地方不能居住,只是後代的魯凱族人忘記了,以為樹木長大了,就可以居住,以為有工程保護就不會出事。

他以谷川部落崩塌的地方為例,那裡的母語就叫做『洪水之地』。而安置在長治分台的谷川居民也跟我說過,以前老人家就跟他們說那個地方會有土石流,他們心裡想:「欸…都沒有事,沒事啦!」老人家的話,就從耳朵出去了,沒放在心上,結果沒想到,真的有土石流了。

杜正吉說,他很希望重新拾起這些老人家的智慧,加上專家學者的意見,共同打造屬於他們的魯凱新家園,這些故事讓我想起人和土地,或許早在古早以前,應該是有某種默契在的,彼此尊重過生活。但我們現在是否能重新再找回土地對我們的信任?就看我們對待土地的態度吧…

熱門事件: 
學科: 
災難
縣市: 
  • 屏東縣
  • 霧台鄉
  • 屏東縣
  • 長治鄉
  • 屏東縣
  • 瑪家鄉
關鍵字: 
災後重建, 防災, 安置, 原住民部落, 遷村, 傳統文化, 國土保育

莫拉克風災過去,災後重建的問題接踵而來,民國九十八年八月二十八日通過的災後重建特別條例,掀起一陣軒然大波,到底災後重建會遇到哪些問題?政府推出的災後重建特別條例,又有哪些爭端?希望透過屏東縣霧台鄉的例子,大家一起討論,是否能有更細膩的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