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

陪藍鵲長大


陪藍鵲長大

摘要: 
濃綠間,倏然掠過一抹艷藍,再一細看,正紅、亮黃、雪白、濃黑,集合一身,這是台灣的特有生物-台灣藍鵲。如寶石般耀眼,如精靈般敏捷,通常要觀察牠們,得先走向森林。不過,台北縣石碇鄉的永定國小裡,就有牠們的亮麗身影。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張光宗

群山環抱的蒼翠之中,永定溪水的清透之畔,有一個秀氣的山區小校—永定國小,和都會小學最大的不同,這裡的學生有許多野地生命伴讀。

五月,高大的百年油桐,燦爛盛開,純潔如雪的白花,讓荒野保護協會的吳尊賢與陳善德老師不遠千里而來,賞花之餘,在一旁低矮的楓香樹上,有個驚喜的發現。台灣藍鵲用許多細細小小的枯樹枝,架起了碗狀的巢。但是準備育雛的鳥兒都怕驚擾,所以兩位老師緊急找校長討論護巢措施,機緣巧合,他們成了藍鵲的貴人。

為了讓小朋友更了解台灣藍鵲,校長還特地邀請吳尊賢老師來演講,並且架設了三台網路攝影機,全校的電腦都可以即時連線,方便小朋友觀察鳥寶寶的一舉一動。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蛋終於順利孵化,七隻還沒睜開眼睛的藍鵲寶寶來到這個世界。隨著牠們日漸長大,藍鵲家族也越來越忙碌。下起大雨,成鳥還得充當雨傘,保護嬌滴滴的小寶寶。

為了讓小藍鵲能安心長大,鳥巢附近的溜滑梯遊樂場被一塊墨綠色的布幔圍起來。雖然遊戲區變成了禁區,不過這裡有比溜滑梯更好玩的事情。一雙雙專注的眼睛,緊盯著巢裡寶寶的一舉一動。小朋友們從布幔的小洞,窺見孕育生命的過程,感動直達內心,再透過一雙雙小手,化為文字與塗鴉,在旁邊的觀察本上,紀錄這場與藍鵲的奇妙相遇。


夏日微風輕輕拂過,學校裡也颳起藍鵲旋風。校長特地舉辦藍鵲文學獎,鼓勵小朋友語文創作,讓小朋友主動參與,完全沒有強迫性質。

藍鵲寶寶羽毛逐漸長齊,接近離巢的時刻,學校特地準備了溫馨的發表會,為即將展翅高飛的藍鵲,獻上祝福。

徵文多時的藍鵲文學獎,也在這一天揭曉,參加的人通通有獎。第一名的作品,張硯池小朋友,把自己想像成藍鵲寶寶,寫出了新生兒的期待。

『我是誰?我在哪裡?  對了,我前幾天才出生,我是小藍鵲。  聽,是小朋友和老師的聲音嗎?  這裡是學校嗎?媽媽曾說過,這裡是永定國小 。哈啾、哈啾、好冷阿!我還沒長羽毛,當然冷囉!嘰嘰喳喳、喳喳嘰嘰、媽媽,快把食物放進我的大嘴巴,我都要餓扁了。媽媽,媽媽, 我長大後會不會飛呢?我想趕快長大,飛出鳥巢,看看小朋友和老師,看看我成長的地方,永定國小。』


巧的是,就在發表會結束後不久,第一隻藍鵲寶寶離巢了,向未知的未來,跨出一大步。很快的,牠的兄弟姊妹也陸續離開鳥巢,一同面臨大自然的考驗。溫馨的是,成鳥依然守護在旁。

但是這窩藍鵲的成長故事,並沒有圓滿結局,七隻寶寶中,只有三隻順利離開,飛向學校對面的山頭。擔心小朋友難以接受真相,校長邀請了荒野保護協會的徐仁修老師到校演講,透過一張張精采照片,揭開生態永續的奧秘。

一個生命的結束,是另一個生命的存續,也許小朋友必須在懵懂之中,學著面對死亡,面對遺憾。這堂自然課,把課本裡沒有的東西,都教給了小朋友。尊重、主動、關懷,這些難以用語言傳遞的概念,都透過這段陪伴藍鵲成長的過程,內化到小朋友的心裡面。

綠意環繞,溪魚悠游,勾勒一抹夏日靜謐。遊戲區的護巢設施拆除了,小朋友可以自由使用,楓香樹上,鳥去巢空,但是牠們沒有走遠,對岸的山頭,不時傳來藍鵲喑啞的叫聲。

今年,荒野保護協會的老師與永定國小全校師生攜手守護藍鵲寶寶,建立了保育與教育結合的典範,明年,藍鵲還會回來,因為這裡的人,願意努力維持自然環境,給牠們一個永遠安定的家園。


側記

台灣藍鵲是特有種,雖然身披華麗的外衣,卻有著無比強悍的性格與高度智慧。牠們會把沒吃完的食物藏起來,餓了再拿出來吃;會分工合作、聲東擊西,合力擊退入侵的外來客;前一年離巢的哥哥姐姐今年會回來,幫忙爸媽照顧新生的弟弟妹妹,發展出特別的『巢邊幫手』制度。憑藉艷麗的外型與如此特別的習性,難怪台灣藍鵲在之前國鳥的網路票選中,會拔得頭籌。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石碇區
關鍵字: 
環境教育, 永定國小, 荒野保護協會, 臺灣藍鵲, 特有種, 長尾山娘, 生命教育, 徐仁修, 生態保育

濃綠間,倏然掠過一抹艷藍,再一細看,正紅、亮黃、雪白、濃黑,集合一身,這是台灣的特有生物-台灣藍鵲。如寶石般耀眼,如精靈般敏捷,通常要觀察牠們,得先走向森林。不過,台北縣石碇鄉的永定國小裡,就有牠們的亮麗身影。

誰愛寶石珊瑚


誰愛寶石珊瑚

摘要: 
陽光輕透海底,可以清楚的看到魚群悠游穿梭,珊瑚礁就像水下的森林,維繫著海洋的生態體系,這是我們所熟悉的淺海珊瑚。場景換到珠寶店,玻璃櫥窗內華麗的珠寶飾品,讓人目不暇給,這些也都是珊瑚,不同的是,牠們來自深海,也就是俗稱的寶石珊瑚。2008年五月,漁業署開放珊瑚執照的申請引發爭議,環保團體認為這是大開保育倒車,究竟這當中的問題為何?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志昌 葉鎮中
剪輯 葉鎮中

玻璃櫥窗內,這些全都是寶石珊瑚,也就是這次爭議的主角。牠們生長在一百公尺以下的海洋裡,因為一般人們的潛水活動,大多只能潛到40公尺左右,因此我們很難在海底見到牠們的原始面貌。


早在十八世紀,人類就開始利用寶石珊瑚做成項鍊、珠寶等飾品,一直到了今天,還是有很多人認為佩帶寶石珊瑚是一種身分與財富的象徵,而不論中外,珊瑚在宗教上也具有避邪的效果。

台灣開採寶石珊瑚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日據時期,當時日人在無意間發現台灣也有生長寶石珊瑚,於是組織船隊進行開採,也開啟了台灣捕撈寶石珊瑚的先端。

1970年代左右,是臺灣珊瑚漁業的全盛時期,當時全球市面上所販賣的寶石珊瑚,有80%都是由臺灣出口的,因此臺灣也被稱為珊瑚王國。但是在無限制的大肆捕撈跟劃定經濟海域之後,寶石珊瑚的產量,在1990年代逐漸走下坡,南方澳的盛景不再,如今只看到零星的幾面店家招牌,還留有珊瑚的字樣。


根據漁業署的資料,2008年全台灣僅剩下3艘合法的珊瑚漁船,如果漁業署不續發執照的話,年底前,合法的珊瑚漁業將走入歷史。但漁業署卻在5月份,重新開放96艘漁船申請珊瑚開採的執照,連帶地讓珊瑚漁船管理的問題浮上檯面。


原來,雖然政府在1983年以後,就沒有核發珊瑚漁業的執照,但是實際上仍然有大約100艘的漁船,一直在違規捕撈寶石珊瑚。漁業署計畫開放執照後,可以讓違規的漁船納入正規管理。在管理辦法中並規定作業區域只能在12海哩外,劃設的五個漁區;限制每艘船最多只能出口120公斤,認為透過這些規範,就能夠把珊瑚漁船導入有效管控。但是,這些管理措施,學術界與保育團體都還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認為以往都沒有善盡管理之責,現在開放這麼多艘家後,是否真能達到嚴格管理的成績?再加上又缺乏資源量的調查,如何能確定這樣的數字是合理的。

陽光無法進駐的深海,是一片神秘未知的領域,由於台灣缺乏專業的儀器和設備,所以對於寶石珊瑚的研究幾乎等於零,就連漁民捕撈寶石珊瑚,都是憑藉著世代傳承的經驗。為了減少採捕時對海洋環境的傷害,又能顧全漁民生計,學者提出可用其他漁法的建議,來取代傳統的捕撈方式,像是利用機器手臂或是無人載具等等,就能減少對其他周邊環境的傷害。漁民和珊瑚加工業者,其實也都清楚感受到,寶石珊瑚的數量跟品質都在衰退中;但和產量恰恰相反的是,珊瑚價格逐年攀升,漁業署的漁業年報裡可以看出,2006年珊瑚一公斤大約五千多元,一年後則上漲到六千多元。


寶石珊瑚的經濟價值高,自然會有採集的壓力,甚至資源枯竭,為了避免這種情況,每個人都試圖在保育與經濟之間找出平衡點來解決問題。中國政府在200871日將寶石珊瑚中的紅珊瑚,列為華盛頓公約附錄三的名單,紅珊瑚想要出口到中國,就得附上產地出口許可證。

未來寶石珊瑚產業要永續,就必須透明化、更細緻的管理,不但漁民可從中獲利,海洋生態也能休養生息,面對自然資源的使用,分寸的拿捏就像走在高空繩索上,必須要小心謹慎。


面對各方不同的意見,漁業署在今年九月四日召開珊瑚漁船作業許可的審查會議,希望透過產、官、學三方代表來審慎核發執照。

開放寶石珊瑚執照的種種爭議,讓捕寶石珊瑚的行業再度喚起人們的注意,這個曾經盛極一時的產業,為台灣的經濟發展貢獻不少心力,不過隨著時空背景的變換,保育的觀念逐漸受到重視,如果沒有妥善的規畫,未來面臨過度開採的時候,再猛然回頭,這曾經美麗的珊瑚王國,就真的是走入歷史了。


側記

寶石珊瑚的問題表面來看或許只是保育跟經濟的衝突,漁民希望繼續合法摘採寶石珊瑚,保育團體雖然同意可以適度的使用自然資源,但最終還是希望停止摘採行為,讓海洋保有自然空間,政府則希望納入有效管理以避免國際制裁,事情發展到最後,大家或許會找出彼此的妥協方式出來,但是更深的問題是台灣漁業所面臨的困境,在經濟海域劃設後,國際之間海域糾紛時有所聞,漁民為了討海吃飯還是得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而不完善的漁業政策,更讓漁民不知道下一步該怎樣做,只能固守自己現有的資源,三代都在從事寶石珊瑚業的伍文章說:『台灣現在船長的平均年齡超過五十五歲,現在年輕人還有誰要上船?』,看不到傳承的下一代在哪裡?漁業經營產生斷層,許多出海的船員都是大陸漁工,但這又何嘗只是漁業的問題呢?我們的農業也面臨同樣的問題,看起來傳統產業似乎逐漸走向落日,可是我們真要撤守,走向一切仰賴進口的路嗎?政府是否能好好檢視我們的傳統產業,替他們找出一條出路呢?

學科: 
海洋
縣市: 
  • 宜蘭縣
  • 蘇澳鎮
關鍵字: 
珊瑚, 深海生態, 限制出口, 華盛頓公約, 保育, 動物

陽光輕透海底,可以清楚的看到魚群悠游穿梭,珊瑚礁就像水下的森林,維繫著海洋的生態體系,這是我們所熟悉的淺海珊瑚。場景換到珠寶店,玻璃櫥窗內華麗的珠寶飾品,讓人目不暇給,這些也都是珊瑚,不同的是,牠們來自深海,也就是俗稱的寶石珊瑚。2008年五月,漁業署開放珊瑚執照的申請引發爭議,環保團體認為這是大開保育倒車,究竟這當中的問題為何?

蕃仔澳的未來顏色


蕃仔澳的未來顏色

摘要: 
台北縣瑞芳鎮的深澳電廠,在改建計畫中,將興建一座卸煤碼頭,為東北角僅存的自然海岸-蕃仔澳灣,帶來震撼。七月,在立委帶領下,贊成興建的瑞芳民眾,與反對興建的基隆人,聚集在立法院前,大聲抗議。

採訪 陳佳利 詹佳霖
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 葉鎮中
海底攝影 郭道仁

農曆七月十四日子時,亮麗花車載著一座座水燈,抵達蕃仔澳灣的望海巷漁港,基隆中元祭典的高潮即將掀起。誦經求安,燒化經衣紙錢,今年主普的郭姓水燈帶頭下水。火光熊熊燃起,隨著潮水,一座座水燈漸漸漂遠。


放水燈照路,邀請海上孤魂上岸共享普渡,火燒的旺,燈漂的遠,代表宗族來年的運勢會越旺越好。但是這項已經傳承百年的文化,可能因為深澳電廠的卸煤碼頭計畫產生變化。基隆居民黃大銘表示,154年來放水燈都在這裡,沒有間斷過,很難找到比這個更好的地點,設碼頭之後,這個地方要辦文化活動就會有困難。

民國49年設立的深澳電廠,每年燃煤供電四十萬千瓦,運轉了47年,由於機組需要汰舊換新,在去年九月底停止運轉,準備變身為原供電量四倍的電廠,投資金額高達1089億元,預計在民國102年完工。為了應付未來每年420萬噸的煤炭需求,台電在改建計畫中,增列興建卸煤碼頭的項目,希望港廠合一,避免陸地轉運。

卸煤碼頭將要填海造陸8.4公頃,興建六個高度72公尺,直徑50公尺的儲煤倉,和一座橫跨海灣,高度10公尺,寬度40公尺,長度1460公尺的防波堤,到時海面上將出現一道比三層樓還要高的水泥構造物。


在深澳電廠對面,基隆人爭取將近二十年的海洋科技博物館,去年終於開始動工,要以五十億的經費,打造帶領民眾親近海洋的知性園區,預計每年將吸引二百萬人,是海洋教育與地方觀光的未來希望。防波堤的前端,離海科館的潮境工作站,不到600公尺。卸煤碼頭,會使海科館的希望,失去光芒。海科館籌備處主任柯永澤說,在宣導海洋環境資源保育的博物館門口,蓋一個如此龐大的建物,會是一個國際笑話。

台電表示,針對海科館的訴求,會將碼頭設計變更,增加結合觀光休憩的資源,可以和當地的觀光相輔相成。但是颱風會造成巨浪,再加上暴潮,這些堤防上的設施,恐怕會成為泡影。

除了海面上的景觀問題,水下的世界更需要保護。蕃仔澳灣是生命力豐沛的藍色國度,豐富的生態早已成為潛水愛好者心中的重要潛點,卸煤碼頭興建,絕對會改變蕃仔澳的顏色!為了讓八萬噸的巨大船舶航行,淺水域必須浚深十六公尺,改變地形。船舶的航道貼近珊瑚礁區,推進器揚起的粉塵,也將使珊瑚失去生機。另外,船舶本身,也是污染源。

防波堤將會降低海水的交換率,影響營養源與浮游生物的供給。而且這座防波堤,就跨坐在人工魚礁區。蕃仔澳灣是基隆市政府海洋牧場規畫的重點之一,目前已經投入2億元的經費,準備呼應海科館的未來發展。基隆市產業發展處長張水源說,從民國65年就開始投放人工魚礁,已經形成很好的漁場,一年1立方公尺的人工魚礁,可以產生9公斤的漁獲。同時,這裡也是基隆近海漁業的重要漁場,基隆區漁會表示,絕對反對這項工程。

對此,台電積極協調,希望海洋牧場的規畫稍作改變,將人工魚礁與箱網養殖外移,而衝擊漁業資源的部分,也願意做相對性的補償。但是有些事物,再多的錢也無法彌補。 為了運轉壽命四十年的電廠,興建永久存在的卸煤碼頭,值得嗎?弔詭的是,這個衝擊海洋的計畫,早在2005年就已經通過環評。

天空的亮藍與海洋的寶藍,在海平線交會成一條朦朧直線,乘船迎向這片藍色絲絨,視野拉開,景觀不同。垂直的懸崖壁立在海面上,氣勢壯闊,澎湃的海浪,拍擊出炫目的海蝕地景,船越來越靠近,長年守護灣澳的海蝕巨象,終於出現眼前。這是發展觀光的重要資源,如今為了一個碼頭要被破壞,面對這個不合理的規畫,怎麼能不發出怒吼?


網路上已經有33個團體和將近600人連署,八月二十五日,十多個民間團體串連,成立「我愛蕃仔澳灣連線」,站出來捍衛海洋資源。兩天後,這個口號,也在基隆市政府門前喊起。帶著「我愛蕃仔澳灣行動誓詞」,他們希望基隆市長簽名,宣示站在同一陣線。雖然市長不願簽字承諾,但是同意在市政月刊、市政網站和各街口LED燈,清楚表達市府的反對態度。

2008年六月,經建會針對本案,已經做出不宜開發,希望台電另尋替代方案的決議。環保團體在反對碼頭的同時,也給了台電替代方案的建議,包括在深澳灣與中油共用卸油碼頭,或是利用蘇澳港和台北港卸煤。針對這些替代方案的建議,台電表示執行上都有困難,但是,運煤可以有別的辦法,受損的海灣是無法恢復的。


檢視深澳電廠的改建計畫,引進兩座80萬千瓦的超臨界壓力燃煤發電機組,提高發電效率,並且加裝脫硫、脫硝與除塵設備,降低空氣污染物,但是台北縣環保局認為,雖然污染比例降低了,但是總排放量還是非常驚人,長期下來,對人體健康會有危害。

另外,改建後的深澳電廠,每年會產生840萬噸的二氧化碳。再加上二氧化碳產量1260萬噸的林口火力電廠,將佔整個台北縣50%的排放量。依台電報告計算,火車運煤每年將產生4126噸的二氧化碳排放,光是建造卸煤碼頭的防波堤,就會產生10萬噸左右的二氧化碳,是火車運煤25年的製造量。全球急劇暖化,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是當務之急。經濟部訂定的減量目標,2015年要比2000年減少10%的溫室氣體,但是台電目前的發電方式,有高達70%仰賴化石燃料,與減碳政策,似乎背道而馳。

雖然燃煤目前是比較便宜的發電方式,但是煤炭的價格也是年年上漲,海洋大學教授華健質疑,電廠一定要蓋那麼大、一定要用燃煤形態嗎?五年前一噸煤約40塊美金,現在已經漲到200多塊美金了。

能源局公告,預估每年的用電成長為3-4%,台電表示,深澳電廠未來將提供全台5%的電力,如果沒有順利運轉,民國102年的供電將會吃緊。人民火大行動聯盟發起人王醒之反駁說,台電要檢討的是,離峰尖峰的用電負載管理,而不是一再恐嚇台灣人民。台北縣環保局鄭惠芬科長認為,台北縣還有林口電廠、核一、核二廠,核四也即將運轉,核四的電量足以取代深澳電廠的電量,深澳電廠乾脆停廠,讓基隆東北角跟台北縣有更好的發展。

目前台電每賣一度電,平均虧損0.8元,或許該在宣導用戶端節約用電上,多加努力,並且盡量增加替代能源的產電比例,降低對化石燃料的依賴。

從國土規畫的角度來看,蕃仔澳灣,應該有更好的未來。海科館籌備處主任柯永澤說,行政院去年通過的永續相關法案,要求自然海岸的破壞是要零成長,不允許有進一步的破壞。未來的蕃仔澳灣會是什麼顏色呢?是蔚藍,還是死灰?就看2008年十月,行政院如何裁決。


側記

台灣本島的海岸,已經有一半以上人工化了,基隆市短短的海岸線,也只剩不到3公里的自然海岸。在這樣的情況下,究竟該怎麼對待蕃仔澳灣?台電在估算成本時,忽略了大自然所付出的成本,這個成本有多高昂,恐怕沒有人能計算。

學科: 
土地開發, 海洋,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火力電廠, 碼頭, 深澳電廠, 放水燈, 珊瑚, 人工魚礁, 台電, 台灣電力, 減碳

台北縣瑞芳鎮的深澳電廠,在改建計畫中,將興建一座卸煤碼頭,為東北角僅存的自然海岸-蕃仔澳灣,帶來震撼。七月,在立委帶領下,贊成興建的瑞芳民眾,與反對興建的基隆人,聚集在立法院前,大聲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