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

行動音樂廳


行動音樂廳

摘要: 
也許就是有「緣」,在嘉義縣文化局推動藝術家駐村的活動時,採訪環境藝術家盧銘世,在他的介紹下,拜訪了愛樂夢工場蘇泰榮老師,他學的是雕塑,卻致力推動古典音樂。古典音樂和我們的島的屬性好像有點距離,但是,蘇老師的行動音樂廳,把古典音樂帶進社區,社區參與過程是很有意義的,而把古典音樂帶入一般人的生活,就是一件特別、有意義的事,古典音樂內涵豐厚,躍動的音符與旋律,能安撫人心,讓人思考生命,處在動盪紛亂的台灣社會,聆聽古典音樂,是個不錯的選擇。

採訪/撰稿:陳佳珣
攝影:陳忠峰、陳慶鍾
剪輯:陳忠峰

這一天,嘉義市興村里的公園好熱鬧,里長帶著幾個幾個社區居民到河堤旁,剪一些花朵,準備裝飾活動現場,晚上在公園有一場古典音樂的放映會。舖上桌巾、準備點心,社區區民就這麼在公園內忙東忙西。這時候,戶外放映會的螢幕也開始架起,男人們協助蘇老師,架起今晚的放映的舞台。就像是過去鄉下地方,廟會的時候,露天播放電影的場景,只不過,行動音樂廳是走進社區,播放大家普遍不熟悉的古典音樂和歌劇。

藝術家蘇榮泰在學院主修雕刻,現在卻用行動音樂廳的方式,一部箱型車載著音響、螢幕、音空設備以及線路等一堆東西,到社區放古典音樂。兩年多前,從台北回到嘉義決定推行動音樂廳,到現在已經辦了90場戶外音樂會,蘇榮泰以位在竹崎的愛樂夢工場為基地,假日時,對外開放,讓想認識或是喜歡古典音樂的人,可以來這裡欣賞音樂、閒聊等等。有些人支持蘇老師的理念而加入會員,每多十個會員,蘇老師就義務到社區辦一場音樂會,也有人認同他,贊助辦音樂會的經費,推廣古典音樂,沒有政府長期支持,是件辛苦的事,是什麼樣的理念,讓他堅持走這條路。

側記

對古典音樂不熟悉的我,採訪蘇老師的過程,也是一個自我探索的過程,三十幾歲的我,並不會排斥古典音樂,但為什麼不會主動去接觸?與蘇老師閒聊這個問題時,他說,我們的教育並沒有教導我們主動去學習,大部分的都是被動的接受。他說欣賞古典音樂,入門的第一步,就是不要把古典音樂認為是曲高和寡、艱澀難懂,也不用刻意的去認識,就是很自然的聽,可以當環境背景音樂,或是放鬆時,坐在椅子、躺在沙發聽可以,聽了喜歡、有感動就好了,久而久之,就會了解古典音樂。



縣市: 
  • 嘉義市
關鍵字: 
盧銘世, 行動音樂廳, 蘇榮泰, 社區營造, 駐村藝術家

也許就是有「緣」,在嘉義縣文化局推動藝術家駐村的活動時,採訪環境藝術家盧銘世,在他的介紹下,拜訪了愛樂夢工場蘇泰榮老師,他學的是雕塑,卻致力推動古典音樂。古典音樂和我們的島的屬性好像有點距離,但是,蘇老師的行動音樂廳,把古典音樂帶進社區,社區參與過程是很有意義的,而把古典音樂帶入一般人的生活,就是一件特別、有意義的事,古典音樂內涵豐厚,躍動的音符與旋律,能安撫人心,讓人思考生命,處在動盪紛亂的台灣社會,聆聽古典音樂,是個不錯的選擇。

消失的宜蘭農地


消失的宜蘭農地

摘要: 
宜蘭農地另一個危機,是因為北宜高通車,大批台北人到宜蘭置產,買農地蓋農舍,大片延伸的農地沒了,農田間矗立起一棟棟高級豪華的千萬豪宅,王得利感慨的說,老農民走了,土地給子孫,他們不種田就乾脆把土地賣了,再這樣下去,農村會完全走樣。

採訪/撰稿:陳佳珣
攝影/剪輯:陳忠峰

「沒農地、沒農業、沒農村、沒農民」在立法院前高聲吶喊的農民,憤怒的情緒下,是台灣農業的悲哀。只有實地走到農村,才知道他們為什麼特地到台北陳情。六十歲的宜蘭農民王得利,戲稱自己在農村永遠是最年輕的,「等到我們這一輩都老了,做不下去,台灣農業就沒了」。農業人口老化是台灣普遍存在的現象,耕作辛苦,種稻收入又微薄,是年輕人都不願接手的原因,但政府的休耕補助政策,卻是變相的在消滅農業。

王得利表示,休耕一公頃補助四萬五千元,這比耕作的人賺的還多,誰還願意種,政府是鼓勵農民不勞而獲,這怎麼有道理?宜蘭一期稻作休耕面積就達到兩三成,第二期更是全部都休耕,休耕農地雜草叢生,這樣的農村景象,實在不是大家記憶中的農村景觀。

宜蘭農地另一個危機,是因為北宜高通車,大批台北人到宜蘭置產,買農地蓋農舍,大片延伸的農地沒了,農田間矗立起一棟棟高級豪華的千萬豪宅,王得利感慨的說,老農民走了,土地給子孫,他們不種田就乾脆把土地賣了,再這樣下去,農村會完全走樣。

農地使用各方勢力虎視眈眈,去年就有立委提案修改農業發展條例,把農地興建農舍的限制,從兩分半地放寬到一分地,想想看,這麼下來,台灣農地間到處都有農舍,緊跟著污水排放進入農田可能引發的糧食安全問題,以及對農村地景的衝擊是多大,還好最後沒有通過。農業的困境,不是單純只是農業問題,背面是複雜的社會、經濟層面問題。台灣,有傲人的農業技術;有辛勤耕作、腳踏實地的農民;有肥沃的土地、清淨的水源。農業養活了這麼多的台灣人,而農業的困境,政府是否有心面對。

側記

2006年年底,收到一個採訪通知,農民組織到立法院陳情農業問題,其中涉及農地開放採砂、農業發展條例修改的衝擊、休耕制度問題等,我對土地使用規劃挺有興趣,於是就決定前往拍攝留存資料,再蒐集在地訊息,尋找可以製作專題的方向與人物。來自宜蘭、嘉義、屏東的農民有各自面對的問題,而大的架構是政府的農業政策,而宜蘭農地在北宜高開通與政府休耕政策兩面夾擊下,正快速消逝,如何讓觀眾了解它的嚴重性,配合電視製作的特性,在春耕時節是最適合去呈現的,農民的擔憂,農業的危機,值得我們重視。

六、七年前,第一次到宜蘭做專題,我深深愛上宜蘭,靜謐、祥和的農村景緻,能安定我的靈魂,這裡能讓我放鬆,採訪途中經過阡陌農田,尤其是員山鄉蓄水農地倒映著青山的感覺,我好喜歡,當時,宜蘭是我想養老的地方,而現在,宜蘭農田間隨處可見豪華的農舍,與農民耕作的平實景象,成了強烈的對比,千萬豪宅與難以靠農業維生的農民,是何等諷刺!再過幾年,宜蘭農地會是什麼樣子,現在的它就已經不再是我記憶中的宜蘭,唉~挺失望的....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宜蘭縣
  • 員山鄉
關鍵字: 
農發條例, 休耕, 農舍, 人口流失, 污水排放

20075月,我們製作了『消逝的宜蘭農地』專題,七年過去,情況一如往昔,甚至越演越烈,這是什麼原因?後續我們將持續推出宜蘭農舍相關報導。

樹木之死亡紀事


樹木之死亡紀事

摘要: 
樹木在我們週遭總是存在得那樣理所當然,但是如果一旦樹木生病後,人類往往總是現實的想到重新種就好了,但是生命是否真能這樣輕忽對待。樹木提供給我們自在呼吸的新鮮空氣,給予生物棲息的場所,一直仰賴樹木生存的我們,是否也該學習好好珍惜樹木。

採訪撰稿/林燕如
攝影剪輯/陳添寶

台灣島嶼之所以美麗,有很大的部分是來自於蓊鬱的山林,豐富的林相讓各種生物棲息其中,自然形成了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台灣有一半以上的土地是森林所構成,春夏秋冬隨著季節的變換,給予山頭不同的面貌,但是山林的砍伐,讓森林面積逐漸縮減。

但同時我們卻無法忘懷樹木給我們的舒適感受,於是我們在城市景觀中栽種樹木,在公園裡、人行道旁到處都可以見到樹木的蹤跡,樹木的存在就如同沙漠的綠洲,給予城市一個喘息的空間。

樹木在我們的生活中何其重要,但是我們往往不去重視它,在開發與建設的主流思考下,第一時間犧牲的就是樹木,擋住路的移走、妨礙建設的就砍除,樹木彷彿成了裝飾物品,只是純粹為了環境美觀而存在。

其實,隨著溫室效應的日漸嚴重,樹木扮演著降低二氧化碳的重要角色,政府在鼓勵大家多多種樹的時候,必須要注意適地適種的問題,同時,在做開發時,也必須考量當地的環境生態,如果等到破壞殆盡,再來重新栽種,似乎不是應有的考量。

從過去的柳杉遭到松材線蟲入侵到台東蘇鐵被白輪盾介殼蟲侵襲、褐根病引發全省樹木的生存危機,舊的問題尚未解決,新的問題卻又不斷地發生,全台此起彼落都傳出樹木死亡的消息,究竟我們對於樹木的政策出了什麼問題?

樹木研究的難題,最容易感受到的就是資源的不足,全台各地都有樹木病害的消息傳出,全台光是綠化的樹木就高達百萬株以上,但是替樹看病的人,卻是寥寥可數。而查明樹木死亡的病因,需要經過長時間採樣、分離、培養、接種等等追蹤作業,才能確定病徵解決問題,林業試驗所的傅春旭老師對此不免感嘆的說老是追不上病蟲害散播的速度,往往一病尚未察明,另一個病例又接著來襲。

每天從北到南趕場似的到處替樹看病,他也很無力的說,彷彿是去替樹開死亡證明書,因為會找他去看的樹,大多都已經回天乏術,如何能搶在病蟲害蔓延之前,減少樹木死亡的數量是他一直耿耿於懷的。

種樹簡單,難的是在後續的照顧,如果植樹節的意義只在於每年象徵作秀般的種下樹苗,而不去真正重視樹木的問題,抱持著死了再重新種植的心態,那植樹節也就失去了精神所在。

台灣就是因為有豐富的森林面貌,才能夠有今天這樣精采的生物多樣性,如果當樹木都消失在一座座的山頭時,台灣失去了綠意,除了無法消耗二氧化碳之外,棲息其中的生物也將隨之消失,而我們是否能夠承受這樣的失去。

側記

在拍攝鐵鉆山枯木時,剛好是清明過後,小山頭似乎被無情大火燒過,只留下滿山枯黃的小樹,看起來好像已經回天乏術,但是仔細一看在小樹的枝頭上,居然找到了新生的嫩芽,格外的令人欣喜,植物的生命是何等的堅韌與神奇。其實一般的病蟲害,大部分的樹木都可以透過自癒系統抵抗,只是人為或是氣候的介入,讓這病蟲害擴大到它無法承受的地步,樹木才會逐漸枯死,而面對樹木所給予我們的一切,我們也該盡力協助它們的生存,減少病蟲害的發生好好的照顧它們,讓樹木繼續陪伴著我們,一直走下去。

學科: 
植物
縣市: 
  • 台北市
  • 大同區
  • 新北市
  • 土城區
  • 嘉義縣
  • 梅山鄉
關鍵字: 
植物病蟲害, 林試所, 傅春旭, 樹病, 樹醫生, 植樹節

樹木在我們週遭總是存在得那樣理所當然,但是如果一旦樹木生病後,人類往往總是現實的想到重新種就好了,但是生命是否真能這樣輕忽對待。樹木提供給我們自在呼吸的新鮮空氣,給予生物棲息的場所,一直仰賴樹木生存的我們,是否也該學習好好珍惜樹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