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

天外飄來的酸雨

 

天外飄來的酸雨

摘要: 
東北季風吹起,深秋的台灣,下雨的機會特別多。但很少人知道,台灣下酸雨的機率超過50%,北部地區更高達80%。而酸雨是跨國性的環境問題,台灣會下酸雨,除了本地的污染源外,更有許多隨著東北季風由大陸帶過來的排放物。面對這無國界的環境問題,民眾應有更多認知與關心。

採訪/撰稿:王晴玲
攝影/剪輯:陳忠峰

當夏天遠離,東北季風吹起,台灣的天氣轉為陰冷有雨的天氣。雨中漫步或許帶來了些許深秋的浪漫,但是東北季風帶來的降雨,卻可能潛在您不知道的酸雨危機。根據長期監控台灣酸雨的中央大學林能暉教授研究,台灣下酸雨的機率,超過50%;北台灣更高達80%,酸雨問題已經是普遍現象。

大自然的降雨本來就呈現弱酸性,但因為愈來愈多的工廠、車輛等排放出的廢氣汙染,將硫化物與氮化物排進空氣中。經過輸送、擴散、滯留在大氣中的這些氣懸微粒,和水氣結合,以濕沉降的降雨方式回到地面,PH值一旦小於5.0,就是我們稱的酸雨。

酸雨最常被觀察到的危害,就是造成湖泊的死亡、森林的衰退與土壤酸化。

湖泊如果酸度超過5.0,會造成魚蝦死亡,土壤長期累積酸雨的侵害,造成作物生長困難。而這些人們幾乎都難以察覺。

台灣從10年前開始進行酸雨監控,全台灣有12個測站,從12個酸雨監測站中得到的資料,可以明顯看出,台灣目前酸雨嚴重的地區,主要集中在北部。而在深究酸雨的污染源,有一半以上屬於境外污染,也就是大陸產生的污染隨著東北季風帶到台灣來降雨。在東北季風天氣型態下,大陸東北地區所釋放的硫化物,約 72 小時後逐漸傳送至台灣地區。大陸沿岸污染物更只需要一天,就可以到達台灣,尤其以長江下游的高污染區,對台灣地區的污染潛勢最大。

酸雨是跨國界的,一個國家的污染,通常是另一個國家受害。面對全球性的污染問題,需要的是跨國合作。也需要地球村的每一成員,拿出誠意與良心,共同為酸雨問題,思考出合宜的解決對策。

為了監控酸雨,桃園縣環保局號召了幾個國小的高年級小朋友,成為酸雨小尖兵。每天這些同學必須將清洗乾淨的桶子拿到戶外擺放,一旦降雨,小朋友必須蒐集雨水,並做初步的酸鹼度測試。看著小朋友日復一日、仔細不苟地參與酸雨監控工作,深切感受到,關心環境需要在地的力量,更期待這些酸雨小尖兵,未來能成為關心環境的先鋒。

學科: 
公害
縣市: 
  • 桃園市
關鍵字: 
酸雨, 跨境汙染, 林能暉, 懸浮微粒, 空氣汙染, 空污

東北季風吹起,深秋的台灣,下雨的機會特別多。但很少人知道,台灣下酸雨的機率超過50%,北部地區更高達80%。而酸雨是跨國性的環境問題,台灣會下酸雨,除了本地的污染源外,更有許多隨著東北季風由大陸帶過來的排放物。面對這無國界的環境問題,民眾應有更多認知與關心。

國外: 

海馬進行曲

 

海馬進行曲

摘要: 
牠是一種魚類,牠總愛站著游泳,牠擅長偽裝術,牠是標準的窈窕奶爸,在人們眼中,牠被當成高貴的中藥材,牠也被做成藝品,牠還是水族館的展示明星,當海馬家族,在海洋中漸漸失去蹤影,一場搶救行動即將開始進行。

採訪/撰稿:于立平
攝影/剪輯:陳錦彪
海底攝影:蔡永春

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的養殖場裡,一大早研究人員就忙碌了起來,他們正為住在這裡的嬌客,準備豐盛的早餐。

只見一群海馬,拖著一條長尾,海馬緩慢的往食物的方向游去,看著小蝦接近眼前 ,就用牠管狀的長嘴,一口氣把食物吸了進去,長相奇特的海馬,就連吃的東西都相當挑嘴,大大小小的海馬,各有不同的食物偏好,為了養活牠們,研究人員可是摸索許久,吃盡苦頭。

為了讓牠們長得快,長得好,研究人員一天還為牠們準備四餐,並隨時掌握海馬的體型與重量,才能給予牠們最適當的餌料,又為了避免養殖缸的水質惡化,在每一次餵食之後,工作人員都得將剩餘的餌料以及排泄物清理乾淨,在細心的照料之下,有一萬多隻的海馬,在人工的環境中慢慢的長大。

目前世界上共有三十二種海馬,台灣已發現五種,這裡所養殖的海馬全都是庫達海馬,牠們在台灣算是體型比較大也比較常見到的。

蔡萬生主任是發展海馬人工繁養殖技術的靈魂人物,眼看著海馬的族群數量一天一天的減少,他開始從野外帶回一些種魚,嘗試自行繁殖後代,蔡主任形容海馬有著慢條斯理的生活觀,以及詩情畫意的愛情觀,不過他認為最迷人的地方,莫過於公海馬懷孕的生殖奇蹟。

海馬爸爸可是標準的窈窕奶爸,牠們挺著一個大肚子,辛苦的保護著心愛的卵,耐心的守候小寶寶出生,大約10天到42天,代理孕母的任務即將完成,海馬爸爸正式進入預產期。

一隻海馬會產多少隻小海馬呢?這可要看海馬肚子上育兒袋的大小,育兒袋愈大裝得愈多生得也愈多,在自然界中,海馬一年可以懷孕十幾次,一次少則生下幾十尾多則幾千尾,依照種類而有所不同。

如果是在野外小海馬很容易就成為其他海洋生物的美食,有時存活率還不到2%

而長大後的海馬,游泳能力又不太好,為了躲避敵人,牠們練就一身隨著周遭環境改變體色的偽裝功夫。

不過如果要比較偽裝的技術,身材超迷你的豆丁海馬,絶對是第一名;體長不超過三公分的豆丁海馬,是世界上最小型的海馬,又被稱為侏儒海馬,牠們主要分布在西太平洋海域,最喜歡棲息在一種海扇型的網柳珊瑚上面,豆丁海馬的體色和所棲息的珊瑚,幾乎一模一樣,甚至身上還有凸起的表皮組織,像極了珊瑚的一小段分枝,相似度之高讓人難以分辨。

對於喜愛海洋生物攝影的潛水人來說,豆丁海馬是相簿中絕對不能遺漏的主角,在台灣還沒發現豆丁海馬之前,許多潛水人慕名前往印尼、菲律賓、澳洲等地,只為了親眼目睹豆丁海馬的風采。

今年在台灣的墾丁以及蘭嶼,豆丁海馬終於現身了,當豆丁海馬一暴露行蹤,就宛如成為被媒體追逐的超級名模,每一個攝影者都想從各個角度,捕捉牠最美的一舉一動。

如何將欣賞與拍照的衝擊降至最低,這需要潛水人的自律,另外因為豆丁海馬很少做長距離的遷徙,幾乎一直住在同一個珊瑚上面,因此如何保護棲地,成為極為重要的一環。

人們對於海馬的好奇與喜愛,帶來了商機,也可能成為牠們致命的危機,有些海馬成為水族店裡的商品,像一隻常見的庫達海馬,價格就高達500元,更何況是討喜的豆丁海馬,許多海馬就因為色彩鮮豔美麗,而被帶離大海。

根據資料顯示,世界上有高達77個國家,涉入海馬的貿易,目前中南美洲地區是活海馬的主要出口國,而東南亞則是乾海馬的主要供應國,尤其亞洲地區,每年消耗掉七十噸左右的海馬,也就是說人們至少從野外捕捉了二千四百五十萬隻的海馬,數量相當驚人,其中大多數是在於傳統醫藥的使用。

20045月,CITES也就是華盛頓公約組織,將海馬列入附錄二的保育名單中,從此國際上的進出口貿易,必須有合法的證明文件,這項規定也讓海馬的貿易逐步透明化。

從法令限制、教育宣導到人工養殖,面對漸漸失去蹤影的海馬族群,或許該採取更多元的搶救行動,才能讓這群穿上盔甲的海洋騎兵,繼續在海洋中展現英姿。

學科: 
動物, 海洋
縣市: 
  • 澎湖縣
關鍵字: 
海馬, 中藥材, 明星物種, 人工繁殖, 豆丁海馬, 海洋生物, 棲地破壞, 生態保育, 華盛頓公約

牠是一種魚類,牠總愛站著游泳,牠擅長偽裝術,牠是標準的窈窕奶爸,在人們眼中,牠被當成高貴的中藥材,牠也被做成藝品,牠還是水族館的展示明星,當海馬家族,在海洋中漸漸失去蹤影,一場搶救行動即將開始進行。

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