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太陽公公來煮飯


太陽公公來煮飯

摘要: 
夏天裡的艷陽,把人曬得發暈,強烈的陽光除了讓人直喊熱外,還能有什麼作用?有一群小朋友,他們利用錫箔紙、紙箱等材料,設計出一個又一個不同樣式的太陽能燜燒鍋,他們要利用太陽能來煮綠豆湯,真的可行嗎?

記者/王晴玲

新店北新國小的操場上,來自北區各個小學的代表,在太陽下揮汗等待,希望陽光的熱能照進他們設計的太陽能鍋後,變成熱能把鍋裡的綠豆煮熟,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大太陽下,溫度真的上升得很快,兩個小時過去,已經有小朋友的太陽能燜燒鍋測出的溫度超過攝氏一百度。

透過簡單的設計,利用太陽能來煮東西,這只是太陽能運用的一小部分。根據科學家估算,太陽放射到地球的能量每年約有13億仟卡的一兆倍,是人類全年所需能量的兩萬六千倍,也就是說只要人類能夠好好利用日照能量,可以解決不少能源問題。許多國家都已經積極投入開發太陽光能,不過目前太陽能在台灣的運用仍然相當有限。

經濟部能源委員會從民國八十九年開始推動太陽光能使用,並且訂出辦法,只要民眾願意在家中安裝太陽能光板發電,政府願意補助50%的設備費用,不過幾年下來,目前全台灣卻只有八戶民宅裝設,原因就在於成本太高。每發電一千瓦要裝設的太陽能光板,成本大約就要新台幣30萬,換算下來用太陽能發電每度成本高達14塊多,相較於台電目前每度兩塊多的費用,用錢的角度來計算,很多人當然精打細算不會去使用。

 

但是是不是做什麼事都一定要從金錢成本的角度去看?其實腦袋轉個彎,或許就能夠接受不同想法。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新店區
關鍵字: 
能源教育, 太陽能, 再生能源, 太陽光電

夏天裡的艷陽,把人曬得發暈,強烈的陽光除了讓人直喊熱外,還能有什麼作用?有一群小朋友,他們利用錫箔紙、紙箱等材料,設計出一個又一個不同樣式的太陽能燜燒鍋,他們要利用太陽能來煮綠豆湯,真的可行嗎?

國外: 

城市鳥族


城市鳥族

摘要: 
以人為主的都市,就像一座的危險叢林,鳥類求生不易,一輛疾駛而過的車子一只轉動的電風扇,一扇透明的玻璃窗,都可能是牠們致命的關卡,在人與鳥的互動中,最常發生的意外事件,就是鳥類撞擊玻璃,對人們來說,這是明亮美觀的建築設計,對鳥類來說,那是一面看不見的牆,一旦不小心撞上了,死亡率高達百分之八十。

記者/于立平

除了撞玻璃,當然還不時有車禍發生,陽明山的公路上,七年來記錄了一萬多筆的動物車禍事件,從天上飛的領角鴞、地下爬的蛇類、哺乳類,滿滿都是,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為了降低車禍發生,不但在路邊設立了小心領角鴞出沒的標誌,還有一個讓小動物可以安全過馬路的地下廊道。

 

在城市裡求生,高壓電塔、橋墩、屋簷下,都成為鳥類的避風港,甚至還出現喜鵲以電線為材料築巢,這些奇奇怪怪的生態現象,也讓我們重新思考,如何尊重生命,畢竟這個城市中居住的,不是只有人們,只要多一些巧思,就可以讓動物和人們,共同在生態城市中生活。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北投區
關鍵字: 
鳥擊, 生態廊道, 國家公園, 路死

以人為主的都市,就像一座的危險叢林,鳥類求生不易,一輛疾駛而過的車子一只轉動的電風扇,一扇透明的玻璃窗,都可能是牠們致命的關卡,在人與鳥的互動中,最常發生的意外事件,就是鳥類撞擊玻璃,對人們來說,這是明亮美觀的建築設計,對鳥類來說,那是一面看不見的牆,一旦不小心撞上了,死亡率高達百分之八十。

國外: 

大自然樂章


大自然樂章

摘要: 
當你走進大自然,不論是在森林或是在海邊,都可以聽到各種不同生物發出的聲音。鳥類清脆婉轉的鳴唱,蛙類高低節奏的低吟,或是蟲鳴蟋蟀唧唧的聲響,各種不同的旋律譜成大自然美麗的樂章。但是怎麼留住這些聲音呢?一位錄音師吳金黛,這幾年上山下海,就是為了尋找紀錄大自然的聲音。

記者/王晴玲

當夜的黑幕還籠罩大地,吳金黛已經開著車往烏來的山上走,她要搶在黎明天剛亮時,找到好位置,好錄下鳥類進行領域宣示的鳴唱叫聲。吳金黛說,鳥類的領域鳴唱時間,大概只有半小時,如果錯過這個大鳴大放的好時機,鳥類已經出去覓食,要錄鳥的聲音就得碰運氣。

腳步輕踩,吳金黛一邊拿著錄音麥克風,一邊吹口哨,眼睛環顧四週仔細張望,希望得到鳥類的回應。這一天我們很幸運地,聽到大冠鷲在樹林裡鳴叫,還有紅嘴黑鵯盡情展露歌喉,吳金黛說,當初會投入自然音樂是巧合,但卻愈做愈有興趣,常常半夜裡一個人開著車,就往深山走。一個人蹲在林間等待,希望與鳥類有美麗的邂逅。

最讓吳金黛印象深刻的,有一次她因為開車實在太累,一覺醒來已經早上九點多,慌忙拿了錄音設備就往外跑,但是卻一點也聽不到鳥叫聲。正當她走得又累又洩氣,坐在石頭上休息時,沒想到突然有一隻鳥就飛到她眼前,並且開始鳴叫。彷彿神奇魔力開竅,一下子好多鳥都圍了過來,就像個交響樂團般,開始天籟般的唱和。那一刻,吳金黛深深體會到大自然的美妙與生命的感動。

不同鳥類的鳴叫聲各有千秋,不少人也能分辨。但談到鳴蟲,了解的人卻不多,能聽聲辨蟲更是少之又少,許育銜就是一個無師自通愛上鳴蟲的人。從小許育銜就對草叢裡或是樹林間只聞其聲,難見蹤影的鳴蟲特別有興趣,但國內對於鳴蟲介紹的書籍卻是少之又少。許育銜因此花了三年時間,在野外摸索,調查台灣各種會發出聲音的鳴蟲。

對於研究鳴蟲深深著迷的許育銜來說,各種不同聲音的鳴蟲,就像是拿著不同樂器的音樂家。「棘腳螽蟴牠的聲音在夏夜裡滿詭異的,牠的聲音非常突出,夏夏….有一點像機器的聲音;金琵琶聲音,在夏末秋初聽到絶對是難忘的,牠的聲音就是滴滴滴滴;這麼多種鳴蟲我最喜歡鈴蟲,牠的聲音就像鈴聲一樣,尤其在野外牠的聲音隨風飄過來,聽起來就像天上人間一樣舒服。」

 

大自然的樂章隨時在我們身邊開始演奏,只有細心駐足聆聽的人才能體會它的美妙,而你,聽見了嗎?

學科: 
山林
縣市: 
  • 新北市
  • 烏來區
關鍵字: 
吳金黛, 鳴蟲, 許育銜, 自然錄音, 昆蟲

當你走進大自然,不論是在森林或是在海邊,都可以聽到各種不同生物發出的聲音。鳥類清脆婉轉的鳴唱,蛙類高低節奏的低吟,或是蟲鳴蟋蟀唧唧的聲響,各種不同的旋律譜成大自然美麗的樂章。但是怎麼留住這些聲音呢?一位錄音師吳金黛,這幾年上山下海,就是為了尋找紀錄大自然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