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梳子壩旁的祈禱


梳子壩旁的祈禱

摘要: 
對於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桃芝颱風”早已成為過去式,但是對於花蓮大富村 大興村的人來說“桃芝颱風”卻仍然是一個進行式,想忘也忘不了。

採訪 張岱屏
攝影 陳志昌

花蓮溪最上游的支流嘉濃濃溪,阿美族語稱為「嘎啷啷」,意思是「像野火一樣猛烈燃燒」的河流,然而自從二○○一年七月桃芝颱風之後,花蓮縣光復鄉大富村民才驚覺這條河的改變。

對於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桃芝颱風早已成為過去式,但是對於大富村、大興村民來說,桃芝颱風卻仍然是一個進行式,想忘也忘不了──桃芝颱風帶來的豪雨,使得嘉濃濃溪堤防三處潰堤,大富村兩名員警死亡,村莊內水淹及腰,與大富村僅僅一溪之隔的大興村,其清水溪洪水夾帶大量土石而下,十餘戶村民遭埋沒。一年過去了,令人擔心的颱風季節又到來,村民開始禱告,希望去年慘痛的經驗不要再降臨。

雖然第九河川局已經完成下游的疏濬,然而嘉濃濃溪上游林務局管轄的範圍卻因為河床坡度陡峻,無法進行疏濬。根據林務局保守估計,至少還有七百萬立方公尺的土石堆積在嘉濃濃溪上游的河床,正蠢蠢欲動,但是嘉濃濃溪下游的河道卻只有兩百萬立方公尺的土石容量。為了阻擋土石下移,林務局祭出了新型的防禦工事──在被沖毀的攔砂壩上方繼續興建「梳子壩」的工程。

村民對於梳子壩的工程感到不安,長期在花東地區研究地質的學者李思根也認為梳子壩的工程只是治標,無法治本。巨大的梳子壩矗立在險峻的河床上,在下一個颱風來臨之前,工人們正日夜加緊趕工中。河川局的官員對於防颱準備顯示出無比的信心,然而梳子壩或許擋得了一時,卻擋不了永遠。 

當下游的河道被迫縮減,遷村的承諾遙遙無期,村民也只好祈禱上游的土石能夠再撐一下,幫忙撐過這一個夏天。

熱門事件: 
學科: 
災難
縣市: 
  • 花蓮縣
  • 光復鄉
關鍵字: 
颱風, 水患, 大興社區, 第九河川局, 整治工程, 梳子壩, 李思根

對於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桃芝颱風早已成為過去式,但是對於花蓮大富村 大興村的人來說桃芝颱風卻仍然是一個進行式,想忘也忘不了。

無路可走


無路可走

摘要: 
2001年桃芝颱風過後,南投縣陳有蘭溪一片土石橫掃的景象,還清晰地印在腦海裡,一場豪雨不但會帶來大量土石,也可能會沖毀道路橋樑。一眨眼又到了下一個颱風季,一年的時間,新橋已完工通車,橋下的緊急疏濬工程,還不眠不休地趕工中,在雨季之前,陳有蘭溪主流搶著疏濬,聚落附近的野溪整治也沒有停歇。

採訪 林佳穎
攝影 葉鎮中

180天的疏濬工期,花了90天的時間造橋開路,這條運輸便道一路走來可不輕鬆。然而,疏濬公司擔心的不只是這些持續增加的土石,他們更擔心當挖起的土石準備被運出的時候,卻發現無路可走。

這些以桃芝災害為名的緊急優先工程,不論是損毀的護岸、攔砂壩或是新生的坍地,都為了不可預期的暴雨,披上了全副武裝,遠在最上游的和社溪也進入戒備狀態。

和社橋段上下一公里的疏濬工程流標了七次後,六萬五千立方米的砂石,以每立方米一塊錢的價格賣給砂石業者,而補貼疏濬公司的相關費用,超過四百五十萬元,溪床的疏濬工程來不及動工,逼得橫越該溪的橋樑工程只能向上提升,不能往下紮根。

同樣排在緊急疏濬工程之列、位在清水溪最上游的全仔社橋段附近,除了補修過後的橋樑之外,其餘的仍然保留著一年前的樣貌,政府以320萬的價格發包這批土石,流標了八次,至今仍乏人問津,問題還是出在有沒有路好走。

兩、三個月下來,人與溪水之間的攻防戰時而休兵、時而開戰,不論這年誰勝誰敗,可以打包票的是,只要雷雨的號角響起,攻防戰仍舊會準時開打,而故步自封的政策,隨時都可能讓疏濬工程更加走投無路。

熱門事件: 
學科: 
災難
縣市: 
  • 南投縣
關鍵字: 
野溪整治, 陳有蘭溪, 颱風, 疏濬, 砂石, 開採

2001年桃芝颱風過後,南投縣陳有蘭溪一片土石橫掃的景象,還清晰地印在腦海裡,一場豪雨不但會帶來大量土石,也可能會沖毀道路橋樑。一眨眼又到了下一個颱風季,一年的時間,新橋已完工通車,橋下的緊急疏濬工程,還不眠不休地趕工中,在雨季之前,陳有蘭溪主流搶著疏濬,聚落附近的野溪整治也沒有停歇。

幫他們找一個家


幫他們找一個家

摘要: 
730、921,這可不是樂透彩的中獎號碼,而是桃芝颱風與地震的紀念日,當立法院還在為基隆河整治經費吵得聲嘶力竭時,動不動八、九億的數字相對於生活在災區的朋友,還不知道貸款買房子是不是負擔得起,明天怎麼過下去?

採訪 蕭靜美
攝影 朱孝權 陳錦彪 張國樑

公部門礙於職權與公文往來必要的程序與時間,的確是要慢慢等,據估計從土地取得、土地變更編訂、建照申請、環境影響評估等程序走完,最少要兩年,只是公部門似乎忽略了災民對家的渴望,還有時間所帶給他們的壓力。以中部災區的遷村計畫為例,並不是經費問題,而是政府的法令無法聯合運用,公部門的程序無法簡化所致,只不過這樣的結果又讓已經失去產業、家園甚至家人的災民來承擔,是不是有失公平?

三年了,一千多個日子,有的人找到了房子,卻擔心繳不出貸款,有的人既無法原地重建也找不到適合的地點,政府曾經承諾的遷村計畫窒礙難行,這一晃眼又是三年,災民不再等待,決定自己找房子。

然而,蓋一棟房子真的那麼難嗎?九二一災區家屋再造服務團隊會告訴你,一點都不難,不僅不難,還可以很便宜,甚至自己動手蓋。建築構法有彈性、構料便宜、工法簡易,就是協力造屋的特性,讓蓋房子這件專業的事,只要願意也可以隨時參與,這個構想解決了災民無屋可住的窘境,也提供了原住民七百五十人的就業機會。一棟外觀美麗的房子,只需不到一個月的工作天即可完成,而且造價平均在三十萬左右,加上災民本身來自各單位的補助款,其實自付額並不多。

其中,九二一大地震毀滅性的破壞給了謝英俊建築師「低科技‧綠建築」理念的一個實踐機會,陸陸續續蓋好的房子,人性化的設計、彈性運用的空間,協力造屋系列讓我們看到理念與實踐的完美結合。 

有了房子,接下來是如何將產業與社區結合,在原住民部落有的是多餘的人力,但是勞力如何變成一項產業,這是很多公部門執行單位一直做不到的難題。這群在陽光下流著汗的建築伙伴,用雙手實踐了多一點人、少一點建築的理念,目前完成了三十五戶協力造屋的工程,也就是說有三十五個家庭因此有了安家立業的場所,那麼法令呢?坐在冷氣房的行政官員們,實在該加加油了。

學科: 
災難
縣市: 
  • 南投縣
關鍵字: 
協力造屋, 災後重建, 謝英俊, 遷村, 原住民, 部落, 邵族

730921,這可不是樂透彩的中獎號碼,而是桃芝颱風與地震的紀念日,當立法院還在為基隆河整治經費吵得聲嘶力竭時,動不動八、九億的數字相對於生活在災區的朋友,還不知道貸款買房子是不是負擔得起,明天怎麼過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