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地」相關報導

再見 溼地

2008-11-17

當涼風吹來陣陣秋意,北方嬌客也跟著翩然來到,11月初,眾所矚目的黑面琵鷺陸續抵達南台灣,牠們的度冬據點不只有大家熟知的七股,去年就有9隻黑琵在南邊的茄萣溼地落腳,不過這片樂土今年卻無法迎接牠們,因為道路的開闢,已經讓這裡失去大半生機。

找回食蟲植物的春天

2008-03-17

一朵紅色鮮豔的植物,針狀的刺毛上布滿黏液,美麗的外貌後,卻是昆蟲的死亡陷阱,它的名字叫做寬葉毛氈苔。在台灣的食蟲植物,棲地已經相當稀少,但是在離島金門卻被發現一大片棲地,長著不同種類的食蟲植物,不過它們也面臨危機,等待找回生命中的春天。

四股社區鰲鼓夢

2008-01-18

他是回鄉的設計師,也是海上的漁夫,更是一位願景的推手。四股青年蔡恭和,回到故鄉創業,卻一頭栽入社區再造的工作中,成為生命中美麗的插曲。於是,在鰲鼓濕地旁的小小村落裡,一個關於濕地上的桃源夢,開始起飛。

濕地悲喜劇

2005-02-28

跟著賴榮孝老師走進濕地,濕地內植物繁密、蘆葦叢生,很難想像一年前這裡是一片人工草坪,當時怪手剛開挖,義工們準備種下小小的幼苗。短短的一年,一座近自然的人工濕地誕生了,過個馬路來到陽光運河,這條上億元打造的運河,它的前身是一片生態豐富的濕地,如今一切化為烏有,看著濕地一生一死,對這片土地有深厚感情的保育人士們,也從無奈中走出了希望。

大坡池悲喜曲

2004-04-12

今年清明時節,池上鄉一如以往,瀰漫著陰雨濕冷的氣息。每年此時,家燕也總會借道池上,循著花東縱谷返回北方。然而跟往年不一樣的,是池上鄉的母親湖-大坡池,解下了套在身上的枷鎖,在細雨的滋養中,逐漸回復生機。

濕地進行曲第一部–HAPPY生態村

2004-01-26

在台灣關於「濕地」這兩個字的解釋,以前和現在有很大的不同,早期人們總認為濕地是蚊蟲叢生,無用的爛泥灘,只要是開發工程,最先想到的要利用濕地,走過填海造陸、海岸大肆開發的年代,這些被蠶食之後,所遺留下的濕地,現在反倒成為稀世珍寶,是生物的樂園、是生態旅遊的景點,是商機也是生機。

濕地進行曲第三部–濕地的生與死

2004-01-26

在台灣關於「濕地」這兩個字的解釋,以前和現在有很大的不同,早期人們總認為濕地是蚊蟲叢生,無用的爛泥灘,只要是開發工程,最先想到的要利用濕地,走過填海造陸、海岸大肆開發的年代,這些被蠶食之後,所遺留下的濕地,現在反倒成為稀世珍寶,是生物的樂園、是生態旅遊的景點,是商機也是生機。

濕地進行曲第二部–永安濕地的明天

2004-01-26

在台灣關於「濕地」這兩個字的解釋,以前和現在有很大的不同,早期人們總認為濕地是蚊蟲叢生,無用的爛泥灘,只要是開發工程,最先想到的要利用濕地,走過填海造陸、海岸大肆開發的年代,這些被蠶食之後,所遺留下的濕地,現在反倒成為稀世珍寶,是生物的樂園、是生態旅遊的景點,是商機也是生機。

高美溼地的今昔

2003-11-03

二十多年前,台中港興建完成。從那一刻起,大甲溪南岸的這塊小溼地,就開始慢慢淤積,愈長愈大…

溼地新生

2003-01-27

今年冬天,從北方過境台灣渡冬的過境鳥,又再度停棲在牠們熟悉的西海岸,這次牠們聽到­的不再只有挖土機與怪手的引擎聲,看到的不再只有滿海岸的垃圾,還有愛鳥人的驚呼與期­待...

反濱南之後

2003-01-06

家旺伯看著眼前的這片「內海仔」, 他很擔心, 遠方的那片沙洲, 如果不斷退縮, 到最後整個沙洲都會消失, 而養活了七股一萬多漁民的潟湖, 也會消失。 在經歷了一段長達七年的抗爭歲月之後, 七股打響了知名度, 家旺伯也保住了家鄉的空氣與內海, 只是每年一百萬人次的觀光人潮, 不知道七股要以怎麼樣的姿態來承受這沈重的人口壓力......

克復濕地

2002-11-18

溼地保育的觀念尚未成熟,珍貴溼地—宜蘭雙連埤的存留與否至今仍是未知數。對於宜蘭一­群熱愛自然的朋友來說,坐以待斃不如起身而行,邱錦和老師和一群朋友轉而從積極面思考­保育的策略,他們將瀕危的水生植物移植復育,再慢慢的移植到埤塘裡。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