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業」相關報導

農 殤

2012-07-02

豪雨落下,農殤悲情,一年又一年的危機重覆,農業到底有何避災方式…

河口危機倒數計時

2008-12-15

正值枯水期的高屏溪,水量比夏天少了一半以上,可是站在河流出海的地方,還是可以感受到河水裡,隱藏著一種沉靜的力量,放眼望去,河面寬闊、漁船錯落、水鳥飛翔…不過大河的危機,卻也正悄悄發生著,高屏溪在西岸地層累積的地下水,被林園工業區的油污侵占,在東岸海邊堆積的沙灘,受到不明原因大面積侵蝕,高屏溪在走向終點之際,正誠實地向人類提出警示。

南方河口敘事

2008-12-15

該怎麼樣,才能把一條河流的故事說完?而在長流故事裡,我們人類又正在扮演什麼角色?南台灣的高屏溪,是全島年逕流量最大、流域最廣的河流,千萬年來,她一點一滴地堆積出南方的沖積平原,建立起農業發展的基礎環境,而在奔向大海的同時,她更為河口、海濱的人們,帶來無限的資源與夢想。可是,現在的高屏溪,過得好嗎?水岸上的人們,生活是否依然快樂?我們想去海口看一看!

四股社區鰲鼓夢

2008-01-18

他是回鄉的設計師,也是海上的漁夫,更是一位願景的推手。四股青年蔡恭和,回到故鄉創業,卻一頭栽入社區再造的工作中,成為生命中美麗的插曲。於是,在鰲鼓濕地旁的小小村落裡,一個關於濕地上的桃源夢,開始起飛。

搶救沙洲大作戰

2007-11-23

沙洲是國土的第一道屏障,沙洲內的水域在颱風來襲時,避免海外強風大浪直接侵襲內陸,今年的柯羅莎颱風把雲嘉外海的蚵棚一掃而光,但七股潟湖內的蚵卻安然無恙,就是因為有沙洲的保護。從地理環境的變遷,台灣西南沿海是堆積海岸,海岸線不斷向外推移,但現在卻變成侵蝕海岸,沙洲缺乏沙源補充,而逐漸消失,在搶救沙洲的行動背後,又突顯出國土管理的哪些問題?

海田

2007-01-19

強烈大陸冷氣團南下,氣象局發布低溫特報,當大多數人還躲在溫暖的被窩,蚵農卻是頂著寒風準備出海。幽暗的清晨,站在岸邊往北看,是燈火通明的台塑六輕,海岸是各方勢力覬覦的土地,台塑大鋼廠與中油八輕同時看上台西海岸,台西是傳統產業與重工業衝突的一級戰場。

呷飽沒

2002-06-24

有一群人努力了近三年的時間,只為了將一種被人快吃光的生物-「馬糞海膽」,放流大海,而有另一群人,花了大半輩子的時間,只為了研究出更好吃的稻米。當人的需求從「吃的飽」提昇到「吃的好」,當世界上的人口愈來愈多,耕地卻愈來愈少,而野外的資源又被人類自己破壞殆盡的時候,我們該怎麼辦呢?在一句「喫飽沒」的背後,隱藏了多少生物資源消耗的問題。

海洋‧老船長

2002-05-06

海洋的污染,以及過度的漁撈,讓台灣的海洋資源日益減少。漁民抓不到魚,只能利用更具破壞性的捕魚方式,來增加漁獲,讓海洋受到更大的摧殘。

核處是魚家

2000-10-02

臺灣北海岸萬金石與東北角貢寮海域是臺灣的漁鄉,漁業產量豐富,清晨三點,基隆漁市已是人聲鼎沸,這裡是東北方最大的魚貨集散地,不過這些年來,經由兩岸貿易而來的魚,似乎漸漸占據了魚攤,也有魚販感嘆,金山附近的魚因為靠近核電廠,因而乏人問津。 原本每年七月,是北海岸與東北角烏魚苗迴游的時節,成群小烏魚占據了貢寮雙溪河河口,但是令人訝異的並不是數量,而是每一隻魚,都有了變形的身軀。1970年代晚期,...

何處撒網捕魚去

2000-09-04

捕魚祭對阿美族人來說是一個重要的傳統,花蓮壽豐鄉水璉村的阿美族人,因為海岸被劃為海岸漁業資源保護區,得以在這片未被污染的海域捕魚;但是吉安鄉的聯合捕魚祭卻淪落到在河邊圈起人工水塘,由鄉公所出錢購買吳郭魚來舉辦捕魚祭。由於河川的污染,導致漁業資源的枯竭,以往族人記憶中的捕魚祭已不再,加上捕魚祭的觀光化,族人如何面對變調的捕魚祭?

三月的禮物

2000-03-13

春回大地的三月,到處充滿生機,阿美族人在黑夜中行走到海邊,拿著手電筒,在岩石上找尋蟹類及其他食物,這是海的禮物,是阿美族的珍饈。烹煮過後,在門口映著夜色喝著酒享受鮮美食物,是阿美族的簡單又純樸的生活寫照。在阿美族的生活中,上山採箭筍、溪邊撈綠藻、海裡捕魚捉蝦,用水烹煮或加鹽醃漬,都是取攫自大自然,是大自然贈與的禮物,本集呈現阿美族人如何與自然和相處之道。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