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文」相關報導

上水的希望

2001-10-01

從台三線省道轉往谷關的路上,可以清楚看到一整片突起的台地緊鄰著大甲溪畔,這就是新社台地,台中縣新社鄉就位在這片台地上,沿著大甲溪,順著中橫公路繼續向東行,約莫過了十幾分鐘,就進入和平鄉的白冷高地,大甲溪在這裡成就了兩則水的故事。一則來自北岸的天輪發電廠,大甲溪沿岸的五座發電廠都由這裡控管,另一則來自南岸的天輪村,白冷圳的傳奇就從這裡開始。

水的驚嘆號

2001-09-24

納莉颱風在一夕之間,讓台北市成了台北湖,也使得台北人重新去思考我們與河流、與水的關係。事實上,自從台北盆地在地球上誕生到現在,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是湖泊就是沼澤。水是台北盆地性格的一部份,但是,當台北發展成為高密度的都市,整個治水政策與思維卻是以一種嫌棄的態度面對水,這種嫌棄的態度表現在堤防與大型抽水站的設置上。納莉之後,我們該用一種什麼樣的態度,與都市裡的水建立起新夥伴關係呢?這是本集所欲探討的方向。

還我磺溪

2001-08-27

磺溪發源自陽明山竹子湖地區,流經士林天母,在建德橋與雙溪匯流而後流入基隆河,由於兩岸的污水排入磺溪,使磺溪生態岌岌可危。磺溪另外一個危機是面臨水泥化的威脅,防洪工程讓下游堤岸全面加高,由於堤防是居民平時休閒散步的主要空間,對於防洪工程居民有話要說。

水上森林

2001-07-09

為什麼紅樹林叫「紅」樹林,外觀卻是綠色的?河流與海洋交會的潮間帶,由於海水浪潮力量小,潮汐漲退相當緩和,河流一路挾帶而下的沙泥及腐植質便會逐漸沈澱下來,形成適合紅樹林生長的環境。漲潮時,紅樹林下半部的莖幹枝葉會浸泡在海水當中,而露出水面的樹林部分,看起來就像是生長在水上的森林。

美的困境

2001-07-09

雖然各界對生態工法都相當認同,但是落實到實際的工程施工上卻是有相當大的落差,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這些落差,本集從工程面、制度面、執行面實際了解現在河川生態工法所面臨的種種困境。

美的契機

2001-07-02

結合了生態與工程的「生態工法」讓工程界與生態界開始有了交集與對話的空間,是工程施工與生態保育可以取的平衡的新契機,但是生態工法的本質是什麼?現在國內的發展是如何?本集以河川生態工法來討論。

溼地生態系

2001-07-02

生物由海洋演化到陸地的痕跡遺留在濕地。蚊蚋叢生、生人莫進,通常是濕地在人們心中的印象,因此總是成為人們亟欲揮之而後快的對象。但事實上,濕地生態系在自然界所扮演的角色和其它所有生態系一樣重要,不論是在河口、海灘、埤潭或人工魚塭, 都是過境候鳥的覓食天堂,甚至濕地本身獨特的生物相更是自成一格地在海與陸的邊緣生長…

河流生態系

2001-06-11

當大氣層的水氣凝結成雨,降落地表,生命的形式就開始變得豐富而多變。在河川生態系的詭譎多變中,我們看到地球生命繁衍的精密與嚴謹,河床無論堅硬或柔軟、水流無論湍急或紓緩、水深無論丈量或及膝,都能發展出獨特的生命個體。

砂石的罪與罰

2001-06-11

罪,高屏溪,二十年來地方政府縱容砂石盜濫採,生命之河成了黑金之河。罰,土石採取法,在立法院沈睡六年仍然沒有結果。「砂石之罪與罰」從河川砂石看台灣的黑金體系與環境問題。

來自上游的警訊

2001-06-11

平溪是基隆河的源頭,基隆河的水患不斷,政府投入了大量的整治經費仍無法免除水患的憂慮,來到上游我們看到整治工程深入最源頭,甚至連小小的野溪也列入整治名單,到底這樣的整治有功效嗎?還是造成生靈塗炭的幫兇呢?

變色的光環(上)

2001-05-28

新竹科學園區成立二十年,是台灣高科技產業IC製造重鎮,也是國家經濟的命脈。但是年產值近一兆元台幣的新竹科學園區,卻沒有相對應的環保工業。特別是針對流經新竹縣市的客雅溪所造成的污染,早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本集將披露由於園區工廠生產製程的多樣化,及有害化學物質的經常性使用,使得新竹科學園區在保護環境資源,及對污水的污染管制方面,有其侷踀與困難。然而從物原料的使用上,來減少廢棄物的產生,卻是目前唯一且最經濟的解決方法。

變色黃墘溪

2001-05-07

中福村中興段農田,一百多年來是蘆竹鄉最好的水稻田,民國六十五年左右,中壢工業區的工業污水陸續排放到黃墘溪,只要附近農民引用溪水來灌溉,農田就會遭受不同程度的污染。這片農田幾乎成為桃園地力最差的地方。當地居民嘗試過許多陳情管道,得到的答案就是等待,一等二十年。黃墘溪只是台灣眾多相似問題的一例,目前台灣三十多萬公頃的水稻田,就有五萬多公頃灌溉用水受到污染,農地污染的惡夢,何時可以解決?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