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相關報導

溼地之春

2005-05-02

如果說花東縱谷的大山大河是壯闊的交響樂,馬太鞍溼地就是一段美麗的奏鳴曲,跳動其間的音符,是一口口源源不絕的地下湧泉。原來,馬太鞍濕地一帶有許多伏流,不停從山腳下冒出泉水,匯流成一片片水塘。清澈的甘泉不但滋養著溼地豐富的物種,更是馬太鞍阿美族文化重要的源頭。

大道之行

2005-03-28

走在台灣的街道,行道樹的存在似乎理所當然。從台東台九線的綠色隧道,到台北的中山北路,甚至是台大校內的椰林大道,都曾經在人們生活和生命中留下一點回憶,但是很少人注意到它從哪裡來。

播種

2004-12-06

因為雙連埤濕地,讓這位埋首水生植物世界的田野工作者,成為媒體報導宜蘭濕地的必備人物,我們的島也曾經報導過雙連埤,但不知它的近況如何,於是興起了去宜蘭看看的想法。

異形入侵

2004-11-15

今年九月二十三日,靜宜大學教授陳玉峰前往台中縣頭汴坑溪附近,進行生態調查時赫然發現,溪畔的一棵山黃麻樹正被一種黃色的藤蔓層層纏繞,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我們重回頭汴坑溪,發現生命力旺盛的本土樹種山黃麻,已經被這種不明的藤蔓絞殺致死。

蕨類狂想曲

2004-10-25

她有著善變的特質,她散發冷酷的性格,她擁有傲世的風範,她流露古老的氣息,當他與她相遇,在山林溪流間演奏一段蕨類狂想曲。

合歡。花世界

2004-07-05

當冬雪染白了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合歡山頭,酷寒的氣候中,生命的演替不斷循環,各種高山植物,在冰層下、石縫中、岩壁旁以不同的生物策略,度過生命中的嚴冬,等待初夏的甦醒,為遼闊的高山地區綻放繽紛的色彩。

尋找烏來杜鵑

2004-05-31

有一種花,過去盛開在翡翠水庫興建前的北勢溪沿岸,她生命力堅強,亭亭挺立於溪邊石縫中。民國七十六年,翡翠水庫落成,滾滾大水淹沒了她生長的地方,從此在野外再也尋不見她的芳蹤。

水生植物的諾亞方舟

2004-05-03

當一塊塊濕地被人工掩埋起來,當一片片水田被施以農藥,當一個個外來物種被四處棄置,讓台灣本土的水生植物面臨嚴重的生態浩劫,從南到北、從高山到湖泊,許多水生植物甚至在人們還未認識它之前就已滅絕。

大樹的秘密

2004-03-29

在我們生活的週遭,可以看見各式各樣不同的樹木。每棵樹木有他不同的歷史與生命軌跡,樹木群集形成的森林更是大自然最珍貴的寶藏。過去人類總是以站在地上的角度去看樹,你是否也曾想過,換個角度,去看看樹上的世界是什麼樣子? 爬上幾十公尺高的大樹頂,對於人類來說是極大的挑戰,不只因為必須要克服高度的恐懼,更因為上樹的技術限制。

台灣水蓮花

2004-02-16

2月2號是世界溼地日,正當各國更加重視溼地價值的此刻,台灣卻有一種珍貴的溼地植物瀕臨滅絕的困境。我們跟著台大研究團隊的腳步,來到桃園龍潭。這裡的埤溏,是俗稱水蓮花的台灣萍蓬草,僅剩的幾個棲息地。

失根的城市

2003-12-15

在高樓林立的城市,或多或少都可以看見一些日式宅院,隱藏在巷弄裏。對圍牆外來來去去的路人來說,雖然視線所及只是斜頂黑瓦以及參天老樹,但宅院裏延伸出來的滿天濃蔭及蟲鳴鳥唱,卻是身處水泥城市中的人們,還可以跟自然一起呼吸的稀有空間。

高美溼地的今昔

2003-11-03

二十多年前,台中港興建完成。從那一刻起,大甲溪南岸的這塊小溼地,就開始慢慢淤積,愈長愈大…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