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

夏威夷的能源革命

夏威夷的能源革命

摘要: 
夏威夷和台灣一樣,幾乎所有的能源都得仰賴進口,其中石油占整體能源需求的90%,汽油價格全美國最高。由於夏威夷主要靠燃油來發電,電價很貴是全美國平均的3倍,高成本的能源是夏威夷居民沈重的負擔。

採訪 陳慶鍾 周佩蓉
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高齡八十三歲的傑克,是最早開始利用太陽能的夏威夷居民之一,他使用太陽能熱水系統已經快20年了。2010年他在政府的獎助之下,又在屋頂上裝了十片太陽能光電板,因為夏威夷的電價實在是太貴了。


夏威夷和台灣一樣,幾乎所有的能源都得仰賴進口,其中石油占整體能源需求的90%,汽油價格全美國最高。由於夏威夷主要靠燃油來發電,電價很貴是全美國平均的3倍,高成本的能源是夏威夷居民沈重的負擔。

高電價代表夏威夷有更高的經濟效益來發展再生能源,但是夏威夷群島土地有限,特別是夏威夷總人口的三分之二,有將近一百萬人就住在歐胡島,地小人稠,發展分散式小型發電系統逐漸成為夏威夷再生能源的主力。

為了鼓勵民眾在自家屋頂裝設太陽能光電板,美國聯邦政府和夏威夷州政府都提供了30%的稅金減免。夏威夷公用事業委員會在2001年還通過了十分優惠的綠電收購辦法NEM,讓擁有或租用再生能源發電設備的電力用戶,將生產的綠電折抵當月的用電量,或回售過剩的電力,電力公司等於以市場零售的高價,相當於每度電台幣10元以上向用電戶買電,帶動分散式太陽能發電的快速發展。


目前夏威夷每10戶家庭,就有一戶有屋頂式太陽能發電系統,是全美國人均太陽能裝置數量最高的州。2015年一般家庭屋頂上的太陽能光電板,已經成為夏威夷供電最多的綠電來源,占比高達31%

隨著再生能源發電成本快速降低,在有限的土地資源下,夏威夷電力公司以競標方式來發展商業型綠電,希望以市場機制和更大的經濟規模來換得更便宜的電價。


2017年初才剛成功併聯,位於歐胡島西側的懷厄奈太陽能發電廠,裝置容量有27.6百萬瓦(MW),是夏威夷目前最大的太陽能發電廠,夏威夷電力公司以每度電14.5美分,向太陽光電開發商買電,價格比燃油發電的成本還低,未來還有一座110百萬瓦(MW)的太陽能電廠即將興建。

位於歐胡島北方的卡懷諾瓦風力發電廠,由30座風機組成,裝置容量69百萬瓦(MW),是目前夏威夷最大的,可以提供全島5%到10%的用電。目前在夏威夷,已經有7座大型風力電場在運作,未來還有陸上風機580百萬瓦(MW)、海上風機800百萬瓦(MW)的擴增計畫。

但是在不同島嶼之間,因為天然環境和生態條件不同,各島嶼往往因地制宜,採取各自最有潛力的綠能發展策略。

夏威夷西北側的考艾島因為地質年代比較古老,島上擁有茂密的熱帶森林,加上有外來種植物入侵的問題,以木片作為生質能來燃燒發電,是考艾島獨有的綠電來源,提供給全島12%的用電。百年以前蔗糖加工業是考艾島的主流產業,原來一望無際的甘蔗田,現在只剩下運糖鐵道的遺跡讓人懷念,不過年代久遠的水利發電設施,仍然被保留下來,經過改良有五座川流式水力發電廠仍在運作,另外一座抽蓄式水力發電廠正在興建中。

不過,我們在考艾島看不到任何一座風機,雖然這裡和其他島嶼一樣,有很好的風場可以發電,但島上有瀕危的海鳥(Akikiki),數量預估只有150600隻之間,考艾島公用事業合作社決定放棄發展風力發電,還每年撥款保育瀕危海鳥。

發展再生能源的開發行為,也在夏威夷州引發爭議。位於夏威夷州東南方,面積最大的島嶼夏威夷島,由於還有活火山活動,地熱是最主要的再生能源,超越了太陽能和風力發電,提供了全島45%的綠電,但是因污染水源和破壞環境的爭議,當地居民反對後續的擴增計畫。


根據夏威夷公用事業委員會統計,夏威夷州的再生能源數量,從2008年占所有能源的9.4%,到了2015年就大幅提升到23.4%。其中太陽光電占所有再生能源的35%是最多的,其次是風力發電佔27.9%,還有生質能占19.2%、地熱發電10.5%。

2016年夏威夷的再生能源占比已經超過25%,達到2020年預定的目標。依據夏威夷州議會通過的再生能源配置標準,未來在2030年再生能源會增加到40%,2045年全州將達到100%使用再生能源供電的目標,擺脫對化石能源的依賴。

公視 我們的島【夏威夷的能源革命】
10/09() 2200首播
10/14()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夏威夷和台灣一樣,幾乎所有的能源都得仰賴進口,其中石油占整體能源需求的90%,汽油價格全美國最高。由於夏威夷主要靠燃油來發電,電價很貴是全美國平均的3倍,高成本的能源是夏威夷居民沈重的負擔。

國外: 
  • 美洲

蝴蝶谷的秘密


蝴蝶谷的秘密

摘要: 
當春天來臨,氣候回暖,南台灣的山谷間,幻色紫蝶開始蠢蠢欲動,即將開始一段遙遠的歸程。同一時間,在地球的另一端,墨西哥的帝王蝶谷中,蝴蝶多如天上星斗。當陽光升起,群蝶飛舞,舞出生命的讚嘆與感動。

採訪撰稿/王晴玲
攝影剪輯/陳忠峰

美麗故事的開端,發生在距離南美墨西哥市數百公里外的一個小城鎮-安甘格爾鎮。這個群山環繞的小城鎮,被稱為帝王斑蝶的故鄉,每年一到11月,從加拿大南飛避冬的帝王斑蝶,就會群聚在安甘格爾鎮的山麓,形成壯觀的蝴蝶谷奇景。「Mariposa Monarca」是西班牙語對帝王斑蝶的稱呼,墨西哥人對於帝王斑蝶,宛如對帝王般呵護。要上山探訪帝王斑蝶,一定要有專業的導覽人員陪同。在台灣研究紫斑蝶遷移的蝴蝶學會研究員詹家龍,帶著朝聖的心情,來到墨西哥一窺帝王蝶谷的奇景。

帝王斑蝶群聚墨西哥山谷度冬的現象,在1975年首度被發現,令人驚奇的是,透過標記與再捕獲,研究者發現這些帝王斑蝶是遠度千里,由遙遠的加拿大飛行超過四千公里才來到墨西哥。在墨西哥的蝴蝶谷,一個山谷就可以聚集上千萬隻的蝴蝶。但由於帝王斑蝶聚集的歐亞梅爾山,是海拔3000-4000公尺的冷山林,平均溫度只有攝氏十度上下,超過蝴蝶能夠飛行活動的臨界溫度。低溫讓蝴蝶無法有活動能力,遠行千里的蝴蝶,只能靜靜地停在樹上休息,形成一棵樹上滿滿都是金黃色帝王斑蝶的蝴蝶樹奇景。

詹家龍以水的循環,來形容帝王斑蝶在蝴蝶谷的活動,蝴蝶樹像是雪球一樣,溫度稍微高一點就會溶化崩落,此時掉到地上的帝王蝶,必須想盡辦法再回到樹上,吸收太陽能讓自己能夠展翅飛翔。而當冬陽出現,氣溫回暖,就是屏息靜待蝴蝶谷奇觀出現的時刻。

墨西哥人將帝王斑蝶谷,當成他們重要的國寶。1987年墨西哥政府發布總統文告,宣布帝王斑蝶越冬棲地為生態保護區,禁止在這片面積廣達一萬多英畝的地區砍伐樹木,並在保護區周圍近三萬英畝土地,建立緩衝區限制農業開墾行為。拿到了總統保護令的帝王斑蝶,從此生存區域有了保障,墨西哥做到了,而另一個擁有蝴蝶谷台灣呢?

三月,春天最後一道寒流剛離開南台灣的茂林,儲備了一整個冬天能量的紫斑蝶,此時也蓄勢待發,準備北返。經過幾年來各地紫蝶義工的觀察紀錄,詹家龍已經大略掌握了紫斑蝶北返的蝶道。可以由茂林描繪出一條經過台南、嘉義梅山、雲林湖本村、彰化八卦山、台中再到苗栗竹南的蝶道。紫斑蝶北返時就會沿著這條蝴蝶高速公路,成群地往北飛。

一隻蝴蝶或許微不足道,但是當群蝶飛舞、遮蔽天日,這樣的景象令人震懾。小小的蝴蝶用群體的力量,展現了自然的奇蹟。墨西哥的帝王蝶谷已經成為墨西哥人共同的國寶,每個墨西哥人幾乎多少都對於「Mariposa Monarca」有了解,而台灣呢?多少人知道紫蝶幽谷?又有多少人體會我們所擁有的是世界珍貴的自然資源?

認識詹家龍已經有兩三年了,從第一次接觸到現在,很欣喜看到紫斑蝶的研究工作每年都在各地義工的投入下,愈來愈有進展。這次公共電視嘗試與蝴蝶學會詹家龍合作,從空中紀錄紫斑蝶的北返。很多人或許對此抱持質疑,真的拍得到嗎?老實說我們也沒有把握,但是如果從空中觀察是另一個角度,能夠為紫斑蝶的研究延伸更大的機會,為何不大膽一試呢?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高雄市
  • 茂林區
關鍵字: 
帝王斑蝶, 詹家龍, 標記, 生態保護區, 紫斑蝶, 遷徙

當春天來臨,氣候回暖,南台灣的山谷間,幻色紫蝶開始蠢蠢欲動,即將開始一段遙遠的歸程。同一時間,在地球的另一端,墨西哥的帝王蝶谷中,蝴蝶多如天上星斗。當陽光升起,群蝶飛舞,舞出生命的讚嘆與感動。

國外: 
  • 美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