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遠古的嘆息


遠古的嘆息

摘要: 
2015年5月底,滿月的前一天,美國德拉瓦州政府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保育人員,趕在滿潮前到達海灘,他們要來調查今年到底有多少鱟,上岸產卵…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柯金源
攝影 陳慶鍾 柯金源
剪輯 陳慶鍾

美洲鱟主要分布在北美洲東岸,德拉瓦灣因為有兩百多公里適合鱟繁殖產卵的海灘,成為世界最大的鱟棲息地。每年56月,美洲鱟趕在最大潮的晚上,紛紛上岸繁殖產卵。德拉瓦州政府於是從1990年開始監測美洲鱟族群數量,希望了解保育政策的成效。

鱟在美洲被稱為馬蹄蟹,世界上僅存四種,依據化石紀錄,生存年代可上溯到四億五千萬年前,是地球上很古老的生物。鱟的長相從二億年前到現在,幾乎沒有明顯改變。頭胸部有像鋼盔一樣的甲殻,兩側有一對複眼和前方一對單眼,是最明顯的特徵。牠的尾巴像把劍,看起來有點嚇人,但完全沒有傷害性,劍尾除了很特殊具有感光器可以輔助視覺,最主要的功能是被大浪打翻時,可以幫忙翻身。


鱟的壽命比想像中還長,美洲鱟經過十九次脫殼,大約年的成長,才會性成熟長成成鱟,成鱟還可以存活八到十年。每年一到鱟繁殖期,德拉瓦灣就熱鬧非凡,雌鱟幾乎都與雄鱟組成交配對一起上岸,這是鱟被稱為「夫妻魚」的原因。

一隻雌性美洲鱟在一個繁殖季,可生下約六到八萬個卵,在德拉瓦灣地區,一平方公尺沙灘上的鱟卵數量,最多曾經有百萬個以上,綠色卵粒也是過境候鳥補充體力最好的食物。


Greg服務於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主持一個德拉瓦灣過境水鳥與鱟的研究計畫。他帶我們來到德拉瓦灣南岸Mispillion河的河口,這裡由於有沙洲屏障,波浪平緩穩定,是鱟喜愛的產卵地點,吸引數量龐大的候鳥過境停棲,目前劃設為保護區,限制一般人員進入。

德拉瓦灣除了是美洲鱟的最大族群所在地,也是美洲東岸最重要的候鳥驛站,每年約有五十萬到一百五十萬隻的各種候鳥,從南美洲北返繁殖地途中,因為有大量鱟卵可以取食,選擇停留在德拉瓦灣一到二個星期,重新養足體力。

不過這個陸地和海洋兩大生態系,在德拉瓦灣交會的特殊生態,卻已經悄悄的偏移,受到關注的指標,是體重才兩百公克的水鳥紅腹濱鷸。

生活在南美洲火地島的紅腹濱鷸,每年春季開始北上繁殖地的行程,牠們循著阿根廷和巴西海岸線飛行,沿途幾乎沒有休息,一路來到德拉瓦灣短暫停留兩個星期,再接著繼續飛行到加拿大北極區的繁殖地,這一趟大約一萬五千公里的行程,對紅腹濱鷸這種小型鹬鴴科水鳥,是很大的挑戰。


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發現,1990年以來,紅腹濱鷸的族群數量正在快速減少。2015年,美國聯邦政府已經將紅腹濱鷸列入瀕危物種名單。學術界展開跨國性的研究,從棲地變遷、繁殖地劣化和極端氣候等等因素下手,發現其中一個重要的關鍵,就發生在德拉瓦灣。

紅腹濱鷸的快速消失,默默敲響了美洲鱟的警鐘。追究原因,直指捕捉鱟作為餌料的傳統漁業。根據美國官方統計,1976年傳統漁業用掉五十萬公斤的鱟,做為誘餌,大約是三十多萬隻的鱟。到了1997年成長了六倍,誘餌用量高達三百萬公斤,捕捉了兩百萬隻以上的鱟


1997年美國漁業署訂定管理計畫,隔年立即減少25%鱟的捕捉量,並聯合各個州政府限制過量捕撈,目前德拉瓦灣北岸的紐澤西州,已經明令全面禁止捕捉,南岸的德拉瓦州也規定,一年只能捕捉十萬隻雄鱟,不得捕捉雌鱟,而且必須在候鳥季節之後才能捕捉。

為了鼓勵漁民減少使用餌料,民間保育團體ERDG製作了兩萬五千個餌料袋,免費提供給漁民使用,並將保育鱟的作法,推廣到整個北大西洋的沿岸漁業。

GlennERDG的創始人,從1990年開始投入鱟的保育工作,他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推廣「幫忙鱟翻個身」活動,讓被大浪打翻可能擱淺死亡的鱟,能順利重回海裡,一個簡單的動作,讓全民都成為保護鱟的志工。 


鱟除了被當作傳統漁業的餌料,還被捕捉從事醫學用途。1977年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正式將LAL試劑列入,作為注射針劑、藥品及臨床醫療時,檢驗是否受到內毒素及細菌污染的試劑。而LAL的成分就是從鱟的血液中,提取出來的凝固蛋白原,這不僅在醫學上能夠救人,也是一項高經濟價值的生醫科技。

201210珊蒂颶風,造成紐澤西州多處沙灘侵蝕流失,沿岸只剩下泥地和草叢,不僅不適合鱟上岸產卵,因為泥地有沼氣也會使鱟卵死亡,民間保育組織和州政府合作,展開棲地復原工作。這項計畫已經花費165萬美元,移走八百多公噸的水泥塊和垃圾,將五個沙石流失的沙灘,恢復成原來適合鱟產卵的自然景觀。

綠色的卵與德拉瓦灣沙灘工作坊,從2000年開辦至今,以保育美洲鱟的教育為宗旨,中小學老師為對象,希望把在地的生態故事傳遞出去。今年的戶外實習課程選在Kimbles 沙灘進行,大夥學習如何作族群數量等基礎調查,如何上標籤才不會傷害美洲鱟,好進一步追查牠的活動範圍。參與的中小學老師不僅是日後調查志工的生力軍,也能將保育知識帶回學校往下札根。


目前在美國,一年仍然有六十萬隻的美洲鱟,可以被合法捕捉,產業的發展和保育目標的界線要劃在哪裡,還在評估拉扯。紅腹濱鷸的數量仍維持在兩萬隻上下的低點,距離保育目標八萬隻仍有很大的距離,生存仍然受到威脋。

六月中旬,德拉瓦灣的候鳥已經陸續展開飛往北極區的行程,沙灘上的鱟卵,也陸續孵化出來,一、二齡的稚鱟回到大海,繼續譜寫億萬年來的活化石傳奇。美國政府與民間團體,以及當地居民還在努力,希望他們的下一代仍能繼續保有德拉瓦灣,這個昔日過境水鳥與鱟的天堂 

公視 我們的島【遠古的嘆息】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海洋
關鍵字: 
美洲鱟, 夫妻魚, 水鳥, 生態保育, 過漁

20155月底,滿月的前一天,美國德拉瓦州政府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保育人員,趕在滿潮前到達海灘,他們要來調查今年到底有多少鱟,上岸產卵

國外: 
  • 美洲
  • 北美洲
  • 美國

餘生‧共游


餘生‧共游

摘要: 
「餘生˙共游」紀錄片將在2014年5月,於公共電視(13頻道)首播。紀錄片導演柯金源,遵循著鯨鯊在中西太平洋上的洄遊地圖,區域涵蓋了台灣、日本、菲律賓等國家近岸海域,觀察了不同地區的人對待鯨鯊的態度與利用方式。紀錄時間軸,從1990年代,台灣人捕獵鯨鯊、成為老饕餐桌上的佳餚,再到全面禁捕的歷程,其中,更詳實記錄了一尾鯨鯊,從被網圍困、離開碧藍海洋、失去自由,再被幽禁於狹小貧乏的水族缸,最後殞命魚缸底的過程,同時也呈現了現代商業行銷包裝下的另一種生命剝奪。鯨鯊以牠的生命,啟發人們深層省思,讓我們看見自身的盲點與海洋的榮枯。

當人與鯨鯊相遇,是溫柔的共游,還是殺戮的起點? 

在海裡與你相遇

很想問你

去過哪裡 那邊發生甚麼事

那邊的人是如何對你?

 
/于立平,圖片/柯金源

 「鯨鯊」是海洋中最大的魚類,牠巨大,最大可以長到二十公尺,但是牠溫馴,顛覆一般人對於鯊魚的駭人印象,牠的壽命可達八十歲左右,生命尺度與人類相近,不過因為全球不同地區的文化與價值觀差異,人們對於鯨鯊持有不同的評價,這也導致同一條魚,在長達數千公里的洄游路徑上,必須面對許許多多的不確定性與危機。

台灣曾經是少數獵捕鯨鯊的國家,過去台灣一年最多可捕獲200多隻鯨鯊,鯨鯊最值錢的部位是魚鰭,是老饕眼中魚翅料理的極品「天九翅」,雖然2008年台灣已經全面禁捕,然而中國等地仍舊繼續捕捉,這對於鯨鯊族群的存續造成很大的威脅

鯨鯊除了被賣到漁市場,也被轉賣到大型水族館供人觀賞,而「共游」則是近幾年興起的另一種利用方式。看準了人們對於海洋中最大的魚類,充滿了好奇,能和鯨鯊在海洋中相遇、共游,是許多愛海人的夢想,於是,當鯨鯊洄游到海岸地帶,又到表水層短暫濾食的時候,剛好成為人們實踐夢想的機會,有些小村落的漁民,在世界保育思潮之下,也把鯨鯊從漁獲轉換成觀光明星物種的商機。

網中對話:日本沖繩都屋漁港

在日本沖繩的機場,一台彩繪著鯨鯊圖案的飛機正緩緩地準備升空,沖繩是一座海洋觀光之島,每年超過五百萬的遊客造訪,而鯨鯊正是這座島嶼最吸引人的賣點之一,來到沖繩中部的讀谷村都屋漁港,可以看到許多與鯨鯊共游的廣告看版,這是一項由當地漁業協會和潛水業者共同經營的觀光活動。

讀谷村漁業協會負責人內田先生表示,讀谷村是日本鯨鯊捕獲量最高的地方,曾經最多一年有三十隻左右的鯨鯊會誤入定置網,由於日本漁民認為鯨鯊魚肉的口感不佳,外加只要有鯨鯊現身,往往就有經濟性魚群出沒,並帶來豐收。因此他們不吃鯨鯊,讀谷村漁業協會除了將少數的鯨鯊賣給水族館,十九年前開始嘗試將鯨鯊畜養在海中的大型箱網中,讓遊客下水體驗與鯨鯊共游的樂趣

搭乘遊艇出海離港口約十分鐘航程,就到達畜養鯨鯊的大型箱網,有兩隻鯨鯊暫時被囚禁在約30公尺15公尺高的網中,浮潛與潛水遊客,在業者的帶領之下來到定置網,在侷限的空間內,短暫體驗與鯨鯊共遊或「共囚」的經驗,對遊客來說,可以近距離的觀察鯨鯊,與牠們拍照,充滿了驚奇,但是看得到是被囚禁的生命。


還好這些鯨鯊的餘生,不會永遠在網中度過,一旦有新的鯨鯊誤闖定置網,漁民就會釋放網中的鯨鯊,讓牠脫離束縛,重返遼闊的大海,每天一批批的遊客來了、走了,鯨鯊則繼續在網中等待,等待下一隻同伴被捕入網、接替演出,就像是一場無止盡的交替接力賽。

在日本是將鯨鯊和人都請入網中,進行一場網中對話。那菲律賓就有二個小鎮漁民,則是營造人們可以實際進入鯨鯊的領域,在大海中體驗與鯨鯊共游的感受。

早餐約會:菲律賓Tan-awan

天色未亮,公雞的啼聲,喚醒了沉睡的海角漁村,海邊陸續出現忙碌的身影,一箱箱的小蝦餌料搬上小船,漁民們迎著微光划槳出海。菲律賓宿霧島東南端Oslob市的Tan-awan漁村,每天清晨六點,漁民跟鯨鯊固定有個早餐約會,漁民以小蝦餌料(Uyap)引誘鯨鯊,許多鯨鯊會準時前來覓食。當鯨鯊緊跟著小船,這時遊客就可以看到鯨鯊張著大嘴吸食的可愛模樣。

Tan-awan原本是一個平凡的小漁村,鯨鯊曾經是漁民眼中的「大」麻煩,以前漁民捕魚的時候,鯨鯊經常隨著魚群現身,因此干擾了捕撈作業,漁民為了驅趕鯨鯊,想出以食物誘離的方法,沒想到現在鯨鯊成為當地居民賺錢的要角。

2011年漁民餵食鯨鯊,帶領遊客與鯨鯊親密共游的照片,登上國際媒體版面,從此Tan-awan就成為國際知名的賞鯊之地,在當地居民與政府合作之下,2012年逐步建立許多共游規範、活動形式與分級票價收費等,他們自主規定觀光活動為每天上午六點到中午十二點半,遊客可以從船上觀賞、也可以浮潛或潛水,每趟時間限制為四十分鐘,由於幾乎每趟出海都以跟鯨鯊相遇,因此遊客是愈來愈多,兩年多來,鯨鯊觀光已經成為當地居民最重要的經濟收入來源。 

不過,國際保育組織(LAMAVE)長期駐點觀察,他們認為這種以食物引誘鯨鯊的旅遊形式,已經對附近海洋生態與鯨鯊行為,產生負面現象,原本每年三月到五月,鯨鯊會洄游到Oslob附近海域覓食,補充完能量之後,又再繼續牠們的洄游之旅,調查發現有七隻左右的鯨鯊駐留當地不再離開,部分鯨鯊還因為每天靠近船邊取食,導致嘴部與皮膚都磨出傷口,即使有些鯨鯊只是游經Oslob,停留一兩天之後馬上離開,但是餵食可能讓牠們喪失對於船隻的警戒心,一旦回到大海,會增加被船隻撞傷或是被漁民獵捕的風險。


雖然菲律賓早在1998年就禁捕鯨鯊,但是仍有潛水客在卡班島發現鯨鯊慘遭割鯺的現象。發展鯨鯊觀光,讓人們認識鯨鯊,或許可以減少鯨鯊被獵殺的命運,但是什麼樣才是最好的方式,當地居民與保育團體,還在共同努力尋找兩者之間的平衡點。

在菲律賓還有一個地方,被稱為「世界鯨鯊之都」,那裡是菲律賓鯨鯊生態旅遊的啟蒙地。

尋覓共游:菲律賓Donsol

尋鯊人(Spotter)站在船杆上全神貫注,眼睛往海面四處尋找鯨鯊的蹤跡,只要海面上一出現藍灰色的背鰭,在潛導(BIO)一聲令下,船上的遊客立刻著裝跳水,準備迎接與鯨鯊共游的夢想時刻,在呂宋島南端的Donsol,原本就是鯨鯊聚集之地,每年二月到五月,許多鯨鯊會洄游來到附近海域,當地漁民捕魚常見到鯨鯊的身影,他們稱鯨鯊為butanding」(布坦丁WWF Philippine (世界自然基金會菲律賓分會)的協助下,逐漸發展鯨鯊生態旅遊。

Donsol,為了不影響鯨鯊生態,當地居民與保育組織團體共同制定一套嚴謹的觀光規範,遊客不可以碰觸鯨鯊,不可以妨礙或限制鯨鯊的移動路徑,並且限制只能用浮潛的方式與鯨鯊共游,想要遇見鯨鯊,除了碰運氣,還得花點體力,運用人類的本能,自然的親近牠。

每一次出海,每一次的跳水,都充滿了期待,這次會遇到誰呢?牠願意接納人們嗎?當鯨鯊從海底優雅的現身、緩緩靠近,巨大的身軀從身邊而過,跟著牠一起在海洋中悠遊,感受牠的溫柔,這是最真實的感動。

「共游」是人與海洋和解的開端嗎?或許只有潛入海中,親自拜訪鯨鯊的家園,與牠一同在內太空巡游,才能感受巨獸的溫柔,理解生命的奧秘與力量。


追隨你數千公里

看到不同地區的人

接待你的態度差異很大

你身體上的傷痕

是人類慾望的顯影

更是海洋榮枯的映照

「餘生˙共游」

5/5() 晚間十點 紀錄台灣人與鯨鯊近二十年來互動,鯨鯊「餘生」的故事。

5/6(二) 晚間十點 紀錄亞太區域,人們與鯨鯊「共游」的體驗與價值觀的探討。

「餘生˙共游」紀錄片首映與座談會

201454,星期日下午14:00-17:00,(13:30入席)台北信義誠品店6

縣市: 
  • 台灣

「餘生˙共游」紀錄片將在20145月,於公共電視(13頻道)首播。紀錄片導演柯金源,遵循著鯨鯊在中西太平洋上的洄遊地圖,區域涵蓋了台灣、日本、菲律賓等國家近岸海域,觀察了不同地區的人對待鯨鯊的態度與利用方式。紀錄時間軸,從1990年代,台灣人捕獵鯨鯊、成為老饕餐桌上的佳餚,再到全面禁捕的歷程,其中,更詳實記錄了一尾鯨鯊,從被網圍困、離開碧藍海洋、失去自由,再被幽禁於狹小貧乏的水族缸,最後殞命魚缸底的過程,同時也呈現了現代商業行銷包裝下的另一種生命剝奪。鯨鯊以牠的生命啟發人們深層省思,讓我們看見自身的盲點與海洋的榮枯。

國外: 
  • 亞洲
  • 日本
  • 亞洲
  • 菲律賓
  • 美洲
  • 北美洲
  • 美國

邁向生態城市系列報導─重建鮭魚故鄉

邁向生態城市系列報導─重建鮭魚故鄉

摘要: 
跟台灣一樣,位於美國華盛頓州的國王縣也是洪患區,從1990年以來總共發生過九次大型的洪災。但是洪水並沒有讓人們拼命加高堤防,反而重新思考另一種對待水的方式。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專題顧問 廖桂賢 徐名頤

西雅圖南方的國王縣,有一條綠河,是鮭魚回游產卵的地方,也是洪水常常造訪的區域,下游的洪氾平原,是西雅圖附近重要的工業區,包括波音公司等大工廠都在這裡,整個區域估計有台幣一千五百億的價值,為居民帶來一千兩百億台幣左右的收入,可以想見,堤防的保護對這個地區有多重要。但是,僵硬的水泥堤防讓鮭魚無法生存,該如何在保育與防洪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國王縣政府決定加寬河道,讓堤防往後退。


這段堤防,足足向後退了25英呎,可以容納更多洪水。中間的平台,是為了在大水來的時候,讓鮭魚有個可以躲避的地方,最下方的木材,則是營造鮭魚的棲息地。最重要的是,這些天然元素,可以減少許多維修成本,讓堤防更持久。國王縣政府以土地交換等方式,遊說附近的廠商,把建築基地往後移。過去十年,縣府買了五、六十戶洪氾平原上的住家,他們認為從長遠來看,讓一些空間給河流,是比做工程更便宜、經濟的方法。

綠河中游的復育計畫,是縣政府徵收土地,把地上物與堤防拆除的成功案例。堤防拆除後,河水可以自由擺動,兩側水流平緩的礫石淺灘,藏著許多微小的底棲動物,是鮭魚最喜歡的產卵環境。

參與河流復育計畫的生態學家Joshua Latterell指出,整個河流本身的生態系統是非常複雜的,一條健康的河流,應該有深潭、有淺灘、有會移動的支流,這樣不但能減緩洪水的流速,也讓整個生態系統健全運作。但是過去的一百年,因為森林砍伐、堤防興建等因素,讓河流變成一個越來越簡化的生態系統。如今工程師與生態學家開始合作,恢復河流本來的面貌。


早期人們認為,漂流木會阻塞河道,所以拼命把漂流木清出來。如今科學家發現,把木頭放回去,才是真正幫助河川、幫助魚群。今年八月,國王縣出動直升機,將六十幾支大木頭放到河裡,科學家希望利用河川本身的能量,讓河水與洪氾平原重新連結。

望著佈滿雜亂木頭的河床,Joshua說,在我們眼中是混亂的,在魚類眼中卻是很好的。從魚的角度來思考,一切就轉了向。到了二十一世紀,科學家不得不承認,大自然能做的,比人類能做的實在多太多,綠河的復育計畫主要是把人為的干擾減少或移開,提供大自然所需的材料,讓河流自己去修復。

台灣的自然與社會狀況,或許跟美國不同,但治水思維卻是可以參考的。典範正在轉移,或許有一天我們也可以學習,從魚的角度,來看待河川治理這件事!

熱門事件: 
縣市: 
關鍵字: 
生態復育, 防洪, 城市防災, 土地徵收, 綠河, 拆堤

跟台灣一樣,位於美國華盛頓州的國王縣也是洪患區,從1990年以來總共發生過九次大型的洪災。但是洪水並沒有讓人們拼命加高堤防,反而重新思考另一種對待水的方式。

國外: 
  • 美洲
  • 北美洲
  • 美國

從一滴水 看見西雅圖

邁向生態城市系列報導從一滴水 看見西雅圖

摘要: 
有時候,一個偉大的改變,只是來自於一個簡單的願望。在美國有一個城市,保護鮭魚是這裡大部分居民共同的心願,因為這個心願,這個城市開始與眾不同!這個城市就是西雅圖!為了拯救鮭魚的生存空間,西雅圖開始改善都市的排水系統,甚至制定了確保「鮭魚安全」的產品認證系統,進而促使西雅圖成為全美國生態城市的表率。從西雅圖這個簡單的心願中,我們看見了什麼樣的啟示?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專題顧問 廖桂賢 徐名頤

在華盛頓大學念生態設計與規劃的博士研究生廖桂賢,常常帶領來自台灣的朋友,說西雅圖的故事,而故事的開頭總是鮭魚……

位於西雅圖西岸河口的BALLARD水門,是西雅圖著名的觀光景點。在潮來潮往、水閘門的開啟閉合之間,無數的船隻進出河海交界的小小隘口。


水,是西雅圖魅力所在,也是這個城市生命力的來源。往水裡看,你會驚奇地發現,國王鮭魚,正成群結隊的從外海游向河口,水面上跳躍的身影,像是在訴說著歸鄉情切。這是每年八月,西雅圖的水岸盛事,鮭魚在這裡短暫適應淡水環境之後,就不再覓食,準備逆流而上,穿越魚梯與各種阻礙,回到河川上游的出生地產卵,然後捐獻身軀。

老印地安人認為,鮭魚是上天賜給的寶藏,從生態系的觀點來看,也的確如此。產卵後死亡的鮭魚軀體,是土地有機質的來源。在西雅圖地區的小溪、湖泊幾乎都是鮭魚洄游產卵的路線。然而鮭魚對水的變化也是最敏感的,一旦水質受汙染、水溫升高或水文改變,就會嚴重影響鮭魚的生存和繁衍。


都市的雨水逕流中所含有的污染物質,包括重金屬、農藥等等,對於河川是一大污染。長久以來,要怎麼樣去處理雨水逕流的污染,是件讓西雅圖市政府兩難的事。如果要把所有的雨水逕流都集中排放到汙水處理廠,成本太高。遇到暴雨,汙水廠也無法負荷,但是如果不去處理,眼見汙染物質隨著雨水沖刷流到溪流,又會讓已經瀕臨絕種的鮭魚繼續受到威脅。2000年開始,西雅圖市政府著手進行自然排水系統的計畫。

傳統的排水溝渠,要讓雨水逕流以最快速的方式排到溪流或海灣,但是自然排水系統的目的,是要慢。西雅圖工務局把原本的兩線道改造成一個曲線型的單線道,這樣一來,不但車速減緩了,也讓雨水有更多停留的空間。路兩邊是種滿植栽的草溝,連接住戶的庭院,當雨水順著斜坡流進草溝時,草溝的植物就會發揮像吸水海棉一樣的功能。西雅圖工務局在施工前後進行監測,發現99%的雨水逕流都可以被植物與土壤吸收,達到淨化的效果。

另一個充滿挑戰性的自然排水計畫,被稱為「小瀑布」(CASCADE),這裡是坡度陡峭的斜坡,過去雨水幾乎是直接沖刷到下游的低窪地,於是設計師模擬自然的瀑布,層層攔截水流。


自然排水系統的造價,只有傳統排水設施的一半,最重要的是,它不像硬體工程會老舊損壞,隨著植物的生長永遠不會折舊,反而創造了生物可以棲息的空間。
西雅圖市政府,正打算逐步減少市區內不透水的面積,包括自然排水系統、綠屋頂等計畫,讓城市更有能力因應氣候變遷的衝擊。

華盛頓大學教授NANCY ROTTTLE規劃了未來100年,西雅圖地區綠色建設的藍圖。所謂「綠色建設」並不只是公園綠地,而是結合排水、生態、遊憩、節能減碳等多功能的設施,這樣的構想一步步落實在新的社區規劃上。

西雅圖南邊的高點社區,原本是一個貧民區,住著許多從東南亞與東非過來的移民,早期大部分的人,對這裡的印象是一個青少年死亡率高並藏有毒品交易的危險區域。這些二次大戰後陸續出現的貧民區,凸顯美國民貧富不均的嚴重問題。在柯林頓政府時期開始執行一項改造貧民區「希望計畫」,讓高點社區也在這波政策下,徹底改頭換面。

在這裡,大約半數的住宅是以市價賣出,另一半則是用承租的方式租給年薪少於3萬美金的低收入戶,租金最高不超過居民薪水的三分之一。這樣的規劃,是要讓各種階級的人混合居住,打破一般人對中低收入住宅的刻板印象。

這個社區在生態上,也有指標意義。這裡每一棟房子都是節能的綠建築,屋頂的雨水經過鮭魚形狀的排水口流到草皮,停車場、人行道與柏油馬路全都是透水性的鋪面。街道雨水經過土壤與植栽的過濾,滲透到底下的大排水管,最後再流進社區滯洪池。


鮭魚,是西雅圖開始保護河川的原動力。從這個原點開始,西雅圖重新去思考城市與水的關聯,模仿自然的水文系統,逐漸擴大城市中可透水的鋪面。台灣沒有鮭魚,但大城小鎮淹水的場景,卻年年上演。上百億的治水預算,是忙著做大建設,還是從最基礎的街道邊緣開始做起呢?

熱門事件: 
關鍵字: 
鮭魚, 生態保育, 水污染, 雨水逕流, 區域排水, 低碳城市, 節能, 社區營造, 綠建築, 滯洪, 生態社區

有時候,一個偉大的改變,只是來自於一個簡單的願望。在美國有一個城市,保護鮭魚是這裡大部分居民共同的心願,因為這個心願,這個城市開始與眾不同!這個城市就是西雅圖!為了拯救鮭魚的生存空間,西雅圖開始改善都市的排水系統,甚至制定了確保「鮭魚安全」的產品認證系統,進而促使西雅圖成為全美國生態城市的表率。從西雅圖這個簡單的心願中,我們看見了什麼樣的啟示?

國外: 
  • 美洲
  • 北美洲
  • 美國

樂活‧西雅圖

 

邁向生態城市系列報導-樂活‧西雅圖

摘要: 
很多人認為,傳統市集是阿媽們才會去的地方,雜亂擁擠是許多人對傳統市場的印象。但現在在美國,人們嚮往的,正是這種充滿人情味,又買得安心的市集!在西雅圖,新鮮、高品質與環保,已經成為農夫市集的代名詞!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專題顧問 廖桂賢 徐名頤

對於很多西雅圖人來說,美好的假日就從農夫市集開始。他們一大早起來,耐心地排隊,就為了一個禮拜一次找到他們最愛的農夫,挑選最新鮮美味的食物。

位於華盛頓大學附近的大學社區農夫市集成立於1993年,是西雅圖第一個社區型的農夫市集,也是最熱鬧、生意最好的一個,它之所以成功在於堅實的農民基礎,以及口耳相傳的好口碑。從一開始只有十三個農民、六百個顧客,到現在有六十個農民、一天五千多個顧客,大學社區農夫市集就像一個種子,讓農夫市集運動在西雅圖生長茁壯。到目前為止,西雅圖已經有11個社區農夫市集,透過購買拉近了都市與農村的距離。來農夫市集的居民不只是為了買新鮮與健康,更是為了支持附近的農民。

跟台灣的農村一樣,美國的農村也面臨人口老化,年輕人口大量外移的危機,過去大規模大面積的農場經營模式已經逐漸走下坡,美國的農政單位開始希望透過小型的有機農業與農產直銷的方式,讓農村轉型,重振農業的生機。以大學社區農夫市集為例,這裡的農場都是十公頃以下的小農場,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營業額 都是來自於直接銷售。

根據統計,在美國農產品要到消費者手裡平均要經過2400公里,幾乎是繞台灣兩圈的距離,但是在農夫市集的農產品平均里程只有90公里。在油價飆漲的年代,縮短食物里程就等於降低產品的成本。十五年來,西雅圖的農夫市集創造了農民、消費者與環境三贏的空間,目前全美國總共有五千多個農夫市集,創造了每年一二十億美金左右的營業額,也漸漸改變了大量種植、大量生產、大量消費的主流文化。

除了跟農夫買食物,更直接的做法是自己種了。即使是在都會區寸土寸金的地帶,到處都藏有名為p-patph garden的市民農園。目前西雅圖有55個市民農園,由一個名為由p-patch TRUST的組織所管理,居民每年只要付35塊美金的費用就可以租一小塊地,把自己耕種的東西帶回家,但規定是這裡所有的作物都是有機的,而且有一部分必須繳納給救助貧民的食物銀行。這種結合農園與都市綠地的空間,不但增加鄰里的互動,也提供另類的食物來源。

慢食、樂活,在西雅圖不是什麼理論;生活的美好滋味,就縈繞在四周……

熱門事件: 
學科: 
綠生活
縣市: 
關鍵字: 
農民市集, 商業化, 觀光, 食物里程, 在地消費, 消費革命, 西雅圖, 食物銀行

很多人認為,傳統市集是阿媽們才會去的地方,雜亂擁擠是許多人對傳統市場的印象。但現在在美國,人們嚮往的,正是這種充滿人情味,又買得安心的市集!在西雅圖,新鮮、高品質與環保,已經成為農夫市集的代名詞!

國外: 
  • 美洲
  • 北美洲
  • 美國

邁向生態城市系列報導─ 蛻變中的西雅圖


邁向生態城市系列報導─蛻變中的西雅圖

摘要: 
美國,是全世界溫室氣體排放量最大的國家,但是西雅圖,卻是美國第一個達到京都議定書溫室氣體減量標準的城市,西雅圖市長甚至串聯了全美850個城市,共同推動全美市長氣候保護協議。西雅圖如何邁向節能減碳的生態城,成為全美最適合人居的大城市,又有哪些值得台灣參考的地方?我們的島節目特別製作「邁向生態城市」系列報導,看看在這一場對抗全球暖化的城市競賽中,西雅圖的蛻變!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專題顧問  廖桂賢 徐名頤

夏天到了,揮別陰雨濛濛的天氣,和煦的陽光,照耀在這北緯47度、太平洋東岸的美麗海岸。放眼望去湖面上是悠游自在的獨木舟,陸面上是穿梭自如的單車族。怎麼了,這個城市在放暑假嗎?答對了?讓汽車放暑假!

減碳策略一:讓汽車放暑假

「讓你的汽車放暑假!」是今年夏天西雅圖節能減碳的新計畫,也就是說,如果你不開車而改搭大眾運輸工作或騎單車,西雅圖市政府將會提供最高150美元的獎金,許多商店還會提供購物優惠。在市政府的號召下,許多公司都加入了讓汽車放暑假的行列。以位於市中心的建築公司Mithum為例,為了鼓勵員工搭乘交通工具,員工只要搭乘公車或渡輪上下班,一個月就會有三十美金的獎勵,如果是騎單車或走路超過八次以上,也有二十美金的獎勵。

用金錢來鼓勵還不夠,最重要的是,提供一個不必開車的環境!Mithum不但有公用的單車讓員工免費使用,還有更衣室與沐浴間讓員工可以沐浴更衣,兩百人左右的公司,就有四十個人是騎自行車上下班。像Mithum這樣的公司在西雅圖並不是特例,對於單車族的體貼,在城市裡隨處可見。

目前西雅圖有3%的人口是單車通勤,但市民與政府認為這個比例顯然還不夠。2006年西雅圖市民公投,通過了一項高達一百億台幣的交通改善計畫,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創造自行車友善的環境,它們預計在未來十年,投入台幣十億左右的經費,讓西雅圖的單車道從現在的107公里增加為723公里,並且擴充自行車停車設備。

西雅圖是美國第一個提出單車整體計畫的城市,未來任何道路要興建或改建,都必須同時考慮單車與行人的路權,這個被稱為「完整道路」的規畫,目標是在未來十年將西雅圖的單車人口提升三倍,難怪市民要熱情高喊:「西雅圖是騎單車的好地方」!

減碳策略二:告別高架橋

西雅圖的溫室氣體排放有一半是來自汽車,為了滿足汽車的需要,快速道路與高架橋佔據了城市最重要的空間,現在,西雅圖人準備跟高架橋說再見了。

水岸是西雅圖最浪漫的地方,也是鮭魚的棲息地,但一條水泥怪物卻大辣辣的盤據在水岸邊,震耳欲聾的噪音讓人只想趕快遠離,成為西雅圖魅力的最大殺手!2001年的大地震讓高架橋結構受損,成了危橋,拆除老舊高架橋的呼聲高漲,但替代方案是什麼呢?州政府計畫重建並擴大這座高架橋,市政府卻主張做地下隧道,兩相爭執之下,有人力排眾議提出第三條路—平面道路方案。

主張這項方案的是由兩個女生組成的市民水岸聯盟,發起人Cary Moon認為,提高大眾運輸系統的使用,將原本的車流轉移到既有的平面道路,不但省錢,還可以還給市民水岸的本來面貌。這聽起來像天方夜譚的想法,漸漸被市民接受了,2007年西雅圖市民針對高架道路的替代方案進行公投,結果高架道與隧道兩個案子都沒有通過,平面道路的呼聲浮上檯面,政府與市民都逐漸傾向這個經濟又環保的選擇。今年十一月,西雅圖人將再次用選票決定水岸的未來,同樣被快速道路包圍的台北縣市,是否也該解放對於水岸空間的想像呢?

減碳策略三:邁向新建築

除了交通系統的革新,建築也是節能減碳的關鍵。在西雅圖每一棟新的公共建築,都必須達到綠建築的標準,建築師的創意也因此不斷被激發……

2004年落成的西雅圖中央圖書館是由曾經得過普立茲獎的建築師Rem Koolhaas所屬的團隊主導設計。Rem Koolhaas的建築設計一向以創新顛覆著稱,這個外型呈現不規則狀的奇特建築,設計概念是由五個交錯的盒子所組成,每個盒子創造了不同的空間,包括大廳、會議室、書庫、管理中心等等,而盒子與盒子之間的位移,讓視野能夠延伸到室外,光線也能自由的在室內游移。

這棟新的圖書館比舊圖書館規模大三倍,但能源使用卻比舊圖書館更少。由玻璃與鋁架所構成的建築物外殼,有特殊的隔熱網點與通風設計。另一個省能秘訣則在於空調系統的設計,從地上排出的冷氣孔讓冷空氣維持在人體所需的高度,熱空氣自然往上推升,讓空調更經濟有效率。

建築師Koolhaas認為,現代的圖書館不應只是一座硬梆梆的藏書閣,更應該是一個各種訊息整合編排的中心,螺旋形的書庫讓讀者更方便找到自己想要的書籍,也讓書庫的書籍調整更彈性。落成四年以來,央圖已經成為西雅圖最受歡迎的公共空間,每天平均的使用人次超過八千人。

另外,一些社區型的圖書館也陸陸續續改頭換面。位於BALLARD區的分館是一棟擁有圓弧形屋頂的綠建築,它能夠保水、省能、採光的秘密都集中在這獨特的屋頂上,另外窗戶上也鑲嵌最新式的太陽能電池,供應圖書館的電力所需。這棟圖書館在2005年落成以後,閱讀人口倍增,成為家長最愛帶小朋友去的地方。

西雅圖的圖書館之所以不斷翻新,要追溯到十年前。1998年西雅圖市民投票通過一項名為“全民圖書館”的法案,決定投注台幣60多億的經費在圖書館建設上,啟動了這一場圖書館建築革命。文化的經營與環保一樣都需要長遠的眼光,也難怪西雅圖市民的知識素養在美國始終名列前茅。

學校可能是實踐節能減碳最好的地方。我們搭船前往西雅圖旁的班布島,看看隱身在森林中的島木學校有什麼神奇之處……

減碳策略四:啟發的環境教育

位於班布島的島木學校,是企業捐贈回饋環境教育的典範。主要的捐贈者Brainerd夫婦,是知名電腦軟體PageMaker的設計者,他們在1998年買下了這片廣達255英畝的土地,相當於4個大安森林公園的大小,涵蓋了森林、溼地、小溪、湖泊等生態系,還有數不清的野生動物。設計者深知孩童是學校的主體,在當初規畫的過程中,設計團隊曾經和超過250 位的小朋友一起參與學校的規畫,像是漂浮在湖面上的教室、各式各樣的樹屋,這些超酷的構想都是來自小朋友的創意。主中心屋頂懸掛著120年前砍伐的巨木,圍繞92英尺長的鋸木刀片,訴說著普吉灣過去伐木的歷史。現在這裡不但是小孩子的樂園,更是很多大人實踐夢想的地方。

教建築的老教授TOM是島木學校的義工,他說,這裡的教育理念並不是教導小朋友一些生硬的道理,而是去啟發好奇心,找到一些啟發好奇心的元素。就像這裡的建築,是環保與想像力的結合 。島木學校的每一棟建築都是用對環境友善的方式設計,包括盡量使用當地的建材以及資源回收的材料,像是回收玻璃瓶做成的瓷磚、回收優格盒子做成的洗手台、還有用麥梗做成的牆壁。教室本身不但是綠建築,也是活教材,牆壁上光影的箭頭、溫濕度的顯示,讓小朋友自動去發覺跟環境有關的線索。

另一個關鍵是水的處理。西雅圖地區的廢水處理後大部分排到普吉灣,但島木學校則是排放到人工溼地中。廁所的污水經過簡單的過濾之後就進入這個”植物淨化工廠”(living machine )。這三個水缸深達八英呎,可以處理170個學員的生活廢水,污水排出後經過溼地的淨化,整個過程需要兩天半的時間。經過植物淨化後的污水幾乎可以達到飲用水的標準,用來灌溉以及沖洗馬桶。如果說,西雅圖是美國環境意識最強的地方,島木環境教育中心可是功不可沒。

目前,西雅圖市政府的減碳目標,是在2050年達到1990年排放量20%的標準,這項承諾不但得到全美850個市長的支持,也對聯邦政府產生壓力,民主黨與共和黨兩位美國總統候選人也承諾這項二氧化碳減排的強制目標。

城市已經成為對抗地球暖化的新起點!在這一場節能減碳的城市奧運賽中,西雅圖正大步地往前邁進!

熱門事件: 
學科: 
綠生活
關鍵字: 
自行車, 單車, 節能, 低碳, 公投, 西雅圖, 高架橋, 圖書館, 環境教育, 環境友善, 回收

美國,是全世界溫室氣體排放量最大的國家,但是西雅圖,卻是美國第一個達到京都議定書溫室氣體減量標準的城市,西雅圖市長甚至串聯了全美850個城市,共同推動全美市長氣候保護協議。西雅圖如何邁向節能減碳的生態城,成為全美最適合人居的大城市,又有哪些值得台灣參考的地方?我們的島節目特別製作「邁向生態城市」系列報導,看看在這一場對抗全球暖化的城市競賽中,西雅圖的蛻變!

國外: 
  • 美洲
  • 北美洲
  • 美國

雪地裡的布帳棚


雪地裡的布帳棚

摘要: 
對於大部分的台灣人來說,很難想像在冰天雪地裡會有一大群人放著舒適的旅館不住,搶著要睡設備簡陋的帆布帳蓬,而這樣的盛況,每年總會在美國加州優勝美地這個全世界第二個成立的國家公園裡一再上演!

旅人 林玲遠 陳韻如

優勝美地,其實和世界國家公園的起源大有關係。國家公園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860年代,美國一群保護自然的先驅,因為不忍心優勝美地山谷中的紅杉巨木遭受任意的砍伐,而積極促請國會使優勝美地,成了第一座州立公園。

1872年美國設立世界最早的黃石國家公園之後,優勝美地也在1890年成為美國第三座國家公園,到現在世界上已有超過100個國家,成立超過1200個國家公園。駐紮於森林裡的帆布帳篷,已經有一百零二年的歷史。

十九世紀末,當可利夫婦決定在這個偏僻的林地搭起帳篷,提供遊客不同的住宿體驗時,其他的旅館業者都十分不看好,但沒想到這種方便的露營方式卻大受歡迎,一百多年前可利夫婦採用的帳篷型式,就這樣延續到今天。

兩張鐵床、一台簡單的暖氣,設備當然比一般帳篷好多了,但是實際感受卻不比在台灣露營愉快。整個優勝美地園區,會看到各種告示牌、宣導短片,甚至報紙雜誌,要求禁止野炊,甚至要求你把食物從車子裡搬到這些防熊鐵櫃中,免得你一早醒來,發現車窗被打破了,車門還扭曲,對國家公園來說,更重要的可能,是保持這些野生動物的野性。

這個每年吸引三百萬以上遊客的國家公園,從十九世紀末以來,一直是深受白人喜愛的渡假聖地,同時也吸引了許多企業家前來投資開發,因此早期它的自然景觀曾受到相當程度的破壞,而今天它的美景之所以可以保留下來,得托自然文學作家John Muir的動人文字和演說之福,才能促成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的設立,完成公園內主要的規劃與建設。

事實上,自從國家公園設立以來,人們的觀念已經慢慢改變,那就是不要總是企圖把大自然改造成你想要的樣子,她會回報你更美好的禮物。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國家公園, 優勝美地, 野生動物, 灰熊

對於大部分的台灣人來說,很難想像在冰天雪地裡會有一大群人放著舒適的旅館不住,搶著要睡設備簡陋的帆布帳蓬,而這樣的盛況,每年總會在美國加州優勝美地這個全世界第二個成立的國家公園裡一再上演!

國外: 
  • 美洲
  • 北美洲
  • 美國